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夢櫻


#yys相关

#大天狗x妖狐注意



“那家伙是谁?”

第一次和隔壁的阴阳师组队的时候,顶着满字的三勾玉妖狐这样问自己的爹。

那个看起来小小的妖怪在他后面出手,速度快要落到整个队伍垫底,模样还是个没有长开的小鬼。

 

“哦,我的崽啊,那是大天狗。”

 

说着站后面的爹戳戳站在边上的另一位小妹,

 “女朋友啊,SSR是不是不太好用啊?”

爹指着眼前那个在风暴中显示着两百,三百五,三百八的数字说。

 

 

妖狐是寮里来的第二个SR,要是不算人手一个雪女的话,那第一个就是红叶姑娘。那姑娘忙着谈恋爱,见召唤出自己的是披着神乐皮的小妹,就不想干活了,爹把她觉醒之后也没怎么管过她。

 

妖狐来的时候爹举家欢庆了一下,爹坐在樱花树下头摸着妖狐的尾巴说,

“好崽,你要出息点,家里指着你做单体输出了。”

妖狐抬起头,看见了用碎片拼起来的鬼使黑。

 

鬼使黑冲他笑笑,那人看起来不太好说话,其实心地蛮好,爹也真情实感地对他。

爹笑着说因为他是大儿子,要有担当。鬼使黑就瞥了她一眼,一边抱怨着“你什么时候把我弟弟拼出来?”就到一边里去坐着喝闷酒了。

 

那时候的爹还只有十几级。爹的朋友们也是,不同的是爹别说SSR级别的大妖怪了,连SR都没几只。而隔壁的那几位都是有着茨木童子、酒吞童子和大天狗那种妖狐连见都没见过几次的式神的。

爹倒是看起来不怎么羡慕,“没事,这不是有你和黑嘛。”

 

 

 

爹的庭院里是没有冬天的,一年到头也就春天一个季节,爹说她太穷了没钱换别的皮肤。妖狐已经看腻这样的庭院了,他年轻又气盛,寻思着出去找找小妹妹玩儿,寮里的小姑娘都是他自己看着长大的,他没兴趣染指。

他那个自称爹的小姑娘领着鬼使黑出门打御魂去了,前两天她从池子里捞来了荒川之主,虽然没见她多说什么,但忙里忙外打御魂打觉醒材料已经好几天了。

妖狐数了数自己已经四勾满级了,难怪被放假留在走廊上睡觉。

 

择日不如撞日,妖狐踢掉垫子,蹭一下从地板上站起来。他不敢从正门出去,就三两下爬上樱花树,那里离墙头近,翻出去容易。他想起自己小时候也这么爬过,急的爹在树下叫个不停。想来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现在都快成老狐狸了。

 

“你在干嘛?”

他三两下跳下树,就听见墙外头有声音传来。妖狐吓了一跳,连忙踩上墙。但刚巧矮墙上还有青苔,他又没穿鞋子——自从觉醒之后他换了衣服摘了面具连鞋都不愿意穿了,彻底放飞自我。一不小心就脚底打滑摔了下去。

 

到底是哪个家伙搞事!

妖狐掉下去的时候愤怒地想。要是骨折肯定得要叫他赔……

 

奇怪的是,意料之中的疼痛一点都没有。他心里倒是没想到自己已经强到这个地步,以至于从这么高的墙头摔下来都没有半点事情,困惑不已。

 

直到从身下传来一声闷哼。

 

 “赶紧起来。”

浅金色头发的妖怪这样面无表情地抱怨着。

 

眼熟。是认识的妖怪,但是这家伙不是一般妖怪!妖狐脑子里头警铃大作,不得了了,这一定是SSR级别的,一个三技能能少他一半血的大家伙!

 

“抱歉抱歉!”妖狐从那妖怪身上爬起来,他刚刚横趴在他怀里,准确的说是胸口上,也难怪他疼的发出声音了。

“您没事情吧?”

他不自觉的加了敬语。

 

那妖怪皱了皱眉头,

“你不记得我?”

“啥啊?”

是前几天组野队遇到过的妖怪吗?妖狐在打架的时候一直很少和别人搭话,要是打的不好,隔壁的SSR还会叫他不要用火,气的他尾巴毛都要炸起来。

 

 

“哟!这不是女朋友家的大天狗吗,怎么啦,跑来这里?”

正在他歪着脑袋苦思冥想的时候,爹和黑仔回来了。爹朝这里挥了挥手,看起来和眼前那妖怪相熟的样子,连鬼使黑也冲他点点头。

 

“崽怎么也在外头,不在家里睡觉吗?”

爹凑过来踮起脚摸摸妖狐的脑袋,妖狐长高了,爹想揉揉他他都得偷偷把头低下去一些,腿再压下去一点。

 

“他…….”妖狐偷偷瞟了眼面前的大天狗。

“啥?你说大天狗啊,你以前不是见过嘛,隔壁那位家的啊,小时候打架你不是还嫌他速度慢来着。”爹笑了,冲大天狗招呼道,“进去坐坐?”

“不了。”样貌清秀的大妖怪摇了摇头,“我们家那位大人让我邀请您来一起做悬赏封印。”

“’有勾玉,快点来做。’她这么说了。”他原模原样地复述。

 

“好的好的,你先回去吧,我带上崽就去打。”爹扯着妖狐说,“别愣着了,赶紧走吧。”

“哦对了,今天掉针女给你打了两个,我才发现给你带的什么垃圾御魂,怪不得你突起来总攻击不高。”

妖狐被自己讲个不停的主子拉走了,但他偷偷回头,发现大天狗还站在那里,眼神追着他不放。他缩了缩脖子僵硬地转了回去,想该不会他被自己砸中哪儿了,要来索赔吧。

 

最后在他眼神的余光里,那个妖怪抖了抖翅膀,落下一地黑色的羽毛,干脆利落的飞走了。

 

“看啥呢。”黑扭头问他。

“没啥,那小孩都长这么大了,吓了一跳。”

“对了,你都没怎么再见过他,”黑说,“那家伙,强的可怕。”

是啊,站起来都比我高了。狐狸比划了下,叹了口气。小看人果然还是太早了,大妖怪就是大妖怪啊。

 

 

那天晚上,妖狐做了一个梦。

爹带着组队打御魂,打过两个回合,眼瞧着八岐大蛇窜出来,他冲上去抽出纸扇开始用狂风刃卷,难得争气一下打掉对面一半血条,但随即就被大蛇扫了一记。血本来就不多,脑袋开始晕起来,有些虚脱。这时候后面刮起了风,战斗迅速结束了。

刮风的那妖怪上前伸手把他护在身后。

“没事吧。”身边的大天狗低下头问他。

 

 

妖狐腾一下爬起来,一脊背冷汗。

倒不是因为八岐大蛇攻击力高得可怕让自己差点阵亡,而是以前还长得像小乌鸦的那个小家伙,已经成长到自己完全认不出的地步了。还有,那双看向自己的眼睛,护住自己的手臂,温暖到不可思议,明明是在梦里。

 

“搞什么啊,还真是和外面的景色一样,是春天啊。”

妖狐把脑袋埋进枕头里,把头发揉的一团乱,一点都不风雅了,也不管了。

 

什么时候能再见见他啊。他这样想,悄悄的。

 

 

 

倒是也没过多久,爹就放他出门了。惯例组队,打觉醒。爹没急着升养在结界里的荒川,一心想先把鬼使黑升上五勾。爹这人很长情,自己一心一意养起来的都是亲儿子亲闺女。这几天经常带着黑和狐狸再拉上琴师一起出门打架,日子过得倒是和从前没什么两样。

 

今天他一进觉醒六层,就看见在入口等着的莹草妹妹和大天狗。

招呼都到了嘴边,妖狐硬生生吞了下去。他怕一出口又是一句敬语,惹得大天狗再瞪他两眼。

爹跑去和隔壁那位交流感情去了,黑照例跟着她一道去。她倒是不急着打架,她同隔壁那个小姑娘要好,多半是要聊一会儿的。

 

“难得见你过来。”

妖狐站在那儿憋了好一会儿也没憋出一句话,另一位倒是看着漫不经心搭了腔。

 

“您就这么想见小生我吗?”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虽说算是旧相识的关系,但也没到能直白地开玩笑的地步。

妖狐一下噤了声,尴尬地笑笑。

“那个,我是开………”

 

“嗯。”

那妖怪却随即点了点头。

 

“今日夜里,我来找你。”

大天狗俯下身——这家伙的确不知不觉长高了,翅膀张张,看起来比狐狸大上好一圈。冲着他的耳朵说,吓得妖狐肩膀一颤。

“等我。”

 

 

那一整天妖狐都没好好干活。气的爹直戳他脑门讲他没出息。

得了得了,没出息就没出息罢。

 

到了夜里,没出息的狐狸还是踌躇不定地跑到院子里的墙根边上,小心翼翼地爬上墙。想着这次可不能再掉下去砸到个什么人的时候,他见着底下大天狗站在那儿,也不晓得站了有多久了。

“跳下来吧。”他那么说。

我接着你,这句话虽然没说,但显然是潜台词,那妖怪懒洋洋地扬起手。

 

妖狐当然没有傻到真的跳到人家怀里去,他毅然决然地翻下墙,稳稳落在地面上——边上那个妖怪似乎刮了阵小风。一样是风系妖怪的狐狸权当没看见了。

 

“所以你叫小生来有什么事吗。”妖狐看向大天狗,那个家伙半响没说话。

妖狐咂舌,在您和你之间周旋了一下,还是没加上敬语。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大天狗想了想垂下眼睛说。

 

 

妖狐被吓得嘴都张大了,但随即就笑开了,

 “这简直是我听见最老土的告白了。”

 

  “小鬼,果然是小鬼。”


他笑个不停。但接下来嘲笑的话他没说出口,也再没能说出口。

嘴唇被咬住了,舌尖被缠住了,就什么声音都再发不出来了。


评论
热度 ( 40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