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八田貓拉麵館

    噓不要吵醒他。

 

 ————————————————————————————

 

 

   你也聽說過的吧,都市傳說這種東西。

 

   雖說大部份特地加入了什麽鬼神之談讓人聽起來覺得毛骨悚然。但也總有幾個結局是溫馨動人治癒人心的吧,又或者是可愛到不真實的那種。

 

   姑且也讓我來講講這個故事吧。

 

 

 

 

 

 

 

 

“伏見先生聽說了嗎?現在大街小巷都傳的沸沸揚揚的流言。”

 

——既然都說了是流言了,所以到底爲什麽還要特意來問問我。

 

 

 “秋山君。”伏見猿比古維持著三分鐘前的姿勢沒有一點改變——看起來只是因為要倒茶水順便經過的秋山硬是給他完完整整敘述了一遍那個在他聽來實在可笑的傳言。

 

伏見現在看起來簡直比剛起床的樣子還要可怕。

 

  “你如果這麼閑的話麻煩去把自己的工作完成好嗎。我可不想因為下屬的原因延長下班時間。”

 

 

  “萬、萬分抱歉!我現在立刻去……”

 

伏見不耐煩地揮手打斷了終於反應過來自己觸到雷點的秋山的話,繼續擺出一副對一如既往的加班不滿的表情來。

 

 

啊簡直麻煩死了。

伏見猿比古拽了拽自己的頭髮,他覺得最近自己掉髮的趨勢愈發的明顯。他可一點也不想在成年之前就禿頂。

 

 

不過在八個小時後——當終於在午夜前午夜前加完班的伏見先生打算去便利店買個盒飯作夜宵的時候卻不禁想起了下午自己的部下講過的奇妙怪談。

 

 

這地方…原來有拉麵店的嗎?

 

伏見望著便利店邊的窄巷。那裡不知何時有了一家店面古樸的拉麵館。

 

 

【據說啊,到了午夜左右的時候在無人注意的空巷里會出現一家拉麵館。而且哦,那家拉麵館的店主居然是只貓哎!雖然聽起來很美妙…..但是據說去過的人都沒有回來了……..】

 

 

這種可笑的傳言難道不是哪個重度貓控編造出來填補自己空虛的內心的嗎。這種故事也好意思稱為都市傳說?

 

難道這是什麽定番?因為聽無能的屬下講了這個該死的故事所以豎起了flag?

 

 

 

 伏見乾脆的扭過頭朝自己宿舍樓走去。他可沒那種多餘的好奇心去探險,又不是哪個空有冒險精神的笨蛋。

 

但令他驚訝的是自己明明走的是便利店的反方向卻在前方不遠處又見到了那家拉麵店。簡直是個什麽恐怖故事的基本套路。

 

這樣一家看起來不太起眼的小店門口點著兩個小小的紅燈籠,老式的木板招牌上寫著八田貓拉麵館幾個字。

 

 

 

…..八田?

 

 

伏見停了下來。雖說不是什麽少見的姓氏,但是和那傢伙掛上鉤的事情他總是莫名的上起了心。

更何況,那種熟悉的姓氏還加上了個、與原角色完全不符卻又非常可愛扣人心絃的貓字。

 

 

 

那個笨蛋、該不會和都市傳說牽扯上些什麽關係吧。比如說本體是只貓、貓的樣子只有在午夜才會出現才什麽的。

 

 

這麼想著的伏見竟然真的拉開店門走了進去。

 

 

 “啊歡迎光臨!”

 

 

“……….”

 

 

……還真是啊!!!

 

 

這樣元氣的聲音出自伏見猿比古不能再熟悉的那位棕發小個子。話是這麼說,可是那位平時作為吠舞羅的小隊長、拿著滑板一副痞子相但又有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的八田美咲怎麼想也不可能這幅樣子出現在這裡。

 

——講話時會抖動的長在頭頂的耳朵、一直不斷晃動的身後的尾巴。不像是什麽奇怪的道具,看上去真實極了。

 

實在太可愛了。伏見內心完全愣住了,但還是故作鎮定的走上前去坐在桌子前。

 

“…..爲什麽會在這種地方,美咲?”

 

“誒這位客人知道我的名字嗎…..不過可以不叫么我不太喜歡這個名字。”

八田的耳朵顫了顫,明顯皺起了眉頭。

 

怎麼回事,因為遇上了奇怪的異能者?伏見握著手裡的杯子打量著眼前的八田想。視線黏在他身上完全不想挪開。

 

無論是身材還是外貌應該是美咲不會跑了。難道是因為哪個異能者的奇怪能力。

 

 

“先生…這位先生請問你要吃什麽?本店的胡蘿蔔拉麵備受好評哦。”

 

“爲什麽是胡蘿蔔。我不吃蔬菜美咲。”

 

“都說了請不要叫我的名字!”八田貓看起來有些炸毛,尾巴奮力一甩,然後端起身邊的一碗拉麵就往伏見鼻子底下一送。

 

“請用!”

伏見看著眼前全是胡蘿蔔完全看不見拉麵蹤跡的湯碗。他大概知道爲什麽傳言中沒有人回來了。

 

 

“我們店的規矩。吃不完的人必須留下吃完再走!”八田貓用大拇指指指他身後一大桌拉麵,“沒關係量很足。”

 

 

伏見猿比古現在只想拿面前那碗只有胡蘿蔔的玩意兒糊八田一臉,然後摔門而去。

但是現在的八田看上去實在太過可愛。連生氣的樣子也是。

 

不過當他看著滿眼的胡蘿蔔,簡直想死。

 

 

啊啊胡蘿蔔好像在跳舞啊。在嘲笑我嗎。真該死。蔬菜都去死吧。

 

“好好吃啊。”八田露出個大大的笑容,“猿比古。”

 

 

 

 

 

 

 

 

 

 

 

 



“猿比古…..猿比古!喂喂醒醒啊!”

 

伏見睜開眼就看見了在面前晃個不停的八田美咲的大頭。他淺棕色的頭髮蹭過伏見的額頭,看起來似乎搖了伏見好一會兒的樣子。一隻手還握著從廚房帶出來、忘記放好的湯勺。仔細一看八田居然還穿著圍裙。

 

 

啊是在做早飯嗎。

 

伏見終於緩過了神。從被窩里伸出手來搭上八田空出來的那隻手。

 

“早安美咲。我醒了別搖我了,頭好暈”

“那是當然的囖!昨天好不容易草薙哥說要給你慶生——連艾里克和千岁都來了….你這傢伙居然拿了杯雞尾酒喝了就倒是什麽意思啊!真是…….”

 

 

“啊還不是美咲在那種地方吵吵鬧鬧的讓我頭疼。我也乖乖請了一天假跟你去吠舞羅了啊到底是誰過生日啊笨蛋。”

 

“……….”聽伏見這麼說八田目光忽然變得閃爍起來,“起、起來吃早飯啦!幫你向那個冰山女請假了,今天好好睡一覺吧你的黑眼圈看起來和被打了沒什麼區別……”

 

“真是溫柔呢美咲。還有我不要吃胡蘿蔔。”

 

“才沒放啦好了嗎!!”

 

“……對了美咲。”伏見突然開口叫住扭頭向廚房走去的八田。

 

“嗯?”


“學聲貓叫我聽聽。”

 

 

 

“………..去死啦你這變態!!!”

 

 

 

 

啊真是不可愛。

 

被湯勺重重地砸了頭的伏見躺著床上這麼想。

 


————————————————————————————

猿比古生日快樂!


恭喜成年請多和美咲做點成年向的事吧☆


评论 ( 9 )
热度 ( 33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