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星期天上午,八田美咲在新工作開始的兩個月之後終於有了個難得的休假。要知道這年頭休個假對他這個常年打臨時工的年輕人來說難度堪比要他在一年之內還完房貸。他本來可以睡到中午的,可是現在幾乎不可能了。甚至連‘幾乎’這個詞也是用於安慰心態消極、頂著黑眼圈一臉怒意的年輕人的。直白的來說,八田美咲今天的假期被彻底毀了。

至於那個罪魁禍首,毫無疑問是理直氣壯地將八田那窄小的起居室作為自己的臨時住處的伏見猿比古。他看上去精神極了,就算他并沒有睡多久。他甚至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成套的新餐具和一份今天的報紙。八田對天發誓他完全沒見過這些,至少在他醒著的時候。

 

順帶一提他也從來沒見過伸手夠不到桌子的伏見。

 

八田想沖著站在椅子上的伏見大笑,可是最後他發現自己并笑不出來。在他面前的小鬼抬眼朝他看了看,說實話這傢伙的眼神和兩天前在街上碰到時候的樣子沒什麼區別,可惜這副模樣的伏見沒法朝他拔什麼刀也沒法沖他惡言相向。畢竟八歲時候的伏見拎不起被丟在玄關的刀,用那張臉說出的話也並不會傷人。太沒有說服力。

 

“你呆站著幹什麼,美咲。”伏見坐了下來,動作順理成章一氣呵成,看起來絲毫不心虛。

“早餐。”說著他又開口迅速補了一句。

“憑什麼我要照顧你。你應該去幼稚園,那兒的老師對你這種小孩特別有愛心。”

“是啊前天我實在不該把你護在後頭,那現在八歲的就是你了。”伏見反駁,他講話的時候一向理直氣壯,何況是在他真有理的時候。“那樣的話肯定比現在好玩多了。”

“…….那我只求你把我送去幼稚園。”

話是這麼說了,可是嘴硬心軟的八田還是好端端去廚房給那人做早飯,他想總不至於猴子這輩子要打回重練,從頭來過?那還真是他的不是。雖說青衣服那群人呼啦一下就跑走說去抓那個權外能力者,但照著那些傢伙把變小了的伏見塞進自己懷裡的速度來看他們明顯只是誰都不願意攤上這個大麻煩,誰知道他們辦事效率怎麼樣。真慘啊猴子,人緣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差。

 

“我說啊,猿比古…”

“快住嘴吧美咲,這種小事情別來問我怎麼辦。我是一個活在當下的人。至少我還有十九年份的腦子。還是說你覺得憑我九歲的樣子我就養不起自己了?”

 

八田背對著伏見站著,手裡的鍋鏟生硬的停在半空中。說實話他只是想問問伏見煎蛋卷里要不要加蔥花。他清楚得很,現在的伏見一定洋洋得意並且覺得自己講的話帥氣極了。可惜這種伎倆騙騙幾年前的八田還行,現在八田好歹也是活了十九年份的,和伏見這麼多年處下來了,多少也懂了。

“還是你住嘴吧。”八田把裝著煎雞蛋和糖麵包的盤子扔到伏見面前,考慮著是不是要在他屁股底下墊上兩本書,“先想想怎麼夠得著盤子再說大話怎麼樣?”

“真過分啊美咲,這裡坐著的可是好好幫過你的人啊。你說你要是變成八歲怎麼辦,沒什麼有用處的本事、頭腦也不好,只能賣萌為生了嗎?”

“住口。”彎下腰去的八田使勁用手摑住伏見兩邊的臉頰,小孩子的臉軟軟糯糯的。以前八田沒這么干的膽子,現在可不一樣。有冤抱冤有仇報仇。

“好好吃飯好好幹活,別想白留在我家。哦對看見盤子里的西蘭花了嗎,通通吃完,不許浪費。現在你沒什麼話語權,只能聽我的,懂了嗎。”

伏見挑挑眉。晃晃腦袋示意八田放手。

“我還以為你要把嘴唇貼上來。嚇死我了。”他面不改色地說,“沒想到你喜歡年紀小的。”

“…..喂你聽我說話了嗎。”

“美咲,幫我把西蘭花吃了。”

“你再多說一句我就把你和你的行李一起塞進垃圾箱。”

八田覺得自己快要煩死了,照顧這個滿口美咲美咲脾氣又大又任性的小孩比他想象地要難多了。他無比想翻出伏見終端通訊錄裡頭青組那些傢伙的電話番號然後把他送回去。

“對年下的對象好點。”伏見說完最後一句,把只剩下西蘭花的盤子留下揚長而去。他打算去八田的床上睡一會兒。畢竟至少从現在起他不再有什麼該死的工作了。


                                                                                         TBC




 @Fan 對象七夕快樂|´・ω・)ノ我記得你喜歡年紀小的(不

不許嫌棄我廢話多!

评论 ( 5 )
热度 ( 28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