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有为転変




D.Gray-man


Tyki Mikk → Allen Walker








“你死心吧没结果的。”


 


被丢了这么恶狠狠的话的青年也只是耸耸肩膀。他才不在乎这些,毕竟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虽然他也不是很清楚,但也说不准——


 


“明明你也很喜欢他,罗德。”


缇奇左手握拳敲在摊开的右手上,动作夸张。立刻收获卧在隔壁椅子里头小姑娘的一个白眼。


 


“那又不干缇奇的事!我可是女孩子!”


重点明明不是性别。缇奇·米克切了一声。懒得争辩。


 


“亚连啊,亚连!为什么你偏偏是驱魔师呢?否认你的身份,抛弃你的圣洁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


 


罗德举着书棒读,但读到最后也还是把嘴闭上了,抛弃家人这种事她做不出来,当然缇奇也一样。看啊,即使是缇奇这样,喜欢什么就去做的人,当时也老老实实地把亚连的心脏开了个洞,虽说事后那人讲述的时候带着不得了的浪漫主义色彩,但换到几乎死过了一次的另一个当事人头上可绝对谈不上是好事,就算缇奇有些时候脑子与脸背道而驰地糟糕,但也不至于笨到看不出这个来。


 


“罗德,相信我,你在少年心里还不如那个…..他身边那个双股辫的小丫头。”


 


“缇奇难道觉得亚连心里有关于你好感度那一栏吗,我才不信。”


罗德鼓起腮帮子,把腿搁在椅子上晃啊晃,随手甩掉手里的莎士比亚,家庭老师的作业烦的她头疼,隔壁的缇奇也是。


 


她喜欢亚连,一见面就喜欢了。可她心里有她的小算盘,在她心里亚连不仅仅是亚连,除去亚连这个人的躯壳,里头的内容物又是另一个家伙。然而她知道缇奇不一样,缇奇死脑筋,讲着喜欢就真是喜欢,打心底里的,单纯的不得了。


罗德突然没办法做说客来结束缇奇这场愚蠢的单恋。


 


“不管怎么说,亚连他也是十四任的记忆寄存体啊,时间一到就会消失的吧。认清现实吧缇奇。”


 


气氛突然僵硬了起来。


 


缇奇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罗德沉不住气抬起脑袋朝他那边探过去,却被迅速的敲了下脑门。


 


“?!做什么啊缇奇!”


 


“……我知道啊,这样的事。”


缇奇回想了一下,他掐过亚连的下巴,撞过亚连的额头,连他的心脏他都用这双手紧紧握住过。


 


那时候的少年,都是温暖的。




 


“老实说也有我没法接受的事呢。”


“不是有这样的说法吗,宿敌那种,他的性命不由我亲手结束的话我也没法死心啊。”


“我说啊,罗德,少年要是真的消失的话,我的恋情真的能结束吗。”


 


年轻的诺亚突然开始噼里啪啦的说话,他问题一大堆苦水也一大罐,不想明白不想做的事情太多了,他是继承了‘快乐’的诺亚啊,怎么货不对板,不合实际啊。


 


“闭嘴吧你,再说下去我怕你要哭。”


罗德听不下去了,她想把耳朵堵住,她放弃了,她劝不住。


 


“得了吧,你要是真的喜欢他就在他消失前跟他说清楚吧。再说了,要真是你喜欢的那个少年,真的会这么轻易消失吗。”


 


“有道理。”说着那家伙腾一下站起来。他想起在教团地牢里饿了好几天的可怜虫。太惨了,得赶紧把他接出来。


 


“走吧,我们去救他。”


缇奇拿起斗篷,朝椅子上的小姑娘招呼。


 


 


 


 


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来听听我的话语和情诗吧。








#结果反正到最后也就吵了一架(出息


#恭喜驱魔TV二期!这么多年终于等到啦,激动!

评论
热度 ( 15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