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等八田美咲把裙子拨过头顶再看着紧挨着他的伏见猿比古从容不迫地帮他拉直裙边理好领结他才猛地感觉现状有些不对。可要真说起哪里不对了,伏见猿比古也有十万个理由来反驳他。歪理,对,全是歪理。说到底都是些不正经的完全不用记着的借口。就像他快要忘记伏见之前是用什么办法哄骗他把制服短裙往腰上套的。

就连现在,明明是两个人一起挤在这么窄小的楼梯间里头,明明是面对面、鼻尖挨着鼻尖的距离,伏见也依旧冲着他胡说八道个不停。

“首先美咲你的名字配裙子就没什么错吧?错在哪里,这样的烂大街的小姑娘名字。还有,还有美咲你的中筒袜呢?那可是女子高中生的标配,没有的话在我眼里就是不合格,下次就要重来、那样可不会只是西装上衣这么简单了,隔壁女校的赤三本校服我也会帮你借来的,随便的事儿。”

要是换了二十岁向上年纪的八田,他肯定会掏掏耳朵朝伏见翻个白眼。毕竟时间证明听伏见废话只会浪费时间和消耗八田本来就不好使的脑子。运气不好还容易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可是现在只有十四五岁的八田美咲,觉得自己的好友说的八成是对的,剩下两成是自己听不懂的。长时间和聪明人处下来的经验就是在听不懂的时候只要按着他说的去做就好了。再说了,这时候的八田与其在意面对伏见穿什么样的衣服还不如想想等下怎么让他请客吃拉面和草莓沙冰。

“行啦行啦。什么时候可以回去,我饿了。”

这么讲着的八田美咲伸手撸起上衣去拉裙子的拉链。

“还有,少提我名字。名字怎么了,都同意你在没人的时候这么叫我了,你怎么还这么啰嗦。”

八田挥了挥手想推开伏见,他早受不了这么黏糊的距离了,何况又是入夏了的天气。他脖子那边湿漉漉的,衬衫又解了一半,想着干脆直接脱掉扔去一边却发现连伸展开手臂的空间都没有——对啦,肩膀都挨着肩膀了。反正是八田是不会明白了的,为什么明明是这么小的地方、明明是这么闷热的空气,冰凉凉的伏见还要往自己胸膛上颈窝里蹭。难不成是因为挤得站不下了,要不往后头挪一挪?

“….哇猿比古你好凉快,我是很舒服啦,可是你不热吗?”

伏见抬头看了眼八田,那小个子现在坐在堆在这儿的老旧课桌上。总算算是能够俯视伏见了,虽说是裙子脱到一半露出他那条毫无情趣的运动短裤的裤腰的模样。

这样后知后觉的家伙,是了是了,也只有他能在现在这个情况下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闭上嘴吧笨蛋。”

大约真是被燥热的气氛和笨蛋的体温搞得头晕目眩,伏见猿比古干脆利索地帮八田把裙子扯了下来,当然了,是连着他那条该死的运动短裤一起。





#给上班第一天也在孜孜不倦摸鱼的fan老师

评论 ( 7 )
热度 ( 33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