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问题学生。

虽说这样直截了当的下结论是干脆了点,何况这又是个文化课成绩每次能在校公示栏里展出标红挂上榜头的家伙,那几个班的导师争他去自己班里头可是挤破了头——这样的传闻八田美咲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可是说到底又与他何干,毕竟他和黑板教科书也好各式各样的公式、古文也好都没半点干系。而他作为一个,一个体育老师,无疑要把他的学生伏见猿比古的名字打上红圈然后给他最低分。

要说严苛,八田绝对是算不上的。恰恰相反,八田美咲是出了名的好脾气,除了有时候对男学生扯着嗓门呼呼喝喝之外对女孩子则是憋红了脸半句话都讲不清楚。这样的家伙,受极了女孩子的欢迎,毕竟容易请假。何况他的运动细胞是真的发达,足球滑板都玩得漂亮极了,漂亮到几乎可以弥补他是个矮子的事实了。这样的教师,能被一个学生气成这样也实在太不容易,再说伏见在别人眼里面只是个不太说话乖张又孤僻的好学生罢了,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会信。

 

“所以说了美咲——都是些说出去也没人信的事,你也不必太在意了。”这么讲的是一天在别人面前惜字如金沉默寡言的伏见猿比古。当然那个别人一定要除去八田美咲。要是可以的话伏见能够一整天都上体育课,就算这门课他总是不合格。

 “你、你给我滚回教室去,这个点你呆在这里干嘛!”

显然刚被伏见拎住领子、用牙齿撞上牙齿,嘴唇贴上嘴唇的八田美咲看上去并不太开心。明明只是中学生而已,伏见已经长得比八田要高上小半个头了。八田甚至还要努力踮起脚去迎合伏见的吻。碰上这样的事,任哪个男性也不会太开心,又不是小姑娘。

虽说如此,但好歹是唇齿相绕直白的吻,又是在体育器材室里头关起门做这样的事,多少也有些微微的心跳感,更何况就在刚才把八田压进软垫和墙壁缝隙之间肩膀抵肩膀的人是自己的学生。这个八成要比自己小上五六岁的人,在这种事情上却是信手拈来。明明伏见猿比古看起来也不是那种滥情又花哨的性格,对付起八田倒是轻而易举。

“什么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嘛美咲。”伏见把他那恼人的刘海拨去一边。大约是器材室里太闷热了,他看起来有些脸红。

他的睫毛快戳到我的鼻梁了,八田想。大概是因为刚开始接吻的时候伏见就把眼睛摘下来了,这家伙理所应当地凑得更近了一些。

于是八田的脸颊迅速地、再次烧了起来。以身体相触的地方为轴心,热度很快就蔓延到了他的耳朵根。

“你听好了,别冲着我美咲美咲这样叫个不停,我可是………”这样红着脸的八田借着与伏见分开喘气的空隙恼怒地吼着。可惜伏见猿比古懒得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争执上浪费时间。

“有这样说教的工夫,好好摆出个大人样来如何?美咲。”

伏见想啊,要是现在冲八田老师老师得叫上去说不准情节就和那种成人限定的片子的套路一个样子了。也不是说他不喜欢这样的情趣,但毕竟他是年下,美咲好歹要比自己早生了几年。在自己还没认识美咲的那几年里,这个家伙边上的人毕竟不是自己。这样的事光是想想就让他不愉快极了。所以现在想办法弥补吧,把他头脑里的其他人都剔除出去,只要留个伏见猿比古就够了。

“明明是接吻那么简单的事,却是这样的反应。”伏见趁机伸手摸了摸八田的脸颊,好烫。

话是这么说了,伏见的脖颈和身体也是一样的温度。这一点八田再清楚不过。

“…..说到底也就只是个小鬼……”

只可惜这样小声的抱怨还没说完就被咬住了嘴唇连着对方的唾液一起地吞进了肚子里。

切,小年轻就是小心眼。



 

“这辈子不用想在我这里拿到及格了。混账猴子。用脸蛋这一套对我没用,听到了没,身体也不行。”

伏见朝瘫在一边的八田笑笑。毕竟到底是谁的身体啊这种话连他都懒得说了。

评论 ( 9 )
热度 ( 55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