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Mr.Alice

愛麗絲pero

 

胡扯的睡前童話系列。

 

 

 

仙境啊永無鄉啊這樣的故事總是誘人無比。沒有衰老也沒有痛苦,時鐘除了提醒茶會時間之外沒有任何作用。


那樣的世界,大概是與夢境相連的吧。


 

 

 

『有客人來了。』

 

 

 

距離八田美咲睜開眼發覺自己在不知道什麽地方、大概是在個什麽洞穴里不斷往下掉已經過了足足了一刻鐘。——對,往下掉。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墜落的過程算不上可怕,若是除去八田身上那套讓他憋紅了臉的、不停向上掀起的藍裙子和白圍裙這說不定還能勉強稱得上是一場奇妙的探險。

幸好連同八田一起往下掉的還有幾本他從未見過名字的繪本童話和各種奇怪口味的果汁軟糖,以及花色不一數不清張數的撲克牌和幾個盛滿可愛顏色的液體的透明心形玻璃瓶。——這些足夠讓他充分相信他是在做一個足夠真實也過分糟糕的夢了。

 

既然是夢的話也就不用擔心突然落地會摔個半死之類的事了吧,說不定摔下去就能夠醒來?這樣想著鬆了口氣的八田費勁地把掀到胸口的裙襬壓到下面去。雖然這不過是徒勞但他實在不太想讓裙子下面的運動短褲直接露在外面、和他穿著的藍白條紋的長筒襪一起。

 

….該死這是哪門子的設定!八田捂著裙子忍不住咒駡出聲。

他簡直不知道該怎麼放他的兩條腿,因為現下不管作出哪個姿勢都實在來的太過詭異。女孩子的裙裝讓他太不自在了,更別說裙子上繁瑣的抽帶和層層疊疊的荷葉邊了。大腿根涼颼颼的、長筒襪又勒得腿肚子不舒服。穿著這玩意兒除了讓他的臉在不斷下落的途中止不住地升溫之外毫無用處。

 

 

 

『是個怎樣的孩子呢?這次的客人。』

 

『…嘛誰知道。啊說起來公爵夫人家的那隻野貓好像過去了呢。』

 

 

 

不知過了多久,八田似乎看到了地面。

 

著陸倒遠比想像中的還要安全,簡直像是從兩階臺上跳下來一樣輕鬆,落地的時候連八田腳上那雙黑色皮鞋都沒發出一點額外的聲響。久違地踩上地面明顯讓他感到踏實多了,八田立刻蹲下身去開始找他身上那條裙子的暗釦和拉鏈。可惜這是條後腰抽帶的裙子沒有其他人幫忙似乎完全無法一個人脫下來的樣子。手就算繞到後背解開了綁帶但是不抽開的話依舊沒辦法把勒著腰的裙子扯下來。長筒襪和皮鞋倒是一早脫了隨手扔到一邊、反正這個鬼地方也用積得厚厚的落葉和不知道種類的鳥類羽毛鋪了一地、非常柔軟,就算光著腳走也並沒什麽影響。

 

現在或許該去找找能回到地面上的方法。八田想。

話是這麼說,但在這種地方總不見得能有個電梯讓他再搭著坐回去吧。

 

到最後不知道轉了多少圈也沒找到出口的八田乾脆躺倒在地上,裙子被壓出摺子卷到大腿處也懶得去管了、反正是夢境也不會有什麽熟悉的人看見。頭上夾著枯葉也好領口的釦子開了也好都沒什麽關係。

但彷彿是爲了反駁他的自我安慰一般這個聲音毫無徵兆地出現了——

 

 

「你來這里幹什麼呢小姑娘。」

 

突然出現的熟悉聲線讓八田渾身一顫。他當然立刻知道這是誰、畢竟這聲音實在是太過熟悉了語氣也好聲調也好都和夢境之外的那個傢伙一模一樣——可是爲什麽他會出現在自己的夢裡?難道我要乞求他把自己搞出去嗎——怎麼可能光是想想就來氣。

 

「你看起來也不像是心之國的住人呢。你是從哪兒來的,小姑娘?」

 

「那是什麽…..等等誰是小姑娘!給我看清楚了死猴子,老子是男的!」

現在才發現稱呼不對的八田立刻氣的跳了起來。可惜又轉著跑了幾圈還是沒看見他所熟悉的伏見猿比古的身影。

 

「猴子是哪個物種?在不可思議之國里可沒有那種東西。那是因為你穿著裙子啊小姑娘——哦可惜看起來糟透了明明長得还挺可愛。先把領口的釦子扣起來如何?既然都是那麼貧瘠的胸部了——」

伏見悠閒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傳了過來。也許是外面?可是這里沒有門也沒有窗啊。

 

「都說了我是男的…......!你給我出來我真的想好好揍你一拳了。我怎麼知道我爲什麽會穿著這條該死的裙子!」

 

「別在意。性別在我們這里根本沒什麼說服力畢竟設定如此。就算是像這次的心之女王和公爵夫人那樣的人我們也要稱他們為女士呢。」

伏見慢悠悠地講著八田所聽不懂的話,他嘴裡的那些人八田當然也完全不知道。疑問實在太多了、多的簡直不知道該從哪裡問起——不過伏見顯然沒有給八田問這些的時間,至少在現在。

 

「啊你是想見我嗎?這可并不是什麽難事呢,不過在那之前先看看你裙子口袋里有什麽吧。它會幫到你的。那麼祝你好運——美咲。」

 

「喂等等….…猿比古!」

雖然看不見伏見,但是八田知道他應該是先走了。不過既然他話中有見面的意思那八成過上那麼一會兒就能再見了——就算是在夢裡八田也对这一点放心得很。雖然接下來的路大概要自己一個人走了但相比開口叫他留下來他當然寧可選擇前者。

 

八田伸手摸了摸口袋果然就像剛才伏見所說的一樣那裡不知從何時開始放著一個玻璃小瓶。看起來和剛剛在掉下來的路上看見的那些心形的瓶子一個模樣,除了軟木塞上有掛著用細小的字體寫著的【drink me】字樣的一小塊羊皮紙。瓶子裡面是淺粉色的液體——看起來完全像是一小管桃子汽水,裡面還有不少細小的泡泡。

 

 

...還是喝吧。總不見得會有這种可愛颜色的毒藥吧。

八田盯著看著玻璃瓶里的液體半天最後還是痛下決心閉上眼猛地把藥水往嘴裡一灌。

 

………。

 

剛剛就應該好好趴在這睡覺的!聽那個死猴子的話我還真是蠢………雖然蠻好喝的。

八田在昏過去之前迷迷糊糊地想。要是這是RPG遊戲的話這時候八成就該屏幕一片血紅然後出現Game Over了吧。這也死得太快了…真丟人。

 

 

…對了,話說回來剛、剛才那傢伙是不是…….叫我名字了?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27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