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Hungry!

藝能pero

…..都是亂诌的啦୧(๑•̀ᴗ•́๑)୨(。



在被告知还有十分鐘开始拍攝的時候八田剛把半個炸蝦吞進嘴裡,被突然推門進化妝間的草薙出雲嚇得差點沒咬掉他自己的舌頭。手裡的便當是千歲洋偷偷塞給他的——說實話八田倒是不介意經濟公司在冬天限制飲食這件事,早些年他攢錢交房租的時候一根胡蘿蔔和一片生菜葉都夠他啃一天。但其餘幾個新上來的藝人顯然受不住這種待遇一個個都腦門靠牆羡慕起八田前輩的那個一到了冬天就會停止一切通告回家吃喝去的同期生鐮本力夫。

千歲坂東和八田也是同期但是他們私下里藏些零食起來吃也不是一次兩次這回乾脆拉著翔平他們幾個叫外賣吃盒飯。順便爲了賄賂八田美咲也颯爽地給他點了一份最貴的。好啦,現在大家都被抓,八田吃油炸的更是罪上加罪。下次草薙在工作時間遞給他的八成只有蒸餾水了。


虽然以八田美咲的角度來說也不是不能回公寓去偷偷吃點,可他一想到那個總是能比自己早個把小時避開所有狗仔摸回家去、從未刻意控制體重反而餐餐吃肉毫不忌口卻沒發胖過的混賬傢伙他就氣不打一处來。沙發上也好床上也好一到這個季節伏見彷彿是爲了氣他總是隨手把零食扔在顯眼的地方。可是八田也不好發作、和他生氣相當於認輸,再說就算晚上躺在一起的時候在一個被窩裡踢踢他的小腿肚子不滿地抱怨幾句他也只會嗤笑反駁些什麽「不然我該放在哪裡?沙發坐墊後面還是天花板裡頭?說啊美咲」的混賬話。


實不相瞞,對於八田來說這個總是在娛樂週刊和時尚雜誌上露臉的、蝉联了好幾届【最想和他交往】排行榜冠軍的男性,簡直是世界第一討厭。


現在也是——八田美咲一打開門站在玄關這裡就能聞見食物的香氣。八成是那傢伙叫來的外賣或是打包帶回來的宵夜。

「….隔壁青組到底怎麼想的啊都這個點了他居然還在吃東西哎沒人阻止他嗎?!」

可惜當然不會有,這一點八田不會更清楚。再說從幾年前開始眼前這個傢伙就只長身高不加體重了,真是奇妙,這個人居然不吃蔬菜也能好好活到現在除了有點貧血以外還沒什麼大毛病。


肚子叫個不停可沒有辦法,畢竟整整一天除了一瓶水之外就只有那可憐的半塊炸蝦——感謝草薙哥沒讓他把吃下去的半塊給吐出來。何況伏見手裡的芝士培根披薩看起來誘人極了、上面的菠蘿片和火腿肉烤的油亮噴香,餓得腿軟的八田光是看著就肚子直叫拼命咽起口水。

 “要吃——”

“不要!”

違背自己心意的八田迅速打斷伏見的話轉身跑進臥室關上門。可回過神來才發覺臉上的妝還沒卸乾淨、下午因為要拍海報上了過濃的妝,睫毛膏和彩片搞的眼睛難受極了可卸妝水眼鏡盒什麽的全都扔在了衛生間。他現在非常後悔自己爲什麽沒有直接跑去浴室一頭紮進浴缸把自己臉上的粉和外面的食物香氣一起溺死在水里。

 

“你睡前是不打算卸妝不打算洗澡了嗎?”

“……你少管我!”

八田抬起頭瞪瞪那個雙手环胸跟著他進來還踢踢他屁股的滿手食物香氣的混蛋,順帶給他一個離我遠點的眼神。

可惜裝作沒看見的伏見不僅沒有乖乖走開還像哆啦A夢一樣掏出卸妝水和化妝棉毫不留情地用手鉗住八田的下巴先幫他把彩片取了再開始卸他臉上的妝。


“把眼睛閉上。”

以冷峻少話和英俊的臉蛋出名的Scepter4王牌男藝人正用從電視機屏幕甚至公司拍攝現場完全無法窺見的溫柔面孔對待著眼前這個乖乖仰著臉的同居人——多麼不可思議的一幕、更不用說兩人還是外界公認的因為志趣不合基本不在公共場合碰面的死對頭。

當然啦也再不會有人知道幾年前兩人一起在演藝學校的時候關係有多好,別說給對方卸個妝了有時候在酒吧練曲子到半夜回來一個倒在床上就睡另一個就要擔負起把他搬起來整個兒扔進浴缸里的責任、就算這樣會被濺上一身水那也只能認命地一起爬進去權當是再洗一次澡了。那個時候可是心心念念想能站到燈光下萬人舞臺上唱上一曲可從來沒想過做個歌手是這麼辛苦的事兒。現在別說每天都把胃袋勒到最緊了,能和對方見面的時間也是變得少之又少,更別提因為伏見猿比古莫名其妙跳槽去了S4做了idol之後兩人三年的空窗期了。



“去洗澡。”

卸完妝拋下這句話的伏見似乎打算翻身上床睡覺了。等過了一會兒他看了看八田最後又補了一句,

“少來了美咲。你壓根就沒胖過我晚上抱著都嫌膈手。”


“……那你就別抱啊切。”

收回前言,蝉联了某娛樂雜誌好幾届【最想和他交往】排行榜冠軍的男性,也并不是那麼的一無是處。

——雖然這麼想了但是光著腳跑去熱宵夜的八田鴉依舊認真地打算把食物端進臥室、故意坐到已經睡下的伏見身邊再好好地飽餐一頓。

评论 ( 11 )
热度 ( 49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