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安清】想い

#刀劍亂舞

#沖田組注意


有些话总要说开的


那家伙有时候说的话他也不明白。就像这时候,被莫名其妙塞进原本单单安排给加州清光的房间,大和守安定一头雾水。那家伙——同理还有那个小姑娘,小丫头,这样那样的,对审神者的叫法,被加州清光听见是要气死的。他似乎对这位新来的年轻主公很有好感,大约源于那人对他作为初始刀独有的特殊对待。以至于加州清光的房间是单人的,刀装和马匹是最好的,连抬头看看等级都是最高的那一个。

这么说来,突然被安排进这里来,似乎也被爱着了吧。大和守安定边铺床边想。

紧挨着他床铺的前任、现任同僚加州清光似乎去洗澡还没有回来。等回来又会吵吵嚷嚷个不停,安定头疼不已。

隔壁的和泉守和堀川已经来问候过了,说到底作为一把打刀,他来本丸的时间可以算得上是晚的。堀川笑眯眯的透露说那时候清光还因为在路上捡不到你急的不行。

见人就问有没有见过兼桑的是谁啊。大和守冲着往日的同僚摇摇头。再说,加州清光急着捡自己干什么,怕没人帮他种田还是没人陪他打架?那种事,谁都行吧。

 

“喂,发什么呆啊。”一直被安定在背后嘀咕的那把刀,换掉了平日里穿着的扎眼洋装,总算是看起来顺眼一些了。

“没什么。我听堀川国广说,我没来之前,你急着找我?”

“?!咳咳——说什么蠢话啦那个笨蛋!啊啊没有的事…….啊说起来,你明天要出阵吧?跟着一队哦,快、快点睡吧,到时候拖我后腿我可不会来照顾你!”

加州清光看起来有点紧张,一把扯开被子整个儿裹了进去。

然后又立马被边上跪坐着的那家伙一把掀开被子扯起来。

“头发,还没干。睡什么。”

安定这样干惯了,早年的时候,冲田总司身边只有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这两把刀的确是可以称的上无间了,至于亲不亲密嘛,与其说是看什么时候什么年份,还不如说是看什么境况什么心情。

“….我看还是向主公谏言让你带着小鬼们去远征好啦。”清光不满的嘀咕着。但也还是捋捋头发,盘腿坐直。“好歹同僚一场,那时候主公刀账上记录的刀屈指可数,我知晓的刀又不多,看见和泉守和堀川的时候多问了几句而已,你别多想。”

什么多想,有什么可以多想的,安定思前想后觉得现在清光说出口的话最能让他多想了。不过他讲出口的话,脑袋里想的东西,安定一向是懒得懂的,也懒得再问。

 

“我还以为多年不见,你有什么话要同我讲。”安定想起那时候,清光断的是脖子,没多久就不见了,连说句话的机会也没有。这样细细想过,感觉自己脖子也有点疼了。

“你那时候的表情像是憋了一肚子的话没讲。”

“嘛。’人之将死嘛。’”加州清光释然的笑笑。“你要是为我哭一哭,让我知道了我说不定会高兴了。”

“啊,还是算了吧。”清光过了一会挥了挥手,“你现在和那个人几乎一个模样,他肯定也不是会为我掉眼泪的家伙,还是算了。”

“成了吧,我也只会为他掉眼泪的。你也好,那个小姑娘也好.....”

“……你不也还是老样子嘛。”

 

这样说着,加州清光弓起上半身,凑近大和守安定,鼻尖对准鼻尖。

“这幅样子简直像他活过来了一样。眼睛也好,头发也好,不是一模一样嘛。”

“别摆出明显嫉恨的样子来啊。”安定想抹开对方的脸,凑这么近太碍事了,“我怕你会拧断我脖子。”

那人头发还没干透,水珠顺着对方的脸落到自己的脸上。大和守安定伸手想去扯开加州清光,可另一只手却一滑,戏剧性地带着挨着自己的那个蠢货一起摔倒在地。话是这么说,着地的那个依旧是安定的脑袋,还有被上头那人重重压住的脊背。

 

他是不是最近甜食吃多了。怎么感觉重了不少。

想这样开口的安定却没有办法开口,直截了当的讲,他的牙齿和自己的牙齿狠狠撞在了一起。有了人类的身体之后各个方面都不方便透了。而且现在不仅仅是牙齿,还有可怜的鼻梁骨,感觉快要断成两截了。

 

啊啊,是了,这就是作为人类的感觉啊。

安定条件反射的伸手扣住清光的后脑勺,他一点都不想继续用牙齿抵着人家的牙齿。再说用舌头缠住那人的舌头也轻而易举容易上手,动作一气呵成信手拈来。感觉却是远要舒服的多。

 

“….呸呸。”虽然一嘴的血,刚巧撞上牙龈了,疼的两个人都龇牙咧嘴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等到被安定放开,清光捂着嘴,愣了半天才挤出这么句话来。

 

哦。那真好,至少在他做出‘我真像冲田君’这样的结论之后吻我,没隔着我吻那个人。大和守安定长吁一口气,那么喜欢冲田君的设定用在我一个人身上就够了,哪还能再带着个他,那多没意思。

 

“嗯。我知道。”安定抬起手捂住嘴,闷声闷气的说。

“我其实真羡慕你,你这家伙,直到最后也好好被他爱着啊。”而我卻要看着他到最后。

 “喂,你可别哭啊….”加州清光知道,一讲起冲田,大和守安定的眼泪落得比谁都快。

 

“那再来一次?”

“随你,随你。”

想着总比让他哭一晚上要强,陪陪他陪陪他。好心人清光把自己的脑袋凑近对方的脖颈,毕竟是久别重逢。


评论
热度 ( 34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