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yys相关  没啥cp倾向

我是真心爱着子安荒川的



斗技

 

“对面又在集火荒川了!”妖狐扭过头友情提醒。

嘘,别喊别喊。荒川倒下去又不是一次两次了。阴阳师掩住嘴,面具下的脸色是什么样子前面的式神统统不知。

 

谁让对面的兔子比琴师快,跳个不停。

那只姑获鸟能打掉一半血,雪女不知道能冻住这边几个,座敷童子自残性回下鬼火,对面的神乐还能在让姑获鸟再打一回。

阴阳师掐指一算,成了。

 

“你说琴师能撑过这回合吗。”阴阳师问小白。

“不知道,八成不行了。”说着小白跳了下,六百七百七百三,“您也差不多了,实在不成退了吧。”

“我这不是还没打吗,哎呦鸟打的是琴师。”

“妖狐还活着。”

 

“小生和死了没两样了!”妖狐扭头冲阴阳师喊。他被冰住了,动不来。

“看见了看见了,这不是也没打算指望你吗。”阴阳师一甩纸伞,“黑!”

 

 “が…この鎌!”

阴阳师平稳了下呼吸,抬头看了看,鬼使黑头上的阴摩罗果然触发了。

 

“お前はもう死んでいる。”阴阳师把挡住嘴的手放了下来,终于彻底笑了出来。

 

 

 

 

 

单恋

 

“我是用买来的蓝符召唤来荒川的。”阴阳师自豪的说,“在我29级的时候。”

“黑的话,我是用碎片拼出来的,就连他的技能也是,全部用拼的。”

“我从来没有抽到过黑。”阴阳师想了想补充,可怜兮兮的。

 

“可是我比谁都喜欢他。”阴阳师表白道,真情实感,“所以我又去求够了碎片给他拼了个弟弟。”

“这样他看上去愿意在我的寮里好好干活了。”

 

毕竟寮里只有他一个输出,剧情过不了很正常。

 

阴阳师停止了长篇大论,看着黑晴明说,“所以能不能行行好。”

 

 “不能。”

黑晴明斩钉截铁,一挥衣袖,基础术式。

 

 

 

 

 

求而不得

 

阴阳师又跳河了,这是这个月第五次。

顺带一提这个月才刚过头一周。

他当然没有任何事情,荒川之主住在那个河里。荒川熟练地把他一捞,往岸上一抛。

“你又来了。”荒川从水里露出脑袋。

“是啊。”阴阳师浑身湿透了,看起来更傻了,他用力绞了绞衣角。

“你今天愿意和我回去吗?”

 

“别做梦了人类,你没用符咒召唤出我。”荒川摇摇头,“别再来了,总有一天我不会救你的。”

“等到那一天再说吧。”阴阳师站起来,抹开额头上头发,打了个喷嚏,“回去了。”

 

但自从那天之后阴阳师再也没来跳过河。

荒川之主觉得无聊,人类就是没什么耐心,他想。要是再过个一天两天,说不定自己真被打动了,就跟着那个家伙回去了。

 

又过了几天他见到鬼使黑路过,觉得眼熟。

“你是那人的式神吗?”他探出脑袋。

“哦,你是之前那个荒川。”黑凑过去,“我家那位经常来跳河真是麻烦你了。”

“哼。”荒川别过头,“所以现在他又跑去哪里求别的妖怪了?”

 

鬼使黑沉思了一会。

“不啊,有天他湿淋淋的回来之后用符咒召唤出了一个荒川,”他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开始我还以为你们是同一只。”

 

“是吗,恭喜了。”荒川之主面无表情,转身沉到水下去了。

 

“愚かな人間め。”

                                                    


评论 ( 12 )
热度 ( 40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