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在夢裡 在夢裡 見過你

晚安✩⋆



“初次見面。先生,請不要緊張。我只是想和你談談。”

眼前的男性是這次新的來賓。他看起來並沒有我想象中那麼急躁,說實話之前在和他通電話的時候是沒有對他來這兒抱有多大的希望的。他看上去年輕極了,比我想象的還要年輕一些。就算在面前座位上垂著眼睛也能發現他眼裡頭的亮光,星星似的。

我對他很有好感,這是比從前見過的任何一例患者都要濃烈的醇厚的喜愛。

我希望這能持續到診療結束,所以我對他盡可能放緩語速、壓低聲音。他像個小動物,我擔心嚇著他。

“抱歉,我是第一次接觸這種…呃,治療。我只是有些不習慣。”

“沒關係。”我試圖換上輕快的聲線,“我們可以先聊些別的。當然內容是不受限制的,想說什麼都可以。”

這下他看上去終於打算停下絞著衣角不放的雙手了。


“那個…..”

“你可以叫我F先生。”

“是的,F先生。”這麼說著他挺直腰桿,抬起頭看我。我終於看見他的眼睛了,那麼亮那么亮。

“你看上去是真的願意聽我說話的,F先生。他們不會相信我說的,多半是覺得我還沒睡醒,建議我再去店裡的沙發上躺一會兒。溫柔些的長輩會委婉地告訴我這是我這個年紀該有的,那種莫名其妙的情懷,建議我去試著談談戀愛。可是並不是那樣的,我清楚地很!我不會對那些可愛又嬌嫩的不得了的女孩子感興趣的!….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在戀愛,我有戀人啊先生。也許這講出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但請你聽我說,我的那位戀人,我並沒有見過,甚至可以說我並不認識他。”


我聽完了他全部的話。說實話,我有些走神了,這很不專業。但原因卻是眼前這位患者叫了我的名字,而且叫了兩次。那種感覺是很奇妙的,他用我給的代號稱呼我,這本是最平常的小事,可是對我來說,卻突然激動的不得了。

但是診療需要繼續。我必須和他繼續聊天,裝作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那你又是怎麼知道他的呢?你說過你們在戀愛吧。”

“說是戀愛,但更像是單方面的情感。不,並不是我對他,這點我可以保證。是他先說他喜歡我的。從我上中學開始,他都在我耳邊一直講個不停。”

“嗯,這很少見。那你喜歡他嗎?”

“先生,他以前這麼和我說過,‘因為我那麼喜歡你,你當然也得喜歡我。’對了對了,他就是那樣的人。這一點,是夠煩人的。”

這麼講著,年輕的病患笑了起來。是回憶起那人講的那種誇張得不得了的話了吧。那種過分卻又輕而易舉地把眼前的少年的心拴住的言語,的確是驚人的魔法。


“辛苦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謝謝您,F先生。”他對我用起了敬語,聽起來他並不慣用這個,舌尖打了趔趄。“我很高興能和您聊天,這讓我舒服多了。”

“我希望你下次不要遲到。八田先生。”

“我會的!只要我沒有打工的話!”

他抓了抓頭髮,臉大概紅了吧。悄悄轉身的動作比他笑起來還要可愛。


我多希望快些再見到他啊。再聽聽他的聲音,就和這些年一如既往地在耳邊環繞著的笑聲一樣。

评论 ( 15 )
热度 ( 23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