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一方通行

說謊是要吞千根針的哦。

 

【好悲慘。說出來就輸了吧。】

 

 

這樣的悲哀又扭曲的愛意。總有一天也會好好傳達到你那里嗎?

 

 

 

 

 

一方通行

 

 

  燥熱的空氣、吵鬧的蟬鳴、無聊的夏天。

 

 

 

令人煩躁的青春期。

 

 

“嘖美咲,水都甩到我這兒來了…..你是狗嗎?”

 

“什麽啊?!猴子虧我還覺得這個動作超——帥的啊!八田美咲維持著剛剛那樣拿著礦泉水瓶沖自己臉上倒水的姿勢——他似乎覺得這樣特別像動畫里運動健將,打籃球或者踢足球的那種——個子有一米八多的那種。然後證明似的再次用力甩了甩頭。

 

 

 

“…嗚哇!死猴子你幹嘛打我!好疼啦!”

 

活該,吉娃娃。伏見敲完八田的頭之後隨手抽走他手裡的毛巾擦了擦濺到臉上的水,接著極具優越感的垂手把毛巾扔到比自己矮上不少的八田的頭上。

“多喝牛奶有助長高。什麽時候試試?”

 

 

“死都不要!要是我能喝這種超噁心的東西的話要你幹嗎啊,有本事猴子你也吃吃我親手煮的花椰菜嘛。”

八田不滿的從頭上扯下毛巾來隨手擦著濕噠噠的頭髮——看起來一點也沒變帥反而像只落水犬,渾身的毛都耷拉了下來。

 

 

“啊好熱好熱….真是的這種天幹嗎還要出來打機啊…猴子你是多無聊!”八田熱得把襯衫的釦子解開了兩三顆把半個胸膛都露在了外面,“還好我有先見之明帶了毛巾…..”

“哦是嗎我還以為你是爲了偽裝出自己是去打什麽街頭籃球的假象。”

伏見掃了眼八田然後扭過了頭,“天才——小個子選手…之類的。”

 

“閉嘴啦死猴子!!!!”

 

 

伏見伸手擋住八田揮過來的拳頭,兩三下就把他撩翻到了地上。

 

——公園後門附近的洗手池這裡,在這個大夏天的午後壓根沒什麼人。

 

 

“……..”

這傢伙…真瘦啊,肩膀也好骨架也好長得真小呢。啊幾乎也沒什麼肌肉…他到底前幾次在用那裡來力氣打架啊。伏見想,個子也不長,簡直像個女孩子一樣。

 

“喂!猿比古!你在發什麽呆啊?”

八田疑惑的撐起身子朝伏見眼前揮了揮手。八田從來沒有把這種程度的打鬧放在心上,當然也不會在意現在他的襯衫一邊已經滑到了肩膀下面,甚至連剩下的釦子也被全部扯開了。

 

 

“……沒什麽。起來吧別在地上打滾了。”

 

“我才沒打滾!”

 

這種事,只有伏見猿比古才會在意。

 

啊啊,該死的青春期。

 

 

 

 

 

“對了猴子!”

 

“怎麼?”

 

“那個啊….說起來不是快開學了嘛…那個………..我…….作業……….”

 

在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溫度也終於不那麼高得讓人受不了了。八田重新扣好短袖襯衫的釦子,和伏見走在回家路上的時候他突然這麼結結巴巴的說著。

 

“….嘛我就知道…….春假的時候你這傢伙可是在假期結束的前一天哭著撥電話給我叫我把答案報給你呢。不錯,這次學乖不少。”

 

“什麽!我才沒哭!….還不是那次一直通電話到深夜….我…..”

 

“胡說什麼,你不是寫著寫著就睡著了嘛。真是了不起啊美咲。”

 

“…..所以啦!這次讓我去你家寫作業嘛!吶….拜託啦!”

伏見看著雙手合十、用力低下頭傾著身子的八田,無奈的歎了口氣。

 

“…..先說好哦我可不做晚飯。”

 

“這種小事交給我啦!”

 

拋下慢吞吞走著的伏見,八田三兩下蹦到了前頭。頭髮在夕陽下看起來金燦燦的,脖頸到下巴形成一個好看的、年輕的弧度。光是側顏就可以看到他耀眼的笑容。

 

“啊啊先去趟超市吧….猿你家肯定沒什麽吃的吧。”

 

“你還真要做飯啊?”

 

“…別小看我!小心我全買蔬菜哦!!”

 

 

 

 

在吃了一頓完全沒有蔬菜的晚餐——伏見把八田購物籃里所有的蔬菜全部在結賬之前扔得乾乾淨淨,寫完了幾乎全部是伏見說出答案的假期作業——期間八田睡過去兩次,之後,伏見把一疊換洗衣服塞在八田懷裡並且告誡了他沐浴乳和洗髮香波的位置,然後把半夢半醒的八田推進浴室。

八田看起來迷迷糊糊的,伏見甚至覺得他在翻進浴缸的時候有講夢話。

 

…..這傢伙沒問題嗎….可千萬別淹死在我家的浴室裡………

 

這樣想著的伏見猿比古本著擔心親友的想法在十分鐘之後敲了敲浴室門。

 

“洗澡的時候別睡著啊美咲!”

 

沒有迴應。

 

 

…不會真睡著了吧……..蠢成這樣了啊?!

 

“美咲….?八田?喂喂你還活著嗎……….我進來了啊?”

伏見拍了拍門之後浴室里還是沒有一點迴應,他皺著眉拉開了浴室門。

 

“八……”

 

但是他沒有能講完。因為被兜頭潑了一身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罪魁禍首毫不在意的光著身子半跪在浴缸裡,看起來笑的簡直快要岔過氣去。

“猿比古你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白癡!

 

伏見陰沉著臉伸手抓過一邊的淋浴噴頭十分乾脆得網八田美咲臉上澆去,非常利落,跟澆花似的。

 

“…唔…!住手啊!”

“你先動手的。搞的我全身都濕了,你是小學生啊?!”

“這有什么關係嘛猿你也一起洗啊。”

 

八田用力甩了甩頭,看起來像只在甩乾毛的小型犬。皮膚因為在溫水里泡久了有點泛着紅。

 

“正好幫我洗頭髮啦!你家都沒有浴帽….”

 

“我才不會用那種小孩子才用的東西。”

 

雖然不停地和八田鬥著嘴,伏見還是拿起洗髮香波抹在手上。

 

“你可別動啊到時候香波進眼睛了別亂叫。還有你…好歹圍塊浴巾啊。”

 

“有什麽關係啦都是男人。”八田晃著小腿嘿嘿得笑著“真舒服啊猿比古。”

 

他看起比想像中的還要再瘦一點,太陽沒照到的皮膚都白的要命,現在因為體溫都變成了淡淡的粉紅色。特別是脊背,只是稍微有點肉,甚至連腰窩都可以看的很清楚,在浴室的燈光下泛着好看的光。

 

 

他現在就這樣毫無防備的在你面前了,不做點什麽么伏見猿比古?

 

用好聽的大話欺騙他吧,然後就可以俯下身親吻他觸摸他了,就像你一直想的那樣。

 

 

“好了,自己沖乾淨。然後給我把頭髮吹乾再去床上睡覺。”伏見站起來渾身濕噠噠的往外走。

 

“誒不一起洗嗎?”

 

“不了。我可不想被你弄一身泡沫。”

伏見頭也不回就拉開門徑直走了出去。

 

 

 

………沒自覺有個限度啊笨蛋。

 

 

 

 

等伏見洗完澡回房間八田已經睡著了。他的睡像完全不能說好看,鼻子皺起來、身體蜷成一團,肩膀和腳丫都被留在了被子外面。他好像也沒發現自己把整條被子橫過來蓋了。

他甚至連頭髮也沒完全吹乾,只有額前發是乾燥的,腦後的碎髮因為潮濕幾乎把枕頭的一小塊區域弄出水漬來。

 伏見就這樣站著床邊仔細看著八田,連要去拿風筒吹乾頭發都忘記了。

 

 雖然基本上每天都朝夕相對但是仔細觀察對方的機會其實並不多,他總是蹦蹦跳跳的沒有一刻安分的時候,只有在上課的時候才晃盪著筆直的小腿撐著腮幫子擺出百無聊賴的樣子。

 

好想看看到底是怎樣的內核促動著這樣一個耀眼的人。然後俯耳聽聽他的心跳是不是和想像中的一樣,那樣的溫暖讓人安心。

 

好喜歡你啊美咲。

 

 

 

 

 

 

八田美咲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透,他對著不怎麼熟悉的天花板發足了一分鐘呆才想起來他留宿在伏見家的事實。

 

但是足夠睡得下兩個人的床上只有他一個人。他探出頭朝床下面望才發現打著地鋪睡著的伏見猿比古。

 

搞什麽嘛猴子幹嘛不擠上來睡。

 

八田垂下腿抱起枕頭躡手躡腳下床爬到伏見身邊。然後輕輕把薄毯子扯過來一點挨着伏見躺下。

 

 

 

晚安,猿比古。

 





————————————————————————————

寫了點流水賬一樣的東西。我果然還是最喜歡中學時代的他們。


雖說是雙箭頭但是兩人都覺得是自己在單相思呢。



评论 ( 14 )
热度 ( 25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