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泡沫少年與廢墟之夢

敵對的三年間注意。

bgm請戳↓




  當八田美咲放下手裡居酒屋老闆額外贈送的宵夜,摘下頭上的印花頭巾,從褲子口袋里摸出鑰匙打開自己的小公寓的時候,他透過門外的路燈光隱約在房間里看到了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

   在八田想起家裡什麽值錢的東西也沒有,屋子裡除了上個好心房客留下來的舊傢具(他甚至連本存摺都沒有)之後,他終於確定那應該不是個小偷或者強盜。

   

  淺黃色的路燈光打在老舊的玻璃窗上,八田終於看清了屋裡人的側臉。輪廓已經不像讀中學時候那個年紀一樣柔和了,他下巴到耳朵根的弧度在兩人分開后一年比一年尖銳起來。

 

  就像我們關係一樣,猿比古。

 

  八田有些失語,把大聲的責難全都吞下了肚子。

  當然也沒有寒暄,兩人就這樣站著。伏見猿比古斜靠著窗,八田的屋子里很久沒來過這麼大個人了,他突然覺得自己家快要被塞滿了。

 

“這是你家,幹嘛不進來?”伏見抬起頭彷彿是剛注意到握著鑰匙呆呆站在玄關的八田一樣隨口說道。

 

“啊..哦……哦”

和白天路上的偶遇截然不同,安靜下來的八田美咲看起來乖極了。

 

 

  又到了這個日子啊。八田想,上次是什麽時候來著…兩個半月前?還是三個月前?

 

  不記得什么時候開始了,總之是那場劃清界限的爭吵之後,每隔幾個月之後八田就能在夜晚獨自一人的時候遇到伏見猿比古。上完夜班的路上或是在自己家門口。最近的一次之後八田把備用鑰匙放在了花盆底下,看來是被用上了。

    

“吃飯了嗎?我有夜宵。”八田揚了揚手裡的塑料袋,裡面看起來裝了兩盒壽司和八田路上買的咖啡。

 

“沒。”伏見在黑暗中搖了搖頭,他走過去坐到了八田的身邊,“難得不用加班到午夜,就趕過來了。”

 

“哦那我去熱熱啊。”

 

  八田要站起來的時候被重新按回了沙發上,伏見的手壓在八田的肩膀上。他看見伏見對他搖了搖頭,然後把頭埋在他的頸后。

 ——一個久違的擁抱。


“美咲。”他聽見伏見在他耳邊說,“我們沒多少時間了。”

   

    所以不需要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事上面。


    天亮之後我就會走,上次見面的時候連你的手都沒好好握住呢。


    不要開燈,也不要離開我,讓我好好看看你。

 

  “接吻吧。”作為擁抱的延續。

 

 

 

 

 

 

 

 

 

    八田美咲醒來的時候已經九點一刻了,當他撿起床下的衣服從昨晚自己睡的那邊床上起來準備去沖個澡的時候看到了在放在餐桌邊已經熱過的僅剩的一盒壽司。

   還有原來放在花盆底下的備用鑰匙。

 

   


  我家什麽時候變那麼大了。八田莫名的想。




评论
热度 ( 21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