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小红帽paro

#2


八田美咲知道是他,作为一个年轻却优秀的猎人他当然有足够的把握确定眼前看起来像人类的青年是个成年了的健壮狼族。用他敏锐无比的第六感。

他没时间犹豫了,也不能给敌人机会。但说实话八田完全不会说谎,就算刚刚说出口的话他在几天前像记台本一样倒背如流,他还是希望自己刚才说话的时候嘴角没有抽搐,视线也没有心虚地移开,最好没有搓衣角也没有摸耳垂。‘狼可没那么蠢。他们比你想象的聪明多了,你必须在他们骗你之前骗过他们。’八田的导师,草薙出云——经常可以在猎人协会的排行榜上轻易找到他的名字。他经常这样教导八田,可惜纸上谈兵,没有经过实战验证的战术都是白搭。

是的,谁又愿意来这种鬼地方。

八田在这儿连吠舞罗的电报都收不到,这么偏僻的村子压根不会有电报机。没有联系的机会,也没有任何指导和提示。这是属于他一人的试炼。让他把所学到知识的转化作亲手挥舞银匕首掏出猎枪英勇地屠杀一头狼来证明他是一名真正的猎师。

他需要用狼的鲜血和头颅来交换自己作为猎人的资格与荣耀。就在现在。

 

“八田。”走在前面的年轻狼族的背影看起来纤长而冷峻。他浓绀的发色因为暗下来的天色逐渐被染成墨色。“天快黑了,这里并不安全。你还要继续走吗。”

“我没别的地方去了,先生。”八田握紧了篮子,“我只能往前走。”

伏见并没有接下去说话,他继续前进了。毫不在意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少年。

穿过花田,淌过溪流,拨开灌木。两人一直默契的保持着五步左右的距离。夜晚的森林里并不暖和,八田裹紧了身上的红斗篷也还不自觉地打着寒战。他不是狼,当然会感觉到冷。八田看向前边的青年,上身似乎只套着一件单薄的v领单衣。他看起来完全习惯这里的气候,也无比熟悉这里的地形。经常适时提醒八田注意脚下和头顶,虽然后者似乎对八田并不太受用。

 

“啊我说。伏见。”八田轻巧地往前跳了两步,把两人的距离拉近。他一伸手就可以拍上伏见的后背,“你啊,不冷吗。”

“别小瞧在这儿出生的人啊。再说了,我并没有露出膝盖和半截小腿的习惯。”伏见眼光往下挪到八田的腿上,笑道。

“什、什么啊,我有穿靴子,也有斗篷,裤子短方便行动!”八田朝伏见直瞪眼,“真是的,把我的关心当什么了啊。”

“那还真是对不起。我不冷,也不需要你的斗篷,用它好好裹紧你的脖颈和小腿吧。”伏见猿比古伸手熟练地拨开眼前的一片藤蔓和灌木。余光瞟到后头气得直跳脚猛朝他后脑勺挥拳的八田,忍不住笑了。

他觉得他真是可爱极了,伏见猿比古也见过很多人。有同类,也有人类。但是像八田一样浑身散发着太阳光一样暖洋洋喷香味道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些不得了的活力,不常见的表情在他身上仿佛都是理所当然一样,浑然天成。

“我们到了。”伏见转过身,下巴差点撞上八田的鼻尖。到底是什么时候和他离得这么近了。

“…..啊?哦。”八田后退一步,把手背到身后扯了扯衬衣下摆。抬起头朝伏见身后张望。

“这是哪儿?”

“这是曾经安娜小姐的家。”伏见伸手碰上铁门,比起他们刚刚走来的小路,门上的藤蔓根本算不上多。他找到有些生锈的门锁,用挂在脖颈上的钥匙轻松地打开了。

“不过,现在是我家。”伏见猿比古补充道。

 

现在情势的发展是八田完全没有料到的。他也并不觉得自己脑子有多好可以轻而易举地应付接下来发生的事,顺利全身而退。他没有多少武器,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硬拼过眼前的青年。他快没时间了,他必须在天亮之前用匕首刺穿狼的心脏。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为什么不进来?”伏见站在铁门后面看着愣在原地的八田。他眯起眼睛,抬手曲起修长的手指掩住唇角明显溢出的笑意,“你不敢啊?”

说实话不管是伏见神情还是他说出口的挑衅都让八田不爽极了。他并不想被一匹狼看不起。激将法对八田来说实在是意料之中的有用。

“有什么不敢的!”

八田抱紧怀里的篮子,把戒心提到嗓子眼。跟着伏见向房子里面走去。

 

房子里比起外头实在是暖和多了,即使里面并没有生炉火,但长期紧闭的大门和落地窗让屋内干燥而温暖。房里的东西放的井井有条,没有灰尘,地毯也没有发霉。而且这里就像外面看上去的一样宽敞。伏见站着主厅看上去简直像个贵族少爷。八田很快就被自己这种不切实际的可怕幻想给吓得不轻。

“你呆站着干什么。楼上是卧室,我大概能帮你找出张毯子来。运气好柴火够的话,你还能在房间里生个火。”

“…….等等。你不是说带我去找安娜的吗,既然她不在这儿,你把我带来这里做什么。”

伏见正在客厅的壁柜里找二楼卧房的钥匙,他听到八田的话忍不住停下手笑了起来。

“是吗,你终于发现了吗。那既然我都把你骗到这儿了我该干什么,把你养肥然后吃掉吗汉塞尔。我可不会给你把我踢进壁炉的机会的。”

伏见看着站在一边一脸蠢样歪着头愣住的八田,觉得他应该是完全没明白自己在讲什么东西,只能止住笑重新开口。

“现在天黑了八田,我熟悉这儿可不代表我知道这里下一秒会冒出什么东西来,野兽倒是还好。但是据说这里被野兽开膛破肚杀死的人类鬼魂会缠住旅者…….”

“住、住口!我累得不行,我房间在哪儿?”

“上面左转第二间,跟我来。”

伏见猿比古满意地转了转手里的钥匙串,转身朝楼上走去。

“而且安娜说不定会留下什么线索,比如日记本啊纸条啊小钥匙什么的。我住进来的时候可没好好翻过这房子,在这里探险可比外面带劲。”

“废弃的洋馆听起来比死者的鬼魂更可怕…….”八田嘟囔着。不过这儿实在暖和得让他犯困,他快要忘记自己究竟是来做什么的了。

“你看上去真的困了,可别在走路的时候睡着。”八田猛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伏见凑近的脸,他吓得急忙往后退一步。却忘了自己在楼梯拐角险些一脚踩空摔下去。

说是险些,其实是伏见一把住搂了八田的腰。在伏见看来,这个年轻人类娇小极了。可以的话他能轻而易举地把八田揽腰抱起来。

“哇你快放开我!”

“放开你你可就掉下去了。”伏见眯起眼睛看着八田。凑得太近了,八田觉得非常不自在,特别是和伏见猿比古四目相对、目光相接的时候。

这太不寻常了,这种低劣的错误照理说并不会发生在八田的身上。虽然经常被草薙先生教训说脑袋一根筋。但着并不代表他脑筋不好到连这种时候都会放松警惕。

 

“那至少你让我接触到地面,拜托了。”八田猛地直起身推开他,险些顶掉伏见的眼镜。

这时他才发觉那人眼镜后面那双浓绀色,蓝宝石一样闪闪发亮的眼睛。

啊。是这个吗。八田捏紧拳头。

是了,那双眼睛是,作为领头的野兽独有的啊。这个人,不,这匹狼难不成是这片森林的狼首领吗。

这可不得了。冷兵器恐怕没这么容易能伤得了他了。恐怕只有用上枪支,射穿他的心脏。

 

“我看看。”伏见猿比古靠墙站着,低头对上八田惊讶的眼光。无名指上转的东西不知何时从钥匙换作了把小手枪。

“你可真是带了不得了的东西呢。在那个方便行动的短裤下头。”

“恐怕你的篮子里装的也不会是葡萄酒和白面包吧,没人会觉得枪子儿和匕首美味的,年轻的猎人先生。”

他看着皱起眉头,神情变得尖锐起来的八田。满足地舔了舔嘴唇。

童话故事落幕得总比想象中要快多了,可以的话他还想看看这个可爱的年轻人的睡颜。可惜八田清醒得太快了,连一夜的时间都不肯留给他。

 

而现在他一见钟情的对象拔出了手里的匕首,微微弯下腰,作为一个真正的猎师无情地对着他。恋爱真是短暂,像是只只高唱一晚的夜莺。

把你关在笼子里的话你还会继续唱吗。

伏见挡下八田的拳头和利刃,并不轻松。这名猎人比他想象中的要强。

 

“我希望你别让我这么快咬断你的喉咙。”

伏见遗憾地说,伸手扼住被他一拳揍到肚子,躺倒在地的心爱的情人的脖颈。

评论 ( 4 )
热度 ( 41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