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半AU   致敬向     設定來自宮澤賢治<銀河鐵道之夜>

睡前故事,晚安✩°。⋆⸜(ू。•ω•。)



哐當哐當。哐當哐當。

 

 

“….喂。”

“喂,你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反應過來的時候八田美咲已經被那人一把抓住手臂。他看不清前頭拉著他的人的模樣,現下那人正背對著自己呢。八田想看看周圍人的樣子,卻發覺這節車廂有些空蕩蕩的,藍色天鵝絨的座椅上頭并沒坐多少人,往前兩個座位的窗子沒關嚴實,細小的雪花從外頭悄悄地擠進來然後迅速地融化掉。沒關係沒關係,這裡頭太暖和了。

 

“晚、晚上好。”八田磕磕巴巴地試著向拉著自己的陌生人搭話。他不清楚他是誰,這太不尋常了,他想去問問那人的名字,他看上去認得自己,但他的背影並不像是父母親認識的哪個長輩也不是學校附近哪個遊戲機廳的老闆啊。

 

 “去那邊坐下吧。”青年人最終停在一個車廂裡頭,這裡的人看上去更少了。

“那是我的位置,你可以坐在我對面。”他這麼說著便徑直走過去坐了下來。

 

雖然講著這樣的話青年還是冷冰冰的,面孔簡直和外頭的風雪一樣。他看上去並不像是多管閒事的人,八田忍不住想問問他是不是認識自己。可惜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呼嘯的風聲堵回肚子裡頭。列車似乎過隧道了。

 

“過會兒就到站了。在終點站之前趕緊下去。”

“誒?”

“馬上要檢票了。記住、別掏口袋。拿著這個。”

坐在對面裹著青色衣服一臉冰霜的青年盡在說些八田聽不懂的話了。讓他想起數學老師在補習課上揪著他的耳朵讓他背下來的算式。

緊接著,那人迅速地將一樣東西塞進了八田的手裡。和講出口的話的語氣不同,他的手溫暖又熟悉極了。八田覺得手裡握著的似乎是張紙片,他想攤開手掌瞧瞧,卻被青年握住手指阻止了。

“別動,別動。”男人搖了搖頭,樣子有些無奈。

“可是這是你的東西吧?我不能要。”八田著急地講,他總覺得這是件很重要的東西。他不能拿走。

“沒關係。現在沒什麼用了。”青年抬起頭注視著八田,八田這會兒才看清他的長相,的確是沒見過的模樣。不是自己的親眷也不是什麼常去光顧的商店老闆。因為實在是能說得上英俊的樣貌,見過一次的話一定會有印象的。

 

“你是國中生嗎。”男人指了指八田的校服。

“嗯!今年剛上國一。你看上去是社會人了吧!制服看起來真帥!”

聽見八田這樣的話青年先愣了愣,接著卻笑了起來,像是聽見了不得了的笑話。

“別開玩笑了。”他用堅定的不得了的語氣回答道。

 

“你怎麼一個人跑到這兒來,你的朋友呢?”

“他們啊。他們最近老忙的不得了,真是的,說起來好久沒聚了吧,把我這老大放在哪兒啊。”八田抱怨著,忍不住鼓起腮幫子。

“說不準他們是很差勁的人呢。”

“哇不會的!我不准你這麼說他們!我是他們頭兒,講他們壞話等於講我的!”

八田美咲一下子跳了起來。面前的男人依舊不動聲色地看著他,推了推眼鏡。

“開玩笑的。但還是給你個忠告吧,小鬼。”

“那都不算什麼。之後你還會遇到一個更加、更加差勁的朋友。別向他搭話了,記著,你總有一天會後悔的。”

那人這樣講著,語速放緩了很多。明明是在說著這種不好的話,卻莫名讓人覺得他難過極了。

 

“你——”

八田美咲想問問他的話是什麼意思,他實在不明白這個人講出這些話的理由。他想再和他多說兩句,至少知道他的名字。

可就在這時,列車員卻過來了。他看向八田對面的男人,問道,

“您還是不准備下車嗎?”

然後青年熟練、冷靜地點了點頭。

“這位、這個孩子,這站該下去了。”

“可是下站就是南十字星站了,現在下去太可惜了。”

“他有票的。讓他下車。美咲,快把車票給他。”

對面的人突然格外嚴肅又焦急地講。八田被他的語氣嚇了一跳,慌忙攤開手掌把車票遞給那個看不清面孔的列車員。

“….好的,先生,請往這邊。旅途愉快。”

於是八田起身跟著列車員走了出去,快要走出這節車廂的時候他回頭望了一眼那位還來不及問名字的好心的先生。那人還是保持原樣坐著那兒,盯著他剛剛坐過的位置。八田在列車上呆的時間太短也太不真實了,他甚至沒來得及想為什麼剛剛那個男人會說出他的名字,就從列車上消失了。

 

 

哐當哐當。哐當哐當。

 

 

四周都是漆黑的。八田覺得自己頭疼極了,腦子不清醒,四肢也沒力氣。過了一會兒慢慢有了光,接著漸漸地他聽見了媽媽的聲音,還有妹妹的、啊弟弟的也是。

“太好了,醒了醒了。燒發這麼高,擔心死我們了。”媽媽的聲音發著顫,啊,好像真的是睡了很久很久的樣子。

“媽…..”

“餓嗎美咲,你燒已經退了哦。已經沒事了。”

八田美咲搖了搖頭,動作太大還不小心把額頭上冰袋甩了出去。他覺得胸悶悶的,難受極了。說不出為什麼,特別想哭。

 

‘啊啊,那是夢啊。’

 

 

 

 

“我以為你會留下他的,猿比古。”伏見猿比古對面的座位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坐了人。和外頭已經停下來的風雪一樣,悄悄的。

“秋天快到了吧。看吧,快要開過龍膽花了。”伏見轉過頭去看了眼窗外,“留下他的話就見不著你了。”

“所以你把你的車票給他了?真可惜。”八田雙手托腮看著對面的伏見,歎了口氣,“你本來可以下車的啊。”

“反正你也沒辦法下去吧。沒必要。”

“我以為你最喜歡那個年紀的我了,留下他不是挺好。”

“少胡扯了。”伏見忍不住笑了起來,“你誇我青組制服帥氣這種事,太嚇人了。”

 

“也是,也是。”說著八田也笑起來,擦了擦眼淚,“下站、下站是哪裡來著。”

fin

评论 ( 16 )
热度 ( 22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