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總之是赤組ver的吸血鬼paro



伏見猿比古剛認識八田美咲的時候壓根沒想到自己會和這個傢伙打上交道。不,換句話說他本來就沒有和任何人類打交道的打算。他雖然有無數時間可以揮霍但也不代表他想要把時間花在和人類廝混上。雖說他的父母从来沒有教過他什麼有用的東西,但畢竟有著那樣一個永遠作為反面教材出現在他生命里的人類父親,他自小就以偏概全地對全人類嗤之以鼻。

得了,就算在認識了八田美咲之後他也就僅僅把八田從全人類的範圍里劃分開來。話說回來,本質上伏見猿比古還是有些羨慕小說電影裡頭的吸血鬼,多半還要在名字後頭加個洋氣的官爵和封號,不說別的,至少他們還有個僻靜的地方和陰森的城堡洋館能夠住,哪像現在,現在和美咲同居在一起,連張榻榻米都沒睡過,那還是水泥地。更別說什麼大理石地磚和羊絨地毯。

 

說到底都是在這個年紀講得多些的蠢話。現實就是自己和混跡在多半不大正經的小酒吧里的血獵一樣窮得叮當響,別管純種還是半路出家。不要說這種事荒謬,是了,可是美咲喜歡又能怎麼樣。伏見一看見八田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也只能感覺像被生生捏住喉管一樣說不出任何話了。吸血鬼做血獵的先例不是沒有,多半是自詡不凡叫囂著感化別人的蠢蛋。像伏見猿比古這樣的傢伙,只能自詡一往情深來自我滿足。

還有就是現在了。

 

伏見承認自己在進食的時候下手的確不輕,事實上他也只啃過八田一個人的脖子、肩膀和小臂。腰腹和小腿偷腥的時候嘗嘗鮮。還有哪裡,啊是了是了,至於嘴唇不過是想接吻時的藉口罷了。早幾年的時候他咬八田的時候的確疼得要死,八田多半堅持不了多久就垂下頭沒了意識。但時間久了、方法用對了那傢伙自然也能衝著他舒服地哼哼兩聲然後乖乖任他咬。自從一起住開始這種事情一般都發生在浴室里,出人意料,這是八田自己親口提出的。用的是懶得事後清掃房間的理由,伏見自然是無所謂,哪裡都行,只有是美咲,自然都能拿情趣作藉口。


“疼嗎?”

本著貫徹自己徒有虛表的人道主義,伏見總是在咬下第一口之後拿這種廢話當開場白。

八田多半是懶得搭理他的,可以的話他連這種事也不想做。於是他便下個狠手揪揪伏見的前額發作為回應。

“快點完事,我遊戲還沒打完。”說話間伸展了下小腿,踡著時間久了有點發麻,雖然這樣一來兩人的姿勢就更加微妙了。

“你說的和做的也差太遠,”伏見嗤笑,“那就別拿你的腿朝我腰上纏啊。”

“那你就別坐著啊!”

“也行啊,哪兒,你靠墻嗎?”

“去你的。”

想來這麼女性化的體位,啊不,姿勢八田是打死不肯的,至少在他有意識的情況下。可是思前想後也沒好過現狀,還不如安分點。再加上剛剛開的淋浴噴頭的熱水大了些,霧蒙蒙的,八田現在有些頭暈。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貧血,畢竟脖子上新扎的小孔似乎還在流血。

“還是算了,美咲。你現在連站都站不穩。”

“這怪誰啊。”

還能怪誰,當然是我買單。伏見想,一邊把暈暈乎乎的八田撈起來,手臂穿過他的腋下再緊緊扣牢。感謝身高差。等到把八田壓到淋浴間的角落裡頭伏見終於可以好好把腦袋買進他的頸窩。

 

“晚、晚上不做、做飯了。”

“嗯。”

伏見想他抽屜裡頭一大疊的外賣單子終於也能派上用場了。在吃了一個月菠蘿炒飯之後。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