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光合作用

吸血鬼pero。


吸血鬼伏見x人類八田。

國中時期背景。





現在是下午五點三刻。因為快入冬了天暗得格外早些。這裡是教學樓的西棟,用於堆放老舊的實驗器材和冰冷的藥劑和標本。綜上所述,這裡八成不會有人來。更別說還有常年以這個地方為背景傳出的情節版本數不勝數又精妙絕倫的怪談故事了。

 

當然啦——現在一個人走在這裡的走廊上、緊緊拽著揹包帶的八田可別提有多後悔了。

 

 

  “美咲,過來這裡。”

 

小心翼翼地四下張望著的八田美咲聽到這話的時候冷不防被不知何時站在實驗室門內側陰影里的伏見猿比古一把拉住手臂抱了過去。那傢伙的掌心也好懷抱也好都實在是太冷了。八田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也說不清是因為冷還是害怕。

這簡直是個危險的信號,八田清楚地知道現在這個在他耳邊喘著氣用嘴唇磨蹭著他脖子的人想要幹什麼——哦或許不應該稱之為人了。

 

對。這是八田美咲在不久之前知道的秘密。一個由伏見親口訴說的、用自己清楚的痛覺和溫熱的鮮血來證明的事實——他認識了近一年的親友伏見猿比古是個吸血鬼。

 

 

 “…別!你快放開我!”被伏見摟到懷裡本能回憶起被咬時痛感的八田心臟開始突突直跳。

 

那時候也是這樣、只是地點變了而已。被樓梯扶手上突起的釘子劃開了手的八田開始僅僅以為那些不正常的舉動只是好友的玩笑直到最後真的被伏見猿比古壓進近處的空教室撩起了襯衫、用令他渾身發燙的觸碰和親吻封住了來不及罵出髒話的嘴唇,他才意識到自己的現狀有多糟糕。緊接著就是頸窩,被冰冷尖銳的牙齒貼上脖子可不再是什麽情人之間的愛語。甚至因為當時實在太疼了,八田直到看到緊貼著自己的伏見喉結滾動、嘴角滴答流下些許暗紅色的液體他才開始因為恐懼渾身發抖。

 

畢竟那並不是鬧著玩的,更不是什麽用來消遣的遊戲。就算對象是常年和八田美咲唇齒相依的伏見猿比古,黨他抱住八田的腰把鼻尖和嘴唇埋進柔軟的髮梢和有著洗衣粉味道的衣領之間的時候八田也本能地感覺害怕極了。

 

“混蛋!你、你這傢伙再咬我我會死的!”

八田美咲努力控制住自己發顫的嗓音,試圖推開緊緊箍住自己腰的手。他開始後悔接到伏見電話時候二話不說就跑來這個人煙稀少的西棟了。現在糟透了,八田想。要是真再被這個傢伙咬上一口自己可拿不准是不是能夠活著回家吃到晚飯。那可不行,書包裡還有早上伏見塞給自己的已經通了大半的遊戲存檔,怎麼說也得走完一週目。可就是這個傢伙、幫著自己打了大半的遊戲每天陪著自己、甚至連幾個小時前的午飯也是和他靠在一起吃的的傢伙。現在卻眼睛發紅喉口發癢地盯著自己像是在看著什麽甜美迷人的東西。

 

“可是現在不能咬到美咲的話我說不定會死啊。”伏見握住八田想推開自己的手輕易地牽起來接著低下頭親吻八田因為害怕有些發冷的指尖。

“我好餓啊美咲。”

 

「你中午不是搶了我兩塊雞腿肉和一對炸蝦嘛?!餓個鬼啊!我只有吃西蘭花和胡蘿蔔的份肚子也還沒有叫….」

只能腹誹的八田決定別過頭去不看伏見的眼睛,他的眼睛在這時候會格外好看,透明閃著微光的簡直漂亮的和昂貴的寶石一樣。八田一點都不想在這時候被這雙眼睛迷住,那他肯定會忍不住把自己的脖子伸過去湊到伏見嘴唇底下。親吻也好動聽的情話也好前幾次伏見都已經耍過這樣的花招了,他可不能再在同一個地方跌倒。

 

“我給你帶了番石榴汁,不用謝。我覺得這玩意對你比較好。”八田非常乾脆地沖扔在課桌上的揹包揚了揚下巴。

“你啊…血、血這種東西喝多了你還會上癮對吧!我可不信你真餓了,我脖子上的傷——不管新傷還是舊傷一個都還沒好………”

 

“真絕情啊美咲。那種連甜味兒都沒有的飲料給我有什麽用呢,對我來說不過是白開水的味道罷了。這可壓根不能填飽我的肚子。”伏見溫和地看著八田并把手放在對方的脖子上。他開始懷念他的美咲的鮮血了。甘甜的、滾燙的還有與自己無緣的陽光的味道。

 

“把你的手拿開猿!”八田擺出一副兇狠的樣子沖伏見齜著牙,像只準備進攻的小型犬。

“你再這個樣子我就把你交給………”

 

說到這裡的八田明顯哽住了。畢竟現在站在他面前的伏見猿比古並不是之前那個他所熟悉的人,這傢伙現在身處的世界也好規則也好都和自己一直以來所知曉的並不一樣。他一瞬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交給什麽?不會是警察吧?哈哈那可不行呢。我來教你吧,那種傢伙是獵人。”伏見毫不在意的順著八田沒說完的部份講了下去。

“你可以把我交給他們,接著他們會殺了我——用那種我們都沒有看過的銀質武器。哦也說不定和漫畫書和科幻電影里的傢伙們一樣。”

 

“然後。”伏見微笑著執起八田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心臟的位置。那種笑容就算是八田美咲也並沒有見過。

 

“砰。”

 

伏見握著八田的手擺出個槍的姿勢。然後輕啟嘴唇吐出這個音節。他直勾勾地盯著八田,滿足地看著對方逐漸皺起眉頭睜大眼睛咬住下唇。他的美咲總是這樣半點不會掩飾自己的表情。真是可愛。

 

“懂了嗎美咲,簡單吧。”

 

意料之中八田沒有任何反應也不再像剛剛一樣跳著腳大聲說話了。

 

啊,是嗎,是真的害怕了啊。伏見想。現在才知道嗎,我說到底只是頭野獸這件事。

 

 

 

“……真的有那種人嗎?”過了好久八田才垂下眼小聲說。

 

“有啊,雖然我還沒見過就是了。想見也很容易啊,只要跑去——襲擊人類就行了。”伏見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怎麼了美咲,不相信嗎?我會做哦,對我來說只不過是簡單的狩獵行為而已。”人類世界的良知啊法律啊道德啊都與我無關呢。

 

 

 

“…..啊難道是不想我做這種事嗎?”那就親手餵飽我吧。

 

 

 

 

「又繞回來了。真是不能和他多廢話。」

 

 

“咬那邊!這邊紗布都還沒拆好嗎!”八田用力推推對方的頭。未果。

 

 

 

「下次應該揍他一拳就跑。」

 

雖然是這麼想。但最後八田美咲的腦袋里也只剩下疼疼疼和疼了。

 

 

「去他媽的快感。有個鬼啊。」


评论 ( 5 )
热度 ( 49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