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黑白/阴阳师】嘘つき

阴阳师相关

鬼使黑X鬼使白

 

 

“事到如今,您同我说这样可行?”

 

地府里任职的家伙蛮少,归到好脾气那一类的鬼怪倒是蛮多。大约是往常太过顺着上司的意,没见过他这样大声讲话的阎魔也暗暗惊了一记。

站在一边的判官皱起了眉头,他每日似乎有叹不尽的气。他冲站在殿下头——那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眉清目秀的鬼使悄悄摇了摇头。

可惜显然那位年轻的鬼使并没有领他情闭上嘴的意思。

 “我也并不只想着轮回转世,只是我这样留着,他也得一直在这里呆着,我实在觉得过意不去。”

 

“前些日子那位来这边同我讲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幅理直气壮的样子,你们兄弟模样不似,脾气也不像,恼起来讲的几句话倒是连语调都是一样的。”

 

每天都很无聊的上司这样笑着说,她自然不在乎地府里有几个鬼使,手下做苦力的人当然是越多越好。再说那么长那么长的日子,地府也没几个实实在在留得住的鬼,她觉得每日都无趣极了。但是,突然下决定要留下这对兄弟倒也不是单纯想拉个壮丁干活充数。

 

“不成不成,我说过的话没有收回余地,不然我这个阎魔可怎么当。”

阎魔摆了摆手,“实在不成,我把判官借汝。喏,帮我去劝劝。”

 

得了得了,判官脸上蒙着的布都快黑了。这又关他什么事,阎魔大人这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也有好几百年了。留下个鬼作鬼使也好,留两个鬼作鬼使也罢,都是她一时兴起想出来的主意。他又能好声好气去劝些什么?

反正你同你兄弟也都在这里,干脆别投胎了,好好在这边过日子吧。

…..讲出这种话他都不好意思。

 

“恕在下直言,现在将鬼使的职位交给黑,你觉得可行吗。”

判官沉默片刻,慢慢开口说道。

“那位的性格躁得很,与其说当时他是有想要实现的愿望,还不如说这里有他想要再见的人。他的心思可没放在工作上头,这一点你比在下更为清楚吧。所以,在他还未胜任这份鬼使的工作之前,你还是留在他身边,如何。”

阎魔听着面无表情的冰山在那胡诌。

“想必阎魔大人也是这样认为的。”

是了,最后还得加上这样一句,合情合理。

 

“现在懂了吗,白。”她带着意味深长的美艳笑容,冲现任鬼使说。

 

 

“得了吧,那是他们是诓你的。”

这是站在树下等着他从阎魔殿里出来的黑听完白复述完这些话之后,迅速作出的评价。

 

“也并非没有道理。”白摇摇头,他看向这位自称是自己兄长的鬼魂——现在也不再算是鬼魂了。

“你看上去的确没想认真做我的继任者。”

 

“废话。”黑嗤笑一声,“谁又愿意留在这个鬼地方。”

“不过,如果我接你的班,你能够转世投胎离开这里的话。这样想着,我似乎也能打起精神认真工作了。”

所以没关系的,别担心我。我的愿望就是让你幸福啊。

黑这样笑着说。他似乎想伸手摸摸白的脑袋,但又在中途悄悄把手放下了。

 

“说起来,你现在也什么都没想起来吧,我这样亲近你,你觉得奇怪也是理所当然了。”

 

“我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白垂下眼睛,但他的确什么都没想起来。他背地里是很心虚的,他喝下了孟婆汤,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前尘往事,亲友缘分,忘得一干二净。

仿佛是自己抛弃了眼前这个人的感情一样。

 

“真是的…….你可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来啊。”黑苦笑着凑近他,搂住他的肩膀,将自己的颈项紧紧贴住他的。很温暖的姿势,明明两人的身体都已经不会再有温度了。

“这些都是我自找的,我想见你,想的不得了。”黑说,“所以我来见你了,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可我并没有记起我是你弟弟这件事。”白闭上眼睛轻声说,“所以在这之前,在我想起来之前,让我陪在你身边吧。”


 

“……..你啊,真是个傻子。”

鬼使黑突然笑了起来。鼻子却突然酸了,也讲不清是难过还是高兴的。

 


评论 ( 2 )
热度 ( 38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