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夏季,幽靈以及神明大人

來自<夏の日と、幽霊と、かみさま>這首歌的梗。


總之是個溫暖人心的睡前童話。



————————————————————————————

「我啊,小時候,曾經見過幽靈。是個和我年紀差不多大的,很煩但是…的確有那麼點可愛的男孩子。雖然現在一點也看不見了,但還是來聊聊關於那個夏季的閒話吧。」

 

 

伏見猿比古也不記得是什麽時候可以看到那個幽靈了。總之是在某個和往年一樣非常炎熱的夏季。以至於伏見發現那孩子是個幽靈的時候還以為自己是被這該死的天氣給熱暈了頭才產生出了这样糟糕的幻覺。

 可是那时的的确确只有自己看见了,而和自己一起去後山神社參拜的長輩却是看不見他的。

 ——只有十一歲的伏見猿比古壓根沒有想到只是因為把目光偷偷放在那個穿紅色短浴衣的同齡孩子身上就惹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你這傢伙真的看的見我啊?!”

 “我也…我也不想看見你…你快點放開我!!!”

 

爲了確認這件事獨自一人跑去後山的伏見再次遇到了那個小小的幽靈。

 

看起來和伏見差不多大的幽靈少年大聲叫著然後用力扯住了他的襯衫領子。在得到確定的答案之後甚至把整個身子都撲了過去。弄皺了伏見身上被熨得筆挺的白色襯衫,連领口上的緞帶也不知道在哪兒被扯掉了。

 

 “嘖。”

啊啊真是煩人。幽靈也好妖精也好,我可不想和這種東西打交道,到底我爲什麽要因為這種程度的好奇心回來啊。

 

失去了耐性的伏見準備推開那個小小的幽靈的時候,手卻停了下來。

 

  ——……..這傢伙,在哭啊。

 回過神來的時候,身上那個似乎是幽靈的傢伙,正用手捂住通紅的臉大哭著,指縫里不斷往下漏著淚水,開始是沒有聲音地流著眼淚到後來乾脆開始放聲大哭起來,甚至連捂住臉的手也自暴自棄似的垂了下去。簡直像是受了什麽天大的委屈。

 

因為他實在哭的太慘了,連剛剛想推開他跑掉的伏見都看不下去了。但在這個時候忍不住想伸手幫他擦擦眼淚的伏見猿比古才發現不斷在哭的幽靈的眼淚是沒有實體的。

 

明明可以看到,也可以觸摸到身體,甚至可以感受到一點來源自那個男孩子身上的溫度。

但就是碰不到那些淚水。簡直像是冬天的快要融化的雪一樣,還沒握在手裡就消失得乾乾淨淨一點不剩了。

 

 

“……你在哭什麽啊?”尷尬的收回手的猿比古問。

 

“我..我才沒哭!”小幽靈提起袖子擦了擦眼淚,“….就是、就是有點驚訝。我一個人在這個破地方呆了很久很久,你還是第一個能夠看見我的人呢!”

 

小小的幽靈跨坐在伏見的身上嘟囔著,已經不哭了但是好像還紅著臉沒喘過氣來的樣子,看起來特別的好笑。

 

 

“因為一個人很孤單?”

 

明顯沒想到伏見會這麼問的幽靈立刻噎住了,瞪大了眼睛卻還是立刻結結巴巴的否認了。

 

“怎、怎麼會!我我我才沒有寂寞!你看我可以數數葉子,看看跳過去的兔子和飛過來的鳥,噢,每個星期總有些人來這裡參拜啊…..一點也不無聊嘛。”

 

 

“聽起來明明就很無聊。”

 

“………….那又沒有辦法,反正那些人也看不見我啊。對他們講話也好惡作劇也好他們都不會有任何反應。這樣下去……….總會覺得無聊嘛。”

 

這麼說著的小幽靈看起來简直又要哭出來了。

 

 

伏見猿比古盯著他看了很久,然後歎了口氣開口,

 

“……..也不是不可以。”

 “….啊?”

 “我說——也不是不可以有空來找你玩,反正我也沒朋友。”

 “誒..?誒?!!真的?!!真的嗎!”

 “真的,你先從我身上起來。”

 

 

 

         

「就這樣我和那個幽靈成了親友,這麼說似乎有點奇怪,但的確是那樣,那個傢伙每天都會坐在神社的石階上晃著小腿托著腮等著我,要是我有哪天沒去啊,他在第二天一定又哭又鬧的,簡直快要煩死我。」


「可就像是這種莫名其妙的相遇一樣,那傢伙也是在某天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的——一年半或者兩年吧,現在仔細想想我真和他還相處了蠻久呢。簡直像做夢一樣,我甚至說不定在他消失的前幾天還在和他討論那年夏天祭典上的蘋果糖和章魚燒呢。」 

 

 

 

“啊好想去…..聽起來真棒啊猿比古!”

棕色頭髮的和服少年坐在伏見身邊,舉著手裡伏見給他帶來的蘋果糖。蹬著小腿,一臉開心的樣子。伏見猿比古看起來長高了不少,之前的一年還和他並肩的幽靈少年到了今年的夏天已經比他矮上不少了——那是當然的,畢竟他不會長嘛。臉蛋也好頭髮的長度也好,都和伏見當年遇到他的時候一模一樣。甚至左腿外側的那一小塊淤青到了今年夏天也依舊還在。

 

 

“你要是能從這裡出去我早帶你去了。”

伏見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曬久了陽光非常柔軟,泛着淺淺的橙色的光。

 

和他熟識起來之後伏見知道了一些事,比如這個像是個地縛靈的傢伙不能從這個神社里出去,再比如說他不告訴伏見自己的名字。

 

伏見也試圖詢問過好幾次,但總是沒有辦法從他口裡知道。

 

“幽靈啊妖怪啊最忌諱的就是把自己名字告訴人類了嘛。”小小的幽靈總是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子這樣說,“雖然猿比古是對我來說是特殊的非常重要的人,但果然還是不能說呢。”

 

 

這天也和往常一樣結束了,黃昏時候伏見拎起包準備回去。被夕陽的暖金色包裹著的小幽靈向他揮揮手道別。他赤著腳站在神社門口的草地上,用力拉直身子晃動著手臂——看起來沒什麼肉,就算從伏見那裡吃了不少不帶重樣的糖果點心,但這傢伙依舊是老樣子。

 

那是當然的、我是幽靈嘛。

每次伏見那麼抱怨的時候他總是那麼說,聽起來沒有參雜什麽別的情緒只是單單的敘述一個事實,但的確是把兩人的界限給劃得清清楚楚。

 

 

“猿比古——!”伏見轉過頭看見小小的幽靈用手攏成喇叭的樣子沖他喊著,“明天,明天也要來啊——約好了!”

 

“嗯。約好了。”

 

 

 

 

 

 

 

 

 

“可是你說他最後消失了吧?”

 

“對啊、就算是天天做著這樣的約定,製造出好像這輩子也不會分開的樣子來,但他最後還是消失了。現在已經記不清是在夏日里的哪一天了,總之是個非常炎熱的時候——和我遇到他的日子實在是太相似了,以至於我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遇到過這樣一個幽靈。当然啦,那天找了他很久很久但還是找不到,後來我也會想那傢伙說不定那時就在我身邊呢。看見我不斷得、像個傻瓜一樣找他,說不定會笑我吧——開玩笑的,他的話一定會在旁边大哭吧,像他那種愛哭鬼……”

 

“……”

 

“…..你在哭啊美咲?”

 

“才、才沒有!”八田美咲立刻在床上翻了個身把脊背扔給伏見,趁機拿手抹了抹眼淚“你最後豈不是連他名字也不知道….那也太可憐了…………”

 

“…..所以啊都說了只是個睡前的枕邊故事而已,美咲你真當真了啊?怎麼到現在還有人相信世界上有幽靈妖怪這種事啊….哦美咲的話例外,你不是直到去年還相信有聖誕老人么。”

 

“住口啦你這混蛋!我只是想聽個睡前故事而已你在講什麽啦!”

 

 

伏見看著自己那個非常非常可愛的、小小的戀人,伸出手用力把他抱到懷裡,然後臉頰貼上他的脖頸,繼續用剛才講故事的語氣敘說。

 

“這就只是個故事而已。至於信不信是美咲的事了,如果是真的話那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因為他一定會在我的生命里出現,然後在我面前大大方方的說出自己的名字,那時候我也會一遍又一遍反覆叫他的名字來迴應吧。”

 

 

 

“懂了嗎,美咲。”

 

 


评论 ( 5 )
热度 ( 18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