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八田女体。兩人交往前提。

 

慎。

…..真的慎(。ಥ_ಥ

 

 

 

 

 

等到第二節上課鈴打過五分鐘之後八田美咲才扯著不斷往下滑的揹包帶小跑進教室。她制服大衣領子邊上第一顆釦子沒有扣好導致衣服的肩線鬆鬆垮垮的塌下來,褲子還是私服,估計溜進校門的時候還被剛好經過的教導主任抓住教訓了幾句亂糟糟的頭髮不好好穿校服沒有個女孩子的樣。不過好在她這幅樣子一直以來就是既定事實,負責八田的老師十個里有八個對她下了蓋棺定論,其餘兩個還是看在八田那個關係要好的不得了的親友臉面上才對她稍微關照些。

 

而現在她那位不知道是親友還是什麽有著更近一步關係的前桌頭也不抬地在桌子下面擺弄著終端。他當然什麽都知道,一刻鐘前伏見猿比古還收到八田的關於抱怨自己早上不等她一起上學的郵件。他想八成這傢伙呆會兒坐下來肯定就得重重踹上一腳自己的凳子然後抬起手用力往下拉自己的後領質問爲什麽不去她家叫她起來。——真是沒有女人味。當然了美咲回到座位上所做的事和伏見想的幾乎一模一樣除了最後八田掏出大衣口袋里因為有郵件提示而震動的終端,看著上面那句‘我把老師支開了。’而一下子臉紅的可愛反應。

 

真是可愛。不管怎樣、是什麽模樣都可愛的美咲。對著掌機噼噼啪啪亂按的、沖著數學考卷愁眉苦臉楸著頭髮的、捲起袖子向來找麻煩的傢伙揮起拳頭的美咲,全部都太過迷人令人心癢了。

 

 

『不過值得欣慰的是這樣可愛又迷人的美咲,是我的女朋友。』

 

 

 

黨伏見猿比古在午休时间把今晚七點的電影票塞進八田掌心里的時候八田正捏著掌機打這個關卡的最終boss,嚇得八田差點把遊戲機摔進手邊的飯盒裡。這傢伙到了冬天指尖就冷得像冰而八田卻依舊是老樣子全身暖烘烘的,耀眼的深橘色髮色看起來簡直像個小太陽。於是伏見順手用指尖刮了刮八田的手掌,這下可是真的立刻達到了目的,八田舉著掌機的手一下鬆了下來還渾身打了個顫。

 

“你在幹嘛啊混蛋!”八田看著屏幕中央出現的‘Game over’簡直氣得想把手裡的機子網伏見臉上招呼,天知道她上次存檔是什麽地方,這可真是有夠氣人的。

 

“明明是女孩子就不要說粗口啊真是難聽啊美咲。”

 

“那你就別聽。”八田正在氣頭上話說的乾脆極了,“還是說你喜歡那種——制服裙子明明就不長還要往裡折進去兩圈、睫毛刷得根根分明、嘴唇塗得又油又亮的女孩子?她們一定不會對你講什麽難聽的話,而且肯定是細聲細氣嗓音發甜的——”

 

“….你在氣什麽啊美咲。我可沒說這些。難不成你終於對自己第二性徵發育不全這一點有了難能可貴的危機感?”伏見不緊不慢地講著順便把自己飯盒裡的蔬菜全部一個不落地挑出來塞進八田的飯盒里、還順走了她一對炸蝦。

“不要擔心啊美咲,就算你的胸部實在平坦也要相信後天的努力說不定會有些作用。從今天開始把牛奶喝完怎樣………..喂別把西蘭花夾回來。”

“….所以是那樣的更好咯?”八田咬著筷子磨磨牙問。還沖著樓下附近草地里用好看姿勢曲著腿坐著的女孩子們揚了揚下巴,她們可是連笑著的時候都是要抬起手掩住嘴唇的好姑娘。腮紅啊貼著亮片和水鑽的指甲啊蜷曲的髮尾都顯得她們又甜美又可愛。再看看八田美咲,她可一次也沒有穿過學校的女生制服裙,制服上裝下面永遠是褲子。彷彿她全身上下唯一能和女孩子搭上界的只有她那個普通的不得了的女孩子名字——當然啦學校里隨便一個叫這個名兒的女生都比她要有女人味多了。

 

“美咲。”伏見歎了口氣朝他的戀人那裡挨過去了些。

“我可不在乎那些,美咲你就算不化妝、不穿那些輕飄飄的裙子也遠比那些人可愛的多。”乍看凶巴巴的吊梢眼和完全說不上大的琥珀色眼瞳其實在笑起來的時候也非常溫和、整日穿著的黑色牛仔褲下面的那雙腿雖然不長但是筆直而且毫無贅肉。這些只有伏見猿比古知道、他也不願意讓別人知道。

還有就是臉紅的時候實在太過可愛。躲閃的眼神啊、咬著下唇的虎牙啊和往常那副桀驁不馴的樣子簡直辦若兩人。這就是所謂的反差萌嘛。伏見猿比古想。

喏、就像現在一樣。

 

八田可經不住伏見這種突如其來的表白。害羞地都快把嘴裡的筷子咬斷了。還好她長期和這個講話做事上對她格外咄咄逼人的傢伙處久了,轉移話題的技能倒是學得不錯——

“你…對了你你你剛才塞了我什麽?”

 

八田翻翻手裡那張疊好的紙片這才發現是月初才剛上映的那部電影。兩人難得去電影院看片子,多半都是八田買了碟跑到伏見那父母長年不在的家里和他兩個人粘糊糊地擠在客廳的沙發上,現在的話還要把暖氣開高、一起裹條珊瑚絨的毯子再把零食圈在懷裡。這樣的邀約對八田美咲來說實在少見。

 

“約會哦。”於是撐著下巴沖她笑的伏見善意地幫她解釋了。

 

 

 

——雖然直到六點一刻,八田那能繞地球三圈的反射弧才久違地開始運作。

差點就直接套上大衣裹好圍巾出門的八田美咲終於反應過來迅速奔回自己房間。她沖鏡子拍了拍自己的臉看著兩邊亂翹的髮梢和劉海、因為乾燥而起皮的嘴唇和短的幾乎看不到的睫毛最終挫敗地翻倒在床打了兩個滾。

所以說….我到底哪裡像女孩子啊!猿比古那傢伙還一直沖我說著可愛可愛的、現在想來簡直像是在嘲笑我。八田自暴自棄地想。

不他說不准就是在嘲笑我。告白的時候也是,那副一點也不認真點的德行真是想起來就火大。

 

可要真的讓八田和白天上學時候一個樣子去赴約她也是不肯的,她就嘴皮子功夫,臉皮薄心也軟。平日裡這副樣子和伏見進進出出可沒有誰認為他們真的在談戀愛,八田連女生制服都不會穿出門,更別提怎麼像個女孩子。太過男孩子氣也不是什麽好事,出去和別的那些小情侶們完全不一樣,見過爲了爭一個可麗餅而在大街上大打出手的現充嗎。

 

稍微也得讓他吃一驚,不能總讓那傢伙小瞧自己。

這麼下著決心的八田走到書桌前從抽屜深處里翻出一支圓管唇膏。這是八田媽媽買的、確切的說是媽媽買唇膏贈送的。似乎說是因為顏色太過年輕就轉送給了八田。

八田小心地轉出膏體,她以前可沒用過這玩意。這支是帶閃的珊瑚色,在燈光下看特別好看。

她朝著鏡子學著母親的樣子把唇膏笨拙地往唇瓣上抹。

說真的,她還是不確信到底伏見喜不喜歡那種類型的女孩子。男人嘛總是喜歡模樣可愛會撒嬌聲音甜的像糖的小姑娘,最好還是長髮、劉海整齊光亮。就算不是這樣,至少也是接近那種模樣的,總不能像自己一眼看上去分不出性別。話是這麼說,清楚認知這一點八田卻一直覺得那種女孩子雖然好看但是麻煩死了。

當然伏見也是這樣想的。只是八田還不知道而已。誰叫伏見嘴巴總是那麼毒老是逮著八田的短處開嘲諷。

 

八田抿了抿嘴看著鏡子掂量著有沒有女孩子氣點。就算沒有也要這麼上了,頂多就是被猴子嘲笑。有著這樣絕望心境的八田美咲拉開房門打算換衣服出去。但是她一打開門就被站在自己房間邊上的母親嚇了一跳。

“….你在幹嘛啊老媽!”

 

“啊因為美咲剛剛匆匆忙忙跑回房間我有點擔心啊。”八田媽媽的視線停在在八田嘴唇上好一會兒然後笑了“…有什麽要媽媽幫忙的地方嗎?”

 

“才…才沒有…”

 

“唇膏。”八田媽媽指了指嘴唇“有點沒涂勻哦。”

 

“…………..哦。”八田歎了口氣低落地垂下眼,“很難看吧。”

 

“沒有那回事,顏色很襯美咲重新涂就好了。你等等我。”說著她把八田按回房間床上把原來的唇膏卸掉重新涂起來。

“看吧,多可愛啊。”最後她把手鏡塞到八田手裡,“記得以後別搽那麼多下手也別這麼重啊美咲。”

等到看到自己女兒沖自己點點頭她才滿意地接下去說,

“對了我剛剛收拾衣服的時候翻到你國一時候發的女生制服了,美咲你要試試嗎?”

 

 

 

 

 

伏見猿比古是隔著一個紅綠燈看見八田的。不過說真的要是把現在的八田美咲塞到伏見鼻子下面他也不一定敢認。他認識八田這麼些年來可沒見過她這個樣子,別說穿裙子了、連頭髮上夾東西他都一次沒見過。雖然借著眼鏡他能夠清楚地認出對面八田頭上那個星星髮夾像是前些天他去她家的時候看萌拿在手裡玩兒的。但看在灰色的制服百褶裙和高筒襪上的份上他可以完全忘記這一點,更別說她那偷偷侧身朝身後櫥窗裡瞥,看自己樣子的可愛模樣了。

 

伏見現在有點後悔,他覺得自己應該把八田塞進懷裡帶回家而不是把她往人來人往的電影院里帶。他可不願意讓別人看見自己的戀人的這幅模樣。不管路過的人認不認識八田、有沒有朝她看,他都覺得異常的不快。

等到伏見穿過馬路,離八田美咲只有十幾步距離的時候他終於看清了眼前的小姑娘嘴唇上閃閃發光的什麽。他的美咲長年不曾刻意對待過她的臉蛋,冬天也僅僅抹個潤膚霜、八成還是兒童型,蜜瓜或是草莓味的。

 

“美咲。”

伏見喊不遠處的八田。他低頭看著小跑過來的八田那亮晶晶的嘴唇,看起來像星星——那和學校里那些用上各種顏色唇膏的女孩子完全不同。他开始猜想这里头的食用香精到底是桃子味的還是蜜柑味的了。不過沒什麼關係,反正——他很快就知道了。


评论 ( 42 )
热度 ( 47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