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MrAlise 02

 

「我們的世界是早已經設定好了的。可是你為什麼要來這裡,美咲?」


 ….也不是我想來的。


 

 

八田美咲最終是被凍醒的。現下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季節他並不知道,說不準這裡根本就沒什麼季節的概念。這裡實在太奇特了,花朵開了一地清晨卻依舊冷得像剛下過了雪。慶幸的是八田只是打了兩個結實的噴嚏而已並沒有凍成冰塊。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在一顆樹下頭,那顆樹上沒有花也沒有葉子,倒是掛滿了發著光的淺粉色果子,顏色像極了八田喝下去的那一小管藥水。周圍的霧氣很重,多虧了它們他才能看清自己在什麼地方。

不過就算看清了也沒多大用處,畢竟八田對這里毫不熟悉。這個世界是超出他常識外的存在,而且在這裡也沒人能幫他沒人也和他說說話。小姑娘小姑娘這樣喊著他的伏見不知道去哪裡了、再說八田也不清楚那到底是不是他熟識的那個伏見猿比古。畢竟那傢伙滿嘴都是讓人聽不懂的話,反正八田是不太想搭理他的。

可是不管怎麼樣躺著這個地方總是不行的,他怎麼也得想辦法出去。被困在這種地方可不好。天黑了怎麼辦,沒有食物又怎麼辦,下個夜晚還能撐得過去嗎。什么都不知道,难道要坐着等死吗。八田伸手揉了揉露在裙子外頭的小腿和膝蓋,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襪子和鞋子都穿好了、裙子的搭扣和綁帶也被整理妥當。

怎麼,這裡還自帶重置復位的啊。這麼想著的八田起身轉了兩圈,妄圖在這邊找個路標或是找條路出來。可惜這裡的蘑菇太大草太高了花也太多了,結結實實地擋住了他的視線。他想要是能用火就好了,一路燒過去的話說不定就能看清楚這片霧氣之後藏著的到底是怎樣的景色,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城鎮,是不是真的有住在這裡的人。

 

“你要是真笨到敢這麼做的話我也救不了你了美咲。”頭頂傳來這樣的聲音,八田美咲被嚇得不輕渾身顫了一下,畢竟在三分鐘前他還扭過頭四處再三確認過這裡的確是空無一人的,至於現在这个有着猫耳和猫尾巴的伏見猿比古為什麼、是什麼時候冒出來坐在樹上的,他一無所知。

“啊嚇到了吗,我在這兒好久了。看在我幫你把裙子綁好的份上——你能打消掉引起森林火災順便把自己也捲進去、這種類似自殺行為的蠢念頭嗎。”

“我可沒說我要這麼做了!還有你對我做了啥呀,我可没说过我想穿這身該死的….裙子。”八田朝曲起一條腿卧在樹上的伏見气冲冲地揮了揮拳頭。

伏見的耳朵動了動,他笑笑搖了搖頭。

“我能對你做什麼。我對胸脯平坦的小姑娘沒半點興趣。至於裙子,都說了是設定了。就算是像公爵夫人和心之女王那樣的人也成天套著鋪滿蕾絲褶邊的裙子在院子里頭喝下午茶了。”

“…….所以說那都是誰啊!你這樣滿口講著我聽不懂的話到底想幹啥!”八田急的跳腳直在樹下蹦跶,“還有老子是男的!給我看清楚了!”

“真吵啊美咲,我可沒義務回答你的問題。你有這閒工夫还是快往鎮上去,等到天黑了森林裡頭可沒現在這麼平靜了。”

仿佛是為了說明懶得再和八田廢話似的伏見在撂下這些話之后又迅速利索地消失了,剛才的忠告也好嘲諷也好簡直像是做夢一般。

 

是了,說到底這個傢伙,或者說這隻貓和自己那個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孽緣有著什麼樣的關係、是不是本人這種事情八田壓根就搞不清楚。就像他也不知道這時候那隻貓還在不在這兒盯著自己一樣。

 

如果他以前肯多讀一些睡前故事的話或許就不會這麼窘迫了。現在八田挖空腦子也想不起那個叫愛麗絲的小姑娘最後是怎麼逃出去的。

不管怎麼樣,他該往森林外頭走了。畢竟他並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后天會黑,原來世界的計時方式在這兒還能不能用。在这种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所有的猜测都有可能成立。在那之前,八田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还是决定听信好歹是个本地人口的万事通伏见猿比古。大概。

 

下次出現的時候再不把事情交代清楚就打斷他的門牙揪掉他的尾巴。這樣憤憤地想著的八田用力朝下扯了扯礙事的裙子。他觉得他的大腿被灌木和草皮蹭的有些發癢,搞得渾身上下都不舒坦。

.......等等。真的是被灌木丛刮的嗎。

 

這麼想著開了窍的八田美咲低頭往下瞧,很快就發現了蹭著自己腿肚子的黑貓,不,伏見。

 

“你不把肩膀借我嗎?”

那隻貓瞥了瞥目瞪口呆的八田美咲,用他不能再熟悉的聲音理直氣壯地這樣講。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