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依存癥



八田家對門搬來了新人家。隔壁的房子空了老久了,據說這次入住的是大城市裡頭的有錢人,周遭都傳開了,搬家公司的人今天上午會來。

八田家八歲的大兒子忍不住從客廳的窗戶朝外頭看,小孩子總有這樣可愛的好奇心。

“他們家也有小孩嗎?”

八田美咲把下巴擱在窗台上問在廚房里忙活的母親,說是要做點見面禮送去。他有些緊張,抿起了嘴唇,他一直以來都想要個講的來的朋友,最好和他一樣好說話玩得開。

“好像有的。既然是城裡頭的,說不準是獨子呢。”

那有什么好的,别是家里宠惯的小少爺,那可比麻煩鬼和惹事精更讓人討厭。八田美咲這麼想著,似乎並沒好好反思過自己平實到底惹了多少麻煩。

“那我才不和他交朋友。他要是連樹都不會爬,到了晚上就要哭那可怎麼辦?”八田覺得自己這麼說仿佛像個小大人,於是認真地挺起胸膛沖母親講著。

“美咲,不可以這麼說話。以前在夜裡迷路哭鼻子的可是你。”

說著八田太太順手把便當盒塞進八田美咲懷裡,“那麼等會你幫媽媽送過去吧,再過會兒要準備午飯了。”

“你不是很想見見隔壁的新朋友嘛,蠻好的機會。”

“嗯也說不準,說不準是個可愛的小姑娘。”最後八田太太衝著美咲的背影又補了一句。

 

如果給八田一次機會的話他是不會這麼快衝過去的,毕竟他實在沒看清那個從車上下來的小孩是男孩子還是小姑娘,光光是瞧見濃紺色的頭髮和比自己白上幾個度的皮膚了。更何況他因為急匆匆從家裡跑出來鞋子都沒踩好一跤絆在家門口的石階上摔得一頭扎進旁邊的小草坪里。還好飯盒是舉著的,不然要是摔了剛做的黃油曲奇,回去肯定會被念上半天。

 

“你在幹嘛啊?”

大概是因為在新鄰居前邊這麼直白地跌了跤,八田整整一分鐘不敢從地上起來,直到他聽見自己頭頂上有人這麼問。

“………..昆、昆蟲研究!”八田美咲就著舉著便當盒趴在地上的好笑姿勢撒著這樣沒有絲毫水平的謊。等他好不容易把自己的鼻尖從地上拔起來,他終於見到了蹲在自己面前的男孩子、自己那個新鄰居。看起來真的與自己差不多年紀,但是已經戴著副眼鏡了,不像是會鬧騰的人,臉卻是少見的好看。

“哦。”那人這樣冷淡地講,完全沒有打算憐愛下八田把他扶起來的意思,倒是伸手把飯盒拿了去,順理成章一氣呵成。

“這是給我家的吧?謝了。”

“……咦??”因為剛見面的男孩子講的都對,八田一時間竟也忘記自己該指責他什麼了。

“老頭子說要在家門口建個池塘養魚,你下次來的時候記得不要跌進去。嗯,那什麼來著,啊,美咲,美咲是吧。”

“什、什麼?!”八田除了說幾個語氣詞也就和他干瞪著眼了。八田美咲實在不願意承認自己女氣的名字和腦子沒城裡來的新鄰居轉得快的事實。

“我說你是叫美咲嗎。是的話點頭,…..啊果然了。”新鄰居拍了拍八田的腦袋,“好了,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了。”

“誒、等,等等!”八田終於反應過來騰一下拔地而起,“你、你叫什麼!”

“我?”他先指指家門口剛換上的銘牌,再指指他自己,“伏見猿比古。”

八田想,這時候他也該帥氣地報上自己的名字才對。顯然他已經把自己剛剛是趴在地上和伏見說話的事給忘乾淨了,於是他大聲沖伏見喊,

“我、我叫八田!”

“我知道我知道,美咲。我剛聽說的時候還以為對門是個女孩兒。還有,好好說話,別結巴了。”

“?!你這人怎麼…..!”

等到八田終於有機會大聲埋怨伏見的時候,他早端著飯盒消失在對門的玄關後頭了。

 

 

 

八田美咲這麼多年從未覺得自己交友不慎過,直到自己因為摔倒在自己鄰居的腳底下而和他交上朋友開始。他有時候想要是那天答應和鐮本一道去後山抓獨角仙就好了,那現在哪還用得著成天受伏見這人的氣。不過,相對的,他也別想躲在伏見房間裡抄完他的大半本暑假作業了。

好在八田之後再也沒摔過跤,更沒不小心跌進伏見家門前的魚池里。

 

“你抄完了沒?”躺在床上的伏見伸出條腿踹踹趴在地板上的八田的屁股。

“快了。你幹嘛,你爸在樓下我可不去端飲料。”

“你管他做什麼。”伏見翻了了個身,拍了拍床。他的床是八田的兩倍那麼大,“那上來,上來。”

“你躺了一上午了還指望著我陪你接著躺?想也不用想……”

可惜話音還沒落下伏見就從床上探出頭來,用手緊緊圈住八田的脖頸狠狠咬住他的嘴唇。伏见喉嚨口乾的要命,他已經躺著看了八田這麼久,他並不打算繼續再看上一整天。於是他利落地翻身下床,挨著他耳朵邊講,

“那我下來。”




....剩下的以后再說(「・ω・)「

评论 ( 10 )
热度 ( 41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