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姑且算个小红帽paro



他是在午后三点,也或许更晚一些见到那个少年的。因为天稍稍暗了,可是树林里又是不会明确的分什么早午晚的,他不禁开始想念起他那个镀银的雕花怀表了。因为作为一个浪漫派的完美主义者,他无比想记下这个时刻,他们相遇的时刻。作为数年来第一次一见钟情的证据。

他该再开心些才对,笑容对他来说是最好的修饰了。他挂在臂弯上的篮子里装着什么,是红酒还是白面包。他红头巾下的头发是棕色的吗,还是夹杂着金色的浅咖色。狼先生对这个闯入他地盘的年轻人好奇极了,他藏在树后的阴影处,脚边是一片矮灌木和小花田。他仔细地盯着他一见钟情的对象,他觉得自己非常喜欢这个突然跑来森林里头的年轻人,他想过去向他搭话,接着看这个少年把自己的红色小斗篷接下来,露出柔嫩年轻的脸蛋和健康小麦色的脖颈。那个孩子一定是个温柔的人,狼先生想。村子里一般人家才不会接近这儿,除了胸怀大志却没什么头脑的猎户,妄想拿狼首领的颈项来装饰自己的屋子。

 

“….哇,为什么会有人在这儿!”

很快年轻的狼首领的愿望实现了。他见到了他爱慕的人的面容,那位年轻人看着这边一脸惊讶,却温和地靠近他,轻巧地摘下红色的小兜帽。

年轻人看起来比他矮上不少。这似乎超过了普通人类和野兽之间的体格差距了,不过没关系,这让少年看起来更可爱了。

“抱歉,我本来想过来采束花送给我的长辈,吓到你了吗?”狼先生编着一本正经的谎话。

“啊没事,没事!我还以为这个森林里只有狼呢。你是哪儿来的,我没见过你啊….”

“我住在森林深处,我的家族很久以前就住在那儿了。你是那边村里的人吗,我们已经很久没和那个村子联系了。”狼先生用温柔的态度消除了年轻人眼底最后一丝疑惑,年轻人看起来不急着赶路也不像有什么急事。他盘腿在花田里坐了下来,把怀里的篮子扔到一边。

“我叫八田,村里人叫我来这儿送东西的。但我好像迷路了,糟透了。你呢?”

“伏见,伏见猿比古。”狼先生想起了他过去去过的山上,那里的鸟居后面寺庙。只要眼前这个年轻人用这个来称呼他的话他并不介意拿这几个字来作为自己的名字。

“….什么嘛!这什么奇怪的名字!”八田抓了抓他浅棕色的短发。没戴兜帽的年轻人露出了好看光亮的额头。他眨了眨眼,冲伏见咧开嘴笑,“我迷路还紧张的要命呢,还好碰到你了!”

“啊对对,安娜,安娜小姐的话,住在这儿吗。她的屋子要往哪里走呢?”

“不。”伏见皱起了眉头,他想他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安娜小姐早从这个森林里离开了。”

安娜是原本住在森林里的女巫,说是女巫,不过是被群不明事实的愚昧村夫赶来这个林子里的小姑娘罢了。她出生就无法分辨出世界上的色彩,这个可怜的先天缺陷却被村里人误认作神明诅咒。最终被赶出了村庄,到这片森林来了。

可这都是多年之前的事了,只有村子里的老人还拿这个吓唬爱哭闹不听话的孩童吧。

“可是村长是这么和我说没错啊,你是不是搞错了……..”

“你是村里人吗,八田。”

“….不,我是外乡人。”八田晃了晃脑袋,“我是旅人,来这个村子歇个脚。作为交换才答应村长来这儿送东西的。”

伏见低头想了想,他并不觉得那群人类会对外乡人格外殷勤照顾。没这么好的事儿。这段时间野兽袭击村庄的事件愈发多了,他们这时候骗个外乡人进林子,八成是作为饵食的。

 

“走吧八田。”伏见招呼年轻的旅人起身,天渐渐变得更暗了,呆在这儿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诶去哪儿?”

“带你去找安娜。”伏见伸手帮八田戴上兜帽,“晚上林子里风大,记得拿斗篷挡上些脸。”

“哇好、好的!”

 

八田应着,又拉了拉帽檐。他很感激这个温柔的陌生青年。他看上去真的很热忱,乐于助人。

趁着伏见转身,他蹲下身伸手抓住篮子,握紧了藏在篮子里头的银匕首和几枚猎枪子弹。

 “遇见你真是太好啦。”八田小声说。 



不摸鱼怎么对得起自己

评论 ( 11 )
热度 ( 46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