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拜拜啦氣象兵器和機器人帝國

伏見猿比古在上學時候找樂子的方式非常簡單。只要逗逗八田就行了。畢竟八田美咲在上國中的時候可是什麽都聽他的,每天和他黏在一起乖得像隻小柯基,短腿兒的。雖然最開始的時候八田八成也是有自己的朋友圈子,但是不知道爲什麽——這個時期的青少年總是會因為什麽莫名其妙的事情鬧點矛盾。但是一個吵了架、再拉上點別的什麽傢伙久而久之就變成了排擠。想想八田那時候估計是惹到了哪個八面玲瓏的傢伙了。再加上成績差得要命又是三白眼矮個子一臉凶相實在不討人喜歡。伏見在今天回憶起那個年紀的事情還是一副感歎的樣子。‘那個時候啊美咲可是那種上個體育課回來發現課本不見的人呢。最後可以在教學樓附近的草坪和垃圾回收站里找到一部份。’不過伏見猿比古在那個時候、和八田美咲還不是特別相熟的時候,也僅僅是在黨個笑話看或是裝作沒看見而已罷了。所以最後八田是和那群傢伙打了一架還是單方面被打他都記不太清楚了。總之是一副狼狽相被伏見撞上了就是了。

親友啊同伴啊這種話在每天放學之後不是在電玩中心花掉一大推硬幣就是在書店厚著臉皮蹭漫畫書看的八田聽來實在是至高無上。被他這麼稱呼了的人多半是要花個大半輩子在一起的對象了,然後去做點不得了的事比如征服世界啊拯救宇宙啊。就像週刊少年jump上連載的那些讓他熱血沸騰的漫畫里講的一樣。更何況認識伏見猿比古之後他發現伏見這人也實在是個足夠能滿足自己在這個方面的嚮往的人。這實在太令人興奮了,最開始交換郵件的時候他可是激動的一晚上沒睡好,一直想著伏見會不會晚上發個郵件過告訴他點什麽不得了的驚天秘密之類的,翹首以盼的樣子簡直像個剛談戀愛的笨蛋小姑娘。哦當然之後八田也把這些歸咎於自己實在太久沒交朋友上面了,但是誰知道最後交的到底是不是朋友。

說到底那時候都是有私心的。一個人太孤獨也好被對方吸引也好都是那時候讓伏見朝臉上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八田伸出手、八田對著給自己臉上擦醫用酒精的伏見哭得稀裡嘩啦的理由。一次兩次聊個天借個作業考試扔個答案畢竟是一個班熟起來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到最後發現伏見猿比古其實也不像表面上那樣好好唸書是個好學生、也不是那樣聽話乖巧討人喜的時候八田也只能大呼受騙,話是這麼說,八田還是非常崇拜自己那個各個方面全面發展的好親友的。畢竟有他在的話什麽都做得好哇。方便又令人驕傲。

 

伏見猿比古自然也是相當享受這種待遇的,畢竟有個眼睛總是閃著光的小傢伙圍在自己身邊轉簡直可以把他十幾年來一直消失不見了的虛榮心全部從肚子里挖出來。講什麽都能讓他信,胡謅的氣象兵器也好生化武器也好,只要擺出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來八田肯定一副堅信不疑的樣子外加可以看到臉上兩抹可愛的紅暈。這可不得了,時間久了伏見看他的眼神都變了。於是隨性講大話的時間變成了想方設法哄騙八田的機會。不過很顯然這對伏見來講還是能夠完成的。開始是小心翼翼的親吻後來嚐到甜頭就逐漸開始做些膽大的事。學校嘛,等到沒什麼人的時候各種各樣的地方都能利用起來。保健室啊樓梯間啊體育器材室啊,八田也不知道伏見是怎麼搞到這些地方的鑰匙的,總之他要做的事絕對可以做到。而還不能完全理解這一切的八田僅僅覺得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就是陪陪親友,再說雖然難受但是有時候也、也舒服的很。

那個時候伏見每天都心情好的不得了乾脆安定地計劃起了以後和他的美咲兩個人一起生活的美好未來。现在看来簡直是給未來的自己豎起了不得了的flag。所以啊就算是聰明人也不要高興的那麼早。隔壁那個王隨隨便便燒個瓶子就能把八田給騙去了,而且伏見就算憋了一肚子的火又不能講,他覺得反正八田不會懂還不如不說來的乾脆。

但是兩人又不是小孩子了八田也不會一天到晚講著那些不切實際的妄想了。氣象兵器和機器人帝國之類的全部都該扔在兩人的十三歲十四歲和十五歲里了。等到八田真的來自己家把殘留的漫畫和沒通關的遊戲一起全部搬走的時候伏見才意識到該和這一切說拜拜了。

 

 

「什麽嘛。已經畢業了啊。」

 

 

 

 

 

 

 

等到八田美咲在多年之後要搬去新家,在整理東西無意間翻出那本寫滿了全世界只有两人才懂的古怪話語的筆記本的時候他驚恐的妄圖偷偷藏起來,可惜還是被一直以來都比他高上半個頭的同居人看見了然後輕而易舉地就搶了過來。所以當伏見久違地看見八田那副和好幾年前相仿的模樣的時候他也只能一把摁住八田的肩膀打斷好不容易進行到一半的打包了。畢竟是難得好的氣氛嘛。

评论 ( 9 )
热度 ( 23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