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關於美咲上次生病時候的事已經記不大清了、大約是我們上中學的時候——總之肯定是在那段最好的年歲里。去了吠舞羅之後美咲可沒給我什麽時間機會照顧他。再說他也好得很,平時別說感冒了連個噴嚏都沒有,我看就算我哪天把他整個人按進冷水里他也能立刻利落地爬起來甩甩頭發半點事沒有還能照樣給我一拳。而且那時候他嘴裡蹦出的盡是地盤啊夥伴啊今天的尊哥啊什麽什麽的每天都一個樣說著那些我不想聽的話,想必那時他的腦子里也是裝滿這些我不削一顧的東西吧。

那段時候美咲就算和我住在一起也不肯跟我多講些好話、只有在接吻的時候硬堵住他那張一刻不停講著那些我討厭的話的嘴他才肯安安靜靜地和我呆著一起——他要是真的生病講起胡話八成也都是這些東西,那我可拿不准要不要好好照顧他或者试著喂他點別的什麽藥看看。

  而現在他和他十四歲的時候一個模樣生病裹著厚厚的被子躺在家裡床上,滿臉通紅頭上頂著個冰袋非常好笑也非常可愛。這傢伙過了這麼些年也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有長,簡直讓我以為他醒來之後會抽著鼻涕嗡里嗡氣地向我哭訴他做不完的冬假作業和打不過的新遊戲關卡。

想想以前在我生病的時候他也照顧過我——話是這麼說,那個時候美咲可是連碗粥都不會煮的小鬼。悄悄跑去外面給家裡人打電話詢問怎麼熬粥聲音大得連樓上臥室的我都聽見了,我可懶得戳穿他。不過在那時候倒是能盡情地使喚他、他半句怨言都不會有,還親切得讓我直起雞皮疙瘩。當然了,之前他生病也是我去照顧的、畢竟我們倆在國中可是一天到晚黏在一起的關係。忘了是什麽原因了,總之是被美咲的母親拜託去的。

守在這傢伙床邊的時間可一點也不無聊,聽聽他講的夢話都能過去大半天、更別說他那隔一會兒就眯著眼睛坐起身來半夢半醒地問我要水喝的可愛模樣——對,就像現在一樣。

 

 他現在八成還沒醒,兩個小時之前吞下去的藥片藥性肯定還沒過去。像夢遊一般接過杯子的手還是發著燙的。看來體溫的依舊挺高,说不准是連著這幾年沒生病的份一起燒了。背上還在不停地發著虛汗看起來連呼吸都是帶有热度的——要是到了明天還是這副樣子就只能帶他去醫院了。現在我什麽都做不了,只能坐在床邊看著他。就算是美咲在生病時候的感覺一定也是難受的不得了吧,更何況這個熱血笨蛋不知道多久沒發燒、因為生病不能動彈的躺在床上了。現在就算我問他想吃什麽他也只會搖搖頭繼續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難得下床走幾步路看起來都有些腳步不穩,實在無法讓人安心。

 美咲喝完水看起來有些清醒了,坐在床上難得虛弱的樣子實在讓人想抱抱他,兩天下來就瘦了不少,連下巴的輪廓都變得比之前清晰多了。我實在無法干看著他披著被子坐着於是乾脆翻身上床坐到美咲身邊把他好好的塞進懷裡,用掌心撫摸他汗津津的脊背和脖頸。

 

我開始有些懷念他平時的那副樣子了。雖說吵鬧到不行但講話也好做事也好都整日帶著一副令人羡慕的勁頭。美咲就該那樣做事橫衝直撞給我惹下一大堆麻煩,沒事吵個幾句和我打上一架。惱人又可愛。

 

 

聖誕節不是說要去遊樂園玩嗎。家裡已經兩天沒開火了我一點也不想跟著你喝粥。草薙先生來電話問我你怎麼樣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講先說好我可不打算讓他們過來。冰淇淋和布丁都吃光了什麽時候出去買吧。冰箱快空了再下去八成只能吃外賣了。我該早點把你的薄外套換掉的。

 

 

 

「快點好起來吧美咲。」

 

然後像往常一樣和我吵上一架好好沖我抱怨對我的不滿吧。

這樣的你對我來說也是必不可少的氧氣一樣的存在啊。


评论 ( 12 )
热度 ( 37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