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骸先生的生贺.......拖太久了(扑通跪下

这对....真是.........ToT



家庭教师ヒットマンREBORN!

六道骸x云雀恭弥



“你都沒什麼話和我說的嗎。真是冷淡。”

當他第五次提起這種壓根不會有人接茬的可憐的話兒時雲雀抬頭看了他一眼。大約不是可憐他,仅仅只是嫌他煩。于是骸也深情款款地望向云雀,說起來雲雀恭彌這人的鳳眼本來肯定是算得上好看的,可惜他的表情未免也太過兇狠凌厲了多半給人留下的不會是什么安穩的善茬印象。

所以即使是和他相處多年的六道骸也再一次忍不住打了個顫兒。

“…真是,饒了我吧。”還是放我一個人自言自語去吧。

這樣想著的骸最後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廢話少說。”於是雲雀還了他一個白眼。千恩萬謝,這人話本來就少,表情也絕對是算不上豐富的。至少比起六道骸這種整日把笑容掛在唇梢做展示的要少的多了。當然也可能是他不稀得把臉色給他看。這時候還能被這人抱怨上一句,倒也真的稀奇。

 

“雖然是講出這樣的話了。可這不就依舊是邀請我講下去嗎?”

油腔滑調。雲雀算是又一次充分了解到面前這個領口不整外套搭在手臂上、三天前因為身上撒著的香水味道太重被他勒令換掉的騷包,對,騷包,在黑手黨必要場合交際(套話)的重要性了。

他其他還有別的什麼用處嗎。早過了顯擺自己那黑歷史和神經病的年紀了。同樣中二沒畢業的委員長這麼想著,話雖如此,不爽總歸不爽。這麼多年了還是不爽。

不過好歹也是有長進的。只是兩個人長進的地方除了不再一句話不和就笑瞇瞇和陰沉沉地開打之外其餘統統沒改。改了的也就從一句話變成了五句話,質的飛躍。足夠拯救在總部成天焦頭爛額的那位了。

感謝約法三章,五句還沒到這時只要閉嘴就行了。

 

“成了,少陰沉個臉。對我好點。”

可惜就算閉嘴了這人也會自說自話地貼上來啃自己的嘴唇。

 

“去約會嗎?人生苦短。”

無聊的意大利人說到底都是些只會說漂亮話的蠢蛋。

動手前雲雀舔了舔六道骸嘴唇上自己在剛才被他咬出的血,只有這人把這種事當情趣。

 


五句話到了,你遺言呢。別以為你生日就能為所欲為了。


算了,也不是什么值得说出口的话。

评论
热度 ( 8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