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对伏见卖点的归纳来自好对象fan(´・_・`)

随便写写别在意细节(。



爱這種東西,說肯定要比做来的容易。最近的伏見猿比古就老對著八田愛愛愛的說個不停。他是闲得慌還是怎樣,每天都這樣搞得八田很焦慮。雖說他也不是不能理解那傢伙的心思。多久了,這麼多年下來不想了解也都了解了。但是說到底還不都是一個套路,見了面也都是那幾句話,八田已经聽到會背了想来實在也沒什麼新意。

“我說你能不能換點新詞?”准备做饭的八田嚴肅認真地招呼著,“來、幫我系個圍裙。”

哦終於嫌我煩了。不得了。伏見心想不好“为什么要换,我的賣點難道不就是专情苦情和痴情?”

“你在讲什么东西,麻煩你变回國中那幾年的樣子好嗎。所以你在工作以後才沒有追求者,怎麼都不好好反省一下。”

那么就来好好反省一下。追求者而已,伏见肯定是不稀罕的,再说女孩子对他来说实在也没什么吸引力。就算凹造型的时候被女孩子搭了大腿能怎么样?那种时候趁乱把手伸到八田的两腿之间才是正事。就像现在——系个围裙的工夫就该悄咪咪摸过八田的脊背腰线和屁股。揩揩油,懂吗美咲,这才是正事。

“听着,你的卖点明明是越来越低的领口……靠把你手从老子屁股上挪开!”

“说什么呢,你只要看着我就好。”伏见举起双手对着正看着砧板切菜的八田说。

这种话要讲道理,那肯定是没有的。好在这好歹是伏见猿比古的专属台词之一,不管用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是对着八田讲的都非常应景。

“你是要我现在放下菜刀看着你吗?那样能吃饱吗?”

“秀色可餐听过么美咲。哦我不介意再解两颗扣子。”

八田被噎了一下认真思考着要不要拿拳头冲他脸上招呼。最后还是挥挥手继续切菜,他才懒得理他,这人越理越来劲,到时候落得连饭都没得吃,太惨了。伏见是无所谓可八田才不干。不吃正餐怎么行,在这点上八田可是正经的保守派。

“我倒是可以考虑今天白灼西兰花。”

“我也能考虑让你明天上不了早班。”

说什么来着。这家伙是越理越来劲吧。伏见实在是太欺负八田脑子转不快想不着反嘴的话了,八田好不容易顶顶嘴也被他全噎了回去,实在扫兴。早几年吵不过动辄就扯着嗓子冲他耳朵嚷,讲不过他烦死他也是好的。现在大约是长了几岁连吵架的力气也没了。还不如朝伏见翻个白眼乖乖做饭去。

可话是不接了,砧板倒是剁得震天响。这是要赶伏见出厨房的架势。可惜对着八田的时候伏见自然是不要脸惯了,他才不出去,流理台擦得那么亮就放放锅碗瓢盆太可惜。白搭了换了房子之后特意做大的厨房,连餐厅都是隔在外头的。

 

不用多久八田就被他盯得背后发毛,扭头瞪了伏见一眼。

“麻烦你出去等吃饭好吗。”换句话说,你真碍事。

“不好。”换句话说,想吃美咲。

“那就别对着我想糟糕的事。也别说你饿了,听着,吃的都在冰箱里。”

想来是被八田都摸清了套路,这下轮到伏见被话噎住了喉咙。冰箱里有什么他怎么会不清楚,不就还剩两盒子牛奶。现在要牛奶做什么,又不是要硬灌进美咲的喉咙。重点是被美咲看穿太不爽,在伏见脑海里那个笨蛋就该什么都不知道常常露出惊讶的表情来取悦自己才是。但毕竟现在不比前几年了,也不是第一次同居了,不听不看不说的说法早不流行了。说八田美咲不了解伏见猿比古那才是笑话。

“不容易,聪明不少。”

“本来就……喂!放我下来混蛋!”

既然心里难受又不甘心,干脆按住八田的手抱上流理台的伏见随口啧了一声。美咲这个笨蛋怎么还是不懂,就算变聪明了又怎样,和我上不上你,在哪里上你,说到底没什么必然的联系。

 

“我爱你。”

最后还是没换新词的伏见猿比古吻吻八田的脑门,也算是对刚刚随手丢进水池里的锅和晚饭的补偿了。

评论
热度 ( 44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