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呢?”

早記不清現在是哪年的春天了。總之這是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那個小小的少年對他講的第一句話。是了。大概就是這個不知為何會出現在他的地界的外來者把他從長久的睡眠中喚醒了。

他好像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亮闪闪的眼睛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久沒聽見人類的聲音了,也太久沒張嘴用喉嚨發出聲音了,他發覺自己居然完全不知道如何回答。但在他已經不怎麼能記得住的、久遠又模糊的記憶裡,有那麼一句話——他想他應該是知道該用什麼話來回答這個疑問的。可惜這實在是太久了,那句話早已經被溺死在了乾涸的心臟里。於是他只能抬起頭朝那個男孩子看去。儘管他知道這樣看上去傻極了。

這個外來者看起來還不到十二歲。他的臉蛋、窄窄的肩膀、筆直的小腿看上去都沒有完全長開,甚至連嗓音也是細細尖尖的。聲線卻又非常動聽,讓他想起每年回春時候的夜晚都會飛來這個屋簷唱歌的夜鶯。

“喂,難不成你不能說話嗎?”

急性子的少年緊接著提出了第二個問題,他看上去有些焦慮。可惜的是這裡的住人還是不能回應他。男孩子瞪大了眼睛,馬上露出像是做錯了什麼事情似的既羞愧又抱歉的表情。真是可愛的人,他所想的事仿佛會在下一秒反應到臉上。依舊安靜地坐著的房主人默不作聲地、卻又心懷期待地等著他的下一句話。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跑來這裡的!我不知道這裡有人住的!”

“….只是和他們打賭。不來的話可丟人了。”

“我叫八田!八田...........唔就叫我八田好了!”

“說起來你真的是住在這裡的嗎,一個人?這裡看上去好糟糕,不像有人住的樣子….你的家人呢?”

“啊這裡灰塵好大,我可以開個窗嗎?咦這個鎖要怎麼打開?”

“你的衣服好漂亮啊我只在插畫書里見過,別在領口的閃閃發光的東西難道真的是用金子做的嗎!嗚哇看起來好貴!”


就算是那樣多、那樣多的話,從他的嘴裡講出來就完全感覺不到聒噪。有著那樣好看眼睛的男孩子仿佛有問不完的疑問,說不完的話題。換上那個時候的伏見八成是早就厭煩了。但只要是他的話,就.......


“....糟糕天都要黑了!.....那個啊,這裡圍墻上的荊棘和常青藤已經爬滿整個房子了而且外頭的走廊也太多了。我可是一個人來的!我等等要、要走的時候你能送我下去嗎….哎別只眨眼啊!”


別走,別走。伏見猿比古安靜地看著站在落地窗前半個人落在外頭照進來的夕陽里的八田,輕輕地嘟囔著。

這樣小的孩子,只要用上最簡單的魔咒就能把他永遠留在身邊,只要用最小的力氣就能把抓住擁進懷裡。但很快這些念頭都通通被推翻。伏見在百年之後第一次清了清喉嚨說出口的只是淡淡的一句——

“跟我來。"

评论 ( 10 )
热度 ( 24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