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想寫點關於告白的東西。

都是bgm的錯【不

 


 

“所以啊你是怎麼想的?”聽到這樣乾脆直接了當的問句八田美咲顯然愣住了——有可能是他根本沒聽懂對方在說些什麽;也有可能,有那麼一丁點可能是在害羞。嗯對可能性很小,以八田的腦子來說。

  當然,也許是八田不想去思考在半分鐘前自己曾經的同伴、宿敵,然後到現在變成了無法言說的微妙關係的對象說的話——儘管這些話能從伏見猿比古嘴裡說聽起來就簡直像是個天方夜譚,和夏季的怪談,八田及格了的數學試卷一樣,非常非常的不可思議。甚至可怕。

  但的確從那個人嘴裡說了出來。八田美咲還在愣愣的腦內循環這句話的時候坐在自己邊上,那張擁擠的沙發里的另一個人發出了明豔不耐煩的咂嘴聲。

  “美咲——美咲,請問你還活著么——請理我一下好嗎,不然就吻你了啊。”

  “…….啊啊啊?!!不不不不!!”被吻字拉回了神的八田緊張得立刻站起來。他非常害怕對方在自己小的要命的房子里發情。即使只是一個吻,也會因為伏見那微妙的壓迫感以及少見的溫柔立刻在自己身上也點起火來。

 

   “那你的回答呢?”伏見抬起頭凝視著紅著臉的八田

他肯定在想什么奇怪的東西吧。雖然蠢蠢的但是也因為這個原因總是能想到奇妙的地方去反而讓人無法理解了呢。

 

   “或許我需要補充些東西。”伏見覺得自己有必要說些什麽能讓八田安靜下來的話哄哄他了,就像以前對著中學時代的八田說大話的時候一樣,一旦把對方說糊塗了就可以擁抱他和吻他了。

 

“你要知道”,伏見昂起頭看似非常認真而且坦誠的說“也並不會有什麽改變,也并不是什麽了不起的事,嗯…我們只需要一個新家,一張大一點的沙發,一張足夠舒服的床…..哦還有一次旅行就足夠了。”

八田終於把頭抬起來了。只是耳朵根紅了。

 

“北海道怎麼樣?只要不是太冷,我們可以去泡泡溫泉。”伏見隨口說著,信手拈來。但態度誠懇得像明天就要去向自己的上司請婚假了——當然只要能請的了的話伏見現在就會撥電話去請。

 

接著伏見伸手把八田拉了過來抱到自己腿上。對於伏見來說非常小只的身材,像隻小動物,可以直接圈在懷裡抱個滿懷。

 

“那麼你的答案呢美咲?”伏見湊近八田耳朵邊說

 

 “啊…哦哦。”小動物紅著臉點了點頭,這是他人生第一次被告白當然也是人生第一次接受對方的告白。

 

好了,伏見猿比古想,現在終於可以吻他了。

 

而八田的腦神經早在剛剛伏見用輕描淡寫如同討論晚餐菜單的語氣對自己說出了要不要在一起試試的時候已經完全繃斷了。

啊啊算了怎樣都好了。在接吻的時候八田美咲想。只要,只要對方是猿比古的話什麽都無所謂啦。

不是沒做過更親密的事也不是沒聽過對方溫柔的情話,但八田的確被伏見那不符角色的告白給打動了。

在一起什么的這種話….差点忘記換氣的八田在吻和觸碰的間隙深吸了一口氣

虧那傢伙已經不要臉到可以直率的講出來了呢。

還、還以為這輩子聽不到了……..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