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相思相戀



“你說什麼蠢話!”

像八田美咲這樣的人,在別人印象裡頭,講話多半是要大吼大叫的。這種事的確是和他這人的心性有關,但仔細一想也說不準是因為他同伏見猿比古這種大多時候都倦怠躲懶的人在一起久了,最後磨成了那樣的脾氣。

“真吵啊,美咲。”伏見條件反射地接話。這句話對著八田講多了,放到現在也就變得可以隨時隨地的往八田的話後頭接一句,反正也都適用。

 

“你——”八田想沖他喊起來,用上比剛才的話還要高幾十分貝的音量。可是最後也只是像個傻子一樣一臉蠢相地張開嘴。他想著猿比古怎麼還沒嘲笑他,導致他忘詞了,不知道該怎麼接下面的話了,真糟糕。從理論上來講八田是必定知道接下來自己該說些什麼的,畢竟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更何況這麼多年下來他和伏見吵架也是該吵出一個套路來了,多半是一拎領子再一拳打臉。至於避不避開是伏見的事,打不打是八田的事。

但是這件事例外。

什麼都好說,這件事例外。

 

伏見朝八田看看,那人在這方面簡直雙標得可以。反應怎麼這麼大。伏見也不懂,明明是遲早的事情,有本事同我一起安安分分地把中學讀完別去那些什麼奇怪的地下組織小團夥。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餵給你藥搞得現在的你和16歲那年一模一樣。哦當然也有可能是自己的近視度數又深了。

伏見猿比古盯了會兒終於發覺自己樣子太蠢而把嘴巴閉上的八田,可惜還是沒有等來他開口說些什麼。說實話,伏見還是對‘不行我不允許’‘很危險我會擔心’這樣的直球抱有期待。但是這樣也太ooc,伏見最後這麼安慰自己,女孩子似的,和直接讓美咲哭有什麼區別。

…..也不是沒有哭過。說著伏見三分鐘后便瞥見側過頭去的八田眼眶里的眼淚。

 

“不是蠻好的嘛,美咲。反正這麼多年你叫我去死的次數也足夠減掉我那幾年壽命了。”

“….是哦?這麼說你還要怪我。”八田不服。說到底是伏見自己作死,“你怎麼不說都是因為你悶聲不響跑去青衣服那邊的錯。”死了也活該。

“是這個理。那不是挺好。”

八田沒想到伏見沒還嘴,一時間無言以對。

 

“所以。”伏見清了清嗓子,“在那之前至少和我同個居,怎樣。”

 

 

 

第二天大早伏見猿比古頂著青了的右眼親手把小紙條和紅豆泥一起塞進了道明寺的嘴裡。

沒腦子就少出損招,這麼說著的伏見先生揚長而去。雖然路過的淡島小姐表示那人說的話你都信你也算是蠻拼的。

“沒關係,”伏見說,“目的達到就行了。”

“在那之前先去找個冰袋吧。”淡島嗤笑,“您活著的時間還長著呢,室长。”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