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人生不公,人生不公。


 伏见猿比古思前想后觉得他和八田的关系总算是踏上了‘别人看来并不一般’的阶段。这么长时间下来也实属不易。虽然也有可能在念书的时候大约就有这样粘着的关系了,但毕竟比不上到今天两人一把钥匙一间房子来的直截了当、甜甜腻腻(大概)。

理是这个理。但说到底有些事情上没有说开,也不好说开。吊着也就吊着,什么都不做有时候也比做点什么要好上许多。就像现在,伏见坐在纸板箱上,八田站着干活。反正伏见装作没瞧见八田朝他那儿翻个不停的白眼,八田也没发觉伏见越过终端往他那儿瞄的眼神。既然互相都很受用,便也省了不少事。一直以来,一向如此。

 

“美咲。”

“干啥?”

伏见看着转过脑袋来盯着他的八田美咲,后者不知道怎么把灰尘揩到脸蛋上去了,两道灰印,花脸猫似的。眼睛却一如既往地精神,亮晶晶的发着光。

 

“什么时候吃饭。”

什么事都不干却能轻而易举说出这样话的伏见猿比古,毫不畏惧的仰着脸迎接八田美咲朝着他奋力丢过去的抹布,接着灵巧的躲开了。

“吃个鬼,我不养不干活的人。”八田挺起胸膛对着买了房子的伏见这么抱怨,“实在不行你赶紧装个网,我晚上想打游戏……”

“你终端里的贪吃蛇用不着网。凑合着玩,别给拿着初中文凭的我提技术性难题。”伏见立即睁眼所瞎话。

但说实话就目前来说,条件的确不容乐观。这房子里头灯都仅只有头顶一盏,厨房客厅和卧室挤在一起,八田开始试图在中间吊个帘子,却因为看着太蠢被伏见一票否决。现实说到底要比脑袋里想的那些粉色泡沫要残酷的多,便宜的租金哪能换来精装修的3LDK。思来想去,肥皂泡早都化成泡沫水了,新社会人的艰辛。

 

 “那你会干嘛,采购会吗,会吗。想吃晚饭的话快去。超市没不让初中文凭的你进去吧。”

“美咲的意思是,想吃什么买回来就行了吗。”

语闭伏见收起终端掸掸衣服站起身来,打算出门。八田听见这话才反应过来,赶紧一把扯下为了方便搞卫生而扎在头上的那块可笑花头巾,迅速跟到了伏见后头。

“等等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放松轻敌可就糟糕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绝对是一场恶战。

勇者八田为了拯救近一个礼拜晚餐桌上的最后一颗圆白菜,准备拼尽全力战斗。

 

 

“一盒布丁换三盒里脊肉怎么样,后腿肉也能考虑。”

“你、你哪里来的资格同我谈判,驳回!做饭的可是我,快把你的手放下!”

“吵死了美咲,你再往篮子里塞一个青椒看看,不行、竹笋也不行。不准吃,你也不准吃。”

“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没出息,吃点怎么了?不吃要早死你怎么不懂!”八田哐哐敲着购物车的杆子,引得周围两个主妇侧目,八田迅速红了脸连忙放下手。

“我不吃自然有我不吃的道理。就像你能别偷偷拿你妈给你的牛奶浇花吗。”

八田才不打算搭理伏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挑食有什么道理,说到底都是胡扯,不想吃还硬要找出个理来。

“那我怎么也不能吃了。”

“你说了吧,不吃这些玩意会早死,”伏见朝着蔬菜扬了扬下巴,接着厌恶地皱起了眉。“我都死了,美咲怎么能苟且偷生、陪我而去是正道。”

“……你还是赶紧去死吧猿比古。”

八田美咲有时候也在想,到底是什么驱使着伏见这人讲出这么直白不要脸的话。自我感觉好到了他这个程度,也着实是让人佩服。好在聪明人不管做什么都是能被理解的,再说八田也懒得花那些脑子仔细想想伏见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到最后推着肉类蔬菜和两大盒牛奶去结账的两人都没有好脸色就是了。情理之中。

 

伏见并不是没有料到这个结局,毕竟他吃蔬菜也有了要美咲喝牛奶的等价交换。买卖不亏,仁义也还在。可惜等到走出超市门,看着迎面撞来的青年,伏见三秒黑脸。他也有没料想到的事,就算他一直被八田夸头脑好,现在也没办法。毕竟八田已经啊一声叫开了,他想把他敲晕带走的可操作性太小,还容易被过路的家庭主妇报警。他有些埋怨自己的反射弧,二百米内还有个小巷,要是刚刚迅速拖他离开情况怎么说也要比现在要好些。

 

“啊,这不是、这不是上次的那两个中学生嘛。”

伏见闻言,眼皮一跳。

十束多多良氏族的能力说实话不怎么样,打架更不怎么样,记性却出乎意料的好。他有时在茶余饭后讲给安娜听的旧事,足够让草薙朝他脑袋上狠狠揍一拳。

 

“啊呀,是吗,你们毕业了啊。”十束看起来似乎非常乐意和八田搭话,可惜伏见并不太乐意。可以的话他现在想随便找个理由拉着八田跑掉。虽然十分钟前说着要同生共死的伏见,可看着笑呵呵的八田,完全找不出借口来,痛心疾首。

“对了对了,上次提过的事情,怎么样。你有考虑吗?”

伏见自然是料到十束会这么问,最糟的情况。他当然不能让八田点下头,那个连他也查不出是什么来头的地下组织,他并不能确保他和八田能全身而退。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按照念书时候的套路,这时候八田显然该扭头问问伏见的意见。事实上他也的确停下了张开的嘴,露出一副可爱的蠢样子朝伏见看过去。

“….我们会考虑的。”

“啊,说的也是。毕竟不是过家家酒的小事情。如果想来的话随时来镇目町街口的那个叫homra的酒吧,来找我们。”

浅金色头发的青年看起来和善又温良,他还冲八田眨了眨眼,笑着同他们道了别。

“再见啦。”

“再、再见啊十束先生!”

伏见想不通为什么八田会对着这个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这么友好,在他看来这种成天笑着说话的家伙大多是搞传销的诈骗团伙或者游戏的最终boss在游戏前期扮猪吃老虎的模样。虽然两者差的有些远,但说到底可以归结为伏见对那个叫十束的家伙疑心极了,没一丝好印象。

他想揍八田一拳,叫他醒醒。这事简直比漫画剧情还要不可思议,那些家伙似乎真是会用不得了的能力,但看起来完全不干他们事。做个买卖还要签个合同呢,从古到今,尊崇的都是等价交换,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又不是月刊少年,他可不信他和八田的脑门上有主角光环这种东西飘着。

 

“可是他们看起来真厉害,喂喂猿比古,那时候你也看见了是吧。啪一下就把瓶子烧没了,简直和变魔术一样。要是能有那种帅气的力量的话气象兵器和机器人帝国什么的全都不在话下了,是吧!”

是啊是啊,要拒绝现在的你,未免也太强人所难。有什么办法,有什么办法才能让你别管那些、别管别人,好好闭上嘴,闭上眼乖乖在我编造的世界里呆着呢。

伏见望着八田闪着光的眼睛,突然回想起和他最开始见面的那双眼睛。好久不见,却变得比回忆里的更迷人了。他最后还是忍不住扭过头,“都说了再考虑了。走了。”

“行啦!”在伏见猿比古的侧眼的余光里,八田笑着抬起手腕锤了锤他的肩膀。一如从前。




(´・ω・`)简直想拿Fan老师的照片混更新了.....(被拒( ;ᴗ; )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