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我们的主公其实是个好人。虽然脑子不太好,胆子也小,运气还特别背。但疼爱我......我们的心是真的,打心眼里的。”

 

加州清光如同背诗一样地歌颂着。只可惜面前的听众只有一位。那把刀听完不拍手也就算了,还甩脸色给他看,不卖他面子。朝他翻翻白眼。

 

“讲重点。”大和守安定眼皮也不抬。

 

 “…..主公说想要鹤丸国永。”

 

 

这事人竟皆知。可天不遂人愿,半个月下来连个鹤丸的鞋跟都没摸到。为此他们的审神者已经拽着刀账偷偷在被子里哭了好几回了,长久作为近侍刀的加州清光心疼不已。

‘明明我只想要把鹤丸,三日月我连想都没想过!’审神者关起门来这样喊着。

 

她对人家家里的鹤丸国永羡慕不已。

她甚至揶揄过加州清光,

“我们去把别的审神者家的鹤丸偷来吧!”

于是清光只能迅速捂住那个拿着纸巾不停按眼睛的小姑娘的嘴。他看着隔壁整装待发的长谷部,他怕极了。

 

“这是犯罪。我虽然深爱着主公。就想她爱我一样,可是这不允许。她会被取消审神者资格的。”

加州清光义正言辞。

 

“你明明也不想让她捡着这把刀。我们家这位每次锻刀都领着你去,你心里头肯定祈祷一万遍不要让她赌出鹤丸国永吧。”

大和守安定打了个哈欠,嗤笑着反驳。毕竟是同侍过一主多年的刀,对方想什么自己抬一抬眼皮就能知晓。

“我说啊,以她的性子,她总有一天会从厚樫山带那家伙回来的,你还不如珍惜现在你做她近侍的日子。”

 

 

“不会啦不会啦,”加州清光微笑冲他摆摆手,“你知道的,只要队长是我,就完全没有问题。”


评论
热度 ( 4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