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存档

目的性


互相喜歡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這一點兩人都心知肚明並抵死不认,何況其中一個是嘴上說不過就著急上火要動手的,再说按平日里算八成是吵不过的。但就算这样成天對著另一個去死去死的喊個不停八田也不見得真的想讓他去死了。現在也是——明明兩人牙齒磕牙齒舌頭纏舌頭八田還是半句好話都不肯講、頂多就是滾啊、放開、混蛋這樣的話。沒情趣?伏見可從沒這麼覺得過。這就是情趣所在咯。

因為美咲是傲嬌啊。伏見正因為清楚這一點才覺得幸福無比,爲什麽,因為可愛唄。紅著臉的美咲啊結結巴巴的美咲啊不知所措的美咲啊就是因為想看這樣那樣的美咲所以平時才會和他鬥嘴、小學生似的互相罵個不停。被罵去死去死的也無所謂了,因為對象是美咲。雖然不能遂他愿但這時候只要答上句好啊殺了我吧美咲總能讓口舌之爭翻個倍升個級。等到真的動起手來也就好辦了,吵架多傷美咲智商。再說伏見想的也多半是美咲哪邊蹭出血了哪邊碰掉皮了,最好能快點讓他哭出來。

讓他哭出來說難也不難。現在把懷裡這傢伙的腿搭到自己腰上再故意湊近些叫叫他名字、用力到他把髒話都吞進肚子只能抽著氣打嗝的時候——看啊眼淚就下來了。







教科書般的那啥


爲什麽要過節、爲什麽要下心思研究送什麽禮物適合,完全想不明白。說到底也不是特別重要的節日,情人節而已。等到隔壁商店街減價的時候隨便去糖果店買塊巧克力打發打發他就行了。不然還得怎樣?難不成要我親手做。想也別想、再說光是想就麻煩死了。就算家裡烤箱模具材料一應俱全又如何,何苦像個戀愛期的小姑娘似的滿心期待挽起袖子親手做。別開玩笑了,我和他怎麼可能是那種關係。現在——現在只是住在一起而已,以前又不是沒一起住過。我和那傢伙好歹也算有中學畢業就住在一起的情分。現在不就是把房子換大了把上下鋪給換成了雙人床?那可都是他提的。你看、畢竟他可是要同我分擔大半房租的同居人,這樣的小要求我也不至於那麼不近人情、不肯考慮。所以、所以現在聽著鐮本,幫我去買些果仁醬來。用來幹嘛?前面我說的話你是聽沒聽,聽懂了就快去。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這些東西攪成糊...腰都懶得直起來。






Peace and peace


打架之外的和好可能性。





道歉比想像中的要難。八田美咲還以為自己一輩子都再不用向眼前這個傢伙低聲下氣垂下肩膀拉下臉來講句對不起。憑什麼。又不是國中時候什麽都要聽他的,小孩子似的。再說伏見猿比古這輩子又不是沒欠過八田美咲的。別說欠了,要是真讓八田來寫寫對伏見這個人的不滿,他說不准洋洋灑灑可以寫個長篇小說、發表在女性向雜誌上長年連載。但黨伏見抽過八田手裡的手錶型終端,按一按、再按一按,重新開始編程還原一切系統、導致這麼些年所有的郵件和通訊記錄都要被清空的時候八田還是抽抽鼻子乖乖站起來把頭低下說對不起了不會再弄壞了。

到底誰才是小孩子。伏見一邊調試著終端一邊想著怎樣悄悄把自己終端里的備份文件傳過去才能不被好不容易才有點悔意的惹事精發現。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