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ここでキスして

 @猿美見守る小隊 佑佑的点单!....寫的非常三俗......總之湊合著看吧【淚眼汪汪.jpg

順帶一提猿美兩人對手戲和我解說的時候其他人都是下線的ಠ_ಠ



該怎麼解釋現在的狀況?是八田美咲嘴裡的該死什麼鬼運氣還是伏見猿比古心中的上天安排命中註定。總之怎樣都行,幸福來得太突然兩個人連講個什麼話都反应不过来。要現在還是像以前一樣的關係倒也來的方便徹底,挑衅和打架大家都輕車熟路。可惜往前推幾個小時兩人便是並肩一起出門的、再往前推一些甚至還胳膊纏胳膊大腿疊大腿裹在一床被子里。這下好了,往回想想都面面相覷無語凝噎。更何況其中一個還是抱團來的,身後跟著的那幾個藍衣服看上去都非常眼熟。其中一個好像被馬踢過腦袋的傢伙還一直朝這邊張望,幸好被另一個按住肩膀捂住了嘴。可這麼一來八田美咲就更結巴了,說什麼?猴子今天天氣不錯還是你們要幹什麼去。前者聽著太傻後者管得太寬,所以到底該怎麼辦,還是等著伏見猿比古咧嘴一笑吐出些讓人不得不發火的話然後順理成章地接上句你這個超級大叛徒,歷史重演。

 

……怎麼可能。

而且現在也並不是能夠闲聊的時候。

言歸正傳,架是要打的,對面組織手裡拿的貨也是要搶的。不然回頭八田定是少不了草薙出雲的一陣數落。但是他不懂為什麼伏見會這麼碰巧出現這裡,雖說在執行任務方面青赤兩組目標地點重合不是一次兩次——畢竟镇目町也就這麼大,但八田和伏見面對面對上還真是第一次。當然其中免不了草薙和淡島在中間花的一陣功夫,他們自然知曉讓這兩個傢伙碰在一起只會最大程度地減低工作效率提高額外支出、那還不如兩不相見來的清淨。

不過他大約是來不及想明白了。再說八田也懶得去想這麼傷腦的事,畢竟站在一群青色制服前頭的伏見猿比古已經拔刀了——這一幕他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但在工事中說不準還真算是第一次。何況這次也不是對八田。

啊啊真是的,要是落後了那混蛋傢伙晚上回去肯定會被嘲笑。「真落魄啊美咲,今天草薙先生交代的任務還是我幫你做的啊?」什麼的。伏見會擺出怎樣的臉來他簡直不用想就知道。真想在這群蓝衣服的面前好好講講他們的上司是個多差勁的人,整天管東管西的不說、回去還不情願幹活,光會講好話頂什麼用?一起住之前说好的協定都被他鑽空子推翻了。想想就來氣,說起來昨天的碗還是我刷的。

成了,生氣的條件足夠了,八田終於不再有空閒想些什麼有的沒的。當務之急是把手裡的滑板甩到地上操縱起火焰搶下伏見猿比古的風頭才是。現在可是吠舞羅的八田鴉小隊長在工作,有他什麼事。

 

“這是我的獵物!猿比古!”

火光抵上刀光,兩人都愣住了。明明不是這種情況,可誰又說的清。這兩個人架干多了連好好並肩作戰的方法都快忘記了。好在身體比腦子反應更快,伏見也就乾脆閃去八田背後,丟下句「那你去前面」就去守好他在當年站过的位置了。這下八田除了扭過頭低低應上一聲也就再不多說什麼。

 

苦逼了的是對面組織的幾位,想必他們也不清楚到底是有誰報了警還是就只是湊巧而已。原本看著吠舞羅邊只派了一個人過來還思忖著好對付些,可突然竄出來的青組又是怎麼回事,要是同時招惹上這個組想來也太不划算。但是說要逃跑自然是來不及、畢竟那邊的兩個傢伙才剛找到多年前的節奏,正在興頭上,動作飛快早已經掃翻了一片。

 

......可為什麼他們在笑?

這一點只是過個場的反派自然用不著知道了。

 

 

等最後處理完、再給草薙打上個電話八田才轉向原本是来调查异能者却无辜做了勞工的青組击剑机动课特務隊的幾人。他當然是要道謝,欠了人情就得還。但身邊伏見的存在感實在太強,以至於想講出口的話都噎死在了喉嚨里——畢竟和自己一起打頭陣的是伏見猿比古、要道謝先跟他講也無可厚非。公私分明、八田美咲自然也不會說不出口,可黨八田要開口的時候卻被突然走過來的混蛋傢伙給捏住下巴吻住嘴唇。伏見的動作太利索了他甚至還沒來得及抬起頭當然也沒有閉上眼睛,所以眼前戀人的臉和餘光里道明寺安迪日高曉等一干人下巴掉了的驚訝表情他都看得清楚極了。

….真是不得了,八田轉著眼珠子想。雖然他害羞地耳朵根都紅了但他依舊沒想起來現在該掩耳盜鈴似的把眼睛閉上。而伏見還在咬他的嘴唇,舌頭伸進口腔蹭過牙列,讓八田腿软得不行。但伏見還是沒停,要是情況允許說不準他還想啃啃八田的脖子。

 

 “是、嘖副長,知道了。我很抱歉。”

只可惜淡島的電話來得實在不巧、不然他可不願意這麼早放開八田,再說伏見猿比古也得賣自己上司面子,把不接電話的時候留到想要翹班的清晨去。而且他不想八田窒息而死或是再讓邊上幾個看下去了,接下來的事等到只有兩個人的夜裡有的是機會做。

所以現在他得離開了。帶著一口剛才咬開八田下唇的迷人血腥味。接著再看上幾眼呆呆站著連揮拳揍他都忘了的八田,耳朵還是通紅的。

“我先走了。”

“晚餐做炸蝦吧美咲。”

“不要蔬菜。配菜也不行。”

“等我回來。”

 

說伏見裝腔作勢會講話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他在平時實在是對著太多他嫌麻煩的東西了。可美咲不一樣,伏見把自己哄騙別人的口才和腦筋都用在他身上了。八田現在腦子也缺氧的厲害,大概剛才是靠的太近講的話太溫柔導致他覺得連伏見招呼那幾個目瞪口呆的下屬走的時候都帥氣地讓人難以置信。

不過反正現在的八田也反應不過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八成已經是在家里的沙發上、晚餐全部準備妥當。那時候就能用靠墊把頭捂住撅著屁股裝成一隻鴕鳥。破解的方法只能等戀人回到家裡把他手裡死死抱住的枕頭扯掉再給他一個吻。

等那个吻让他别的什么事都不会再记起来了、那也就能繼續了。

评论 ( 9 )
热度 ( 59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