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八田單方獸化(也不算獸化啦w




也不是沒提過這樣過分的要求——

對於貓來講這樣的事毫無疑問是既過分又難受,總之肯定是會歸在不愉快的那一分類裡去。但他最後還是退了一步把頭扭到一邊去答應了下來。當然了美咲是肯定不會說出些什麽「因為是猿比古啊」、「猿比古的話就可以」之類率直又討人喜歡的話。他只會揮揮拳頭大聲嚷嚷些什麽快點啦、說了只能摸一下、五十秒不對三十秒這些話来把好不容易好起来的气氛破坏掉大半,真是糟糕透頂。

開玩笑的,說實話、可愛至極。

 

簡而言之,伏見猿比古是人類、但八田美咲不是。就像八田的那對迷人的小耳朵藏在他淺棕色髮梢亂翹的頭髮里,多數時候在聽見新遊戲發售預定可和布丁出了新口味之後會立刻精神地豎起來抖抖。還有那條在夏天沒辦法完全藏匿起來的皮毛發亮的尾巴,等到天氣熱得讓他受不了、換上牛仔或是皮質短褲的時候,尾巴就會在身後一甩一甩拍拍地面或是光滑的脊背和大腿,著實扣人心絃。

可惜現在不是夏天——上個夏天早在壞了大半個假期的空調的助攻下黏糊糊地和整天露出肚子和小腿睡覺的八田一起度過了,也算沒留什麽遺憾。如今趴在伏見身邊的八田正嚼著洋芋片把全身都裹進珊瑚絨的毯子里,耳朵和尾巴都藏的好好的、剩下的身心全留給了手裡的掌機。而伏見在一邊翹著腿認真地想怎麼把這傢伙手裡的掌機丟掉然後把他抱到懷裡,摸摸耳朵撓撓下巴,一來二去做點進一步的事情也理所當然。上次用的是什麽理由?騙他吃的是雞蛋布丁還是辣味小魚乾?怎樣都好,這次要用什麽藉口才能把他的眼光從新遊戲上移開。罷了,最後伏見也只能每隔一刻鐘把手裡的文件翻上一頁、往電腦上敲個幾個字來證明自己的大腦還在正常運轉。

“你發什麽呆,好好工作才能對得起你的工資我們的稅知道嘛。”八田對著掌機一臉苦逼也不忘伸腿踹了踹伏見的腰窩,不過踹到的八成都是骨頭反而疼得自己吐了吐舌頭。

“你這麼多肉白吃了啊!”

看啊看啊這傢伙又在發牢騷,明明只是只貓而已。雖然在這個社會裡貓和人類一樣有著相似的祖先、享有同樣的權利。不過這也就只寫在律法上,看著冠冕堂皇罷了,至於是不是這個說法、事實又是怎樣那當然另當別論。換句話說若真是這樣——貓只不過比人類多條尾巴、耳朵換個位置八田也不至於在中學的時候就被班裡那群傢伙莫名其妙給孤立了起來。雖說八田美咲看似是不在意這個,到了伏見面前還硬要裝出一副道不同不相為謀、老子才是瞧不起他們的那個的模樣,但不可否認他身上的先天因素的確不怎麼討喜,更別說他本就不是什麼左右逢源的人,不,貓了。

還好伏見不在乎——他當然不在乎,說得極端了在中二時代他最好全世界都孤立他們兩個。那樣世界里就剩下他和他的美咲,一人一貓,反正美咲也好養得很。吃的不多零嘴也不多,除了正餐餵餵布丁小魚乾也就足夠了,完全不像那幾隻嬌生慣養的純種貓那樣嬌氣。畢竟純種貓靠在軟墊子上午睡的時候美咲可是系著頭巾踩上單車在到處忙活著送外賣啊。

 

“你其實是狗吧。”伏見乾脆一把扔開文件手托下巴,“來汪一個試試。”

“靠你突然罵我幹嘛!你才是!眼睛身段什麼的長得和我們這樣像,你是貓吧猿比古。你的耳朵和尾巴呢?”

“美咲你啊。沒事就叫喚、煩人、不挑食還腿短…..真的是貓嗎。”

“…..喂腿短是什麼啊你給我說清楚!”

“別叫啊美咲吵死人了,你看,柯基嘛。”

“……..。”

“你要汪了啊。”

“你給我去死。”

 

像這樣,八田最后氣得把掌機一扔也就不記得自己到底打到哪一關boss還剩多少血有沒有存檔了。伏見也終於舒了一口氣內心大喊計劃通,想著至少喉口不用再像被羽毛撩撥一般的發癢。最後用雙手趁八田不注意圈住他的腰身抱到自己懷裡,這時候管他怎麼鬧騰,撓幾下就被撓幾下,等到嘴唇碰嘴唇舌頭纏舌頭的時候他除了哼哼兩聲又還能說些什麼呢。

 

 

“給我摸摸尾巴啊美咲。”

“摸耳朵呢?”

“長大了就害羞啊?以前明明給我摸的。”

“…..我說啊美咲。你發情期還沒到嗎?”

 

“給老子閉嘴!我才沒有發、發嗝….那種玩意!”

评论 ( 19 )
热度 ( 53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