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はいはい



十五歲以前的伏見有時候在想,八田美咲這個人每天在自己面前講上這麼多話說不準有朝一日他突然覺得厭了,煩了或者有了新的傾訴和崇拜的對象然後把他那傻子似的滿腔熱情投到別人身上去,那該怎麼辦。

不過在伏見猿比古看來最糟糕的那場偶遇發生前這些事情不過是沒什麼前提和預兆的假設罷了,不過如此。他還想娶八田美咲回家做老婆呢,現在能嗎,光是想想頂什麼用。有這閑功夫還不如——

 “美咲你再靠過來點,現在不管是你扭捏的樣子還是你發尾上翹的頭髮都看起來特別像個小姑娘。聽著別試圖拿你的牙齒撞我的嘴唇、對就是你的犬齒。還有別笑了,難道你的敏感帶在你的上顎嗎?”

還不如教些實際有用處的東西給八田。畢竟對這方面沒有經驗又苦手,但是多少也有些這個年紀該有的好奇心的八田美咲,對他的指導言聽計從。這樣伏見有了些莫名其妙的成就感,這可比玩卡牌遊戲Rank排第一讓他開心多了。

“可是這並不舒服。”八田抬起手肘擦了擦剛剛和伏見唇齒相交之後殘留在自己嘴角的水漬,這時候大概也分不清是誰的了,“那些把接、接…..這種事當做樂趣的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啊。完全不明白。”

八田皺起眉頭,大概是被對方的牙齒撞到牙床或者是舌尖,難受的要命。看起來就差沒對伏見呸呸呸了。

“你怎麼不想想你那該死的技術,你是在親人還是在咬人?”

“可是你一直按著我的肩膀!憑什麼,你哪來那麼大力氣,兩分鐘前我連聲疼都喊不出來!”

那又怎麼樣,那不是當然的嘛。你都湊到我鼻尖底下讓我吻你了,我還能幹什麼。再說了,不按著你你要是逃跑了怎麼辦。等你撞我一頭槌然後推開我去找別人哭哭嗎。

伏見看著八田不說話。他覺得自己有理有據。

“…..喂喂猿比古,你能不能別這樣盯著我看。”八田想把頭低下去躲開伏見的視線,他有些後悔地想他是不是惹伏見生氣了,畢竟剛開始提出要和他試試這個的是八田自己。而且聰明人的腦子總是那麼難懂。

伏見一把掰住八田的腦袋。他這樣的人當然不會允許在自己還沒有饜足的時候獵物就逃走了。雖然現在的八田看起來好像有些害怕,不過沒有關係。

“你知道嗎美咲。接吻這種事說到底是讓人高興的,你在怕什麼呢。”捧著八田臉蛋的伏見用上一副溫柔的表情對他說。這樣的伏見少見極了,八田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我、我才不怕!誰說我怕了!那再來一次好了!”說著八田美咲難得主動把眼睛閉上,他之前總會忘記。那副呆呆瞪著眼睛等著伏見吻他的樣子不管看幾次都覺得蠢極了。

雖然現在也一樣,他緊緊閉著眼睛,眼睫毛輕輕顫了顫,像隻剛落在樹上的蝴蝶。

八田什麼都不想,事實上他也什麼都想不了。夏天的天台比他想象中的更熱也更吵,底下的蟬鳴和操場上傳來的聲音仿佛在他耳邊一樣,明明中午和伏見兩個人呆著的時候就安靜的要命。現在的他好像下一秒就要蒸發了,連著通紅的臉頰和耳朵根一起。

 

當然真正讓八田的臉頰燙得快要蒸發是在一分鐘后。那時候的伏見也並沒有把臉湊過去去吻閉著眼睛試圖翹起嘴唇的八田。也就是說他保持著這樣蠢的姿勢被伏見看了這麼久的笑話,這麼一想八田氣的直接跳了起來,想指著面前這混賬的鼻子罵卻被一把攔腰抱住。

校服襯衫薄薄的,伏見身上也特別涼快。

 “想做點更舒服地事嗎,美咲。”

八田模糊不清地聽見伏見在吻與吻之間的空隙問。


他其實並不知道伏見在說什麼,他腦子沒那麼好,反應也沒那麼快。他懂的不多,但就算在這時候他也怕伏見嘲笑他,於是八田沒思考什麼就點下了頭。當然也有可能只是想讓伏見住手不要再把嘴唇湊到他耳垂邊講話了。

不過無所謂,什麼都不要緊。在這個伏見猿比古一小時前就上了鎖的天台上,怎麼樣都沒關係了。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