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猿美】眠れる城

这种莺莺燕燕的地方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祭典上的金鱼,那时候攤位上总有满满当当的一缸。那种漂亮又娇貴的东西,自己这樣的急性子就算是花上好几个铜钱也绝对是不能轻易抓上來一条的,总是要靠他。

现在也是,手里头灯笼的烛光打在那人的脸上。就算是这种时候,他也觉得他像十五岁那年一样可靠。只可惜这回他不会再把自己拉过来护到身后,用牢牢牵住自己的手来代替他不会讲出口的好话了。

 

 

#01

八田美咲从不知已经持续多久的睡眠里醒来的时候不禁怀疑起他那个该死的屋顶是否已经开始漏雨了。興許只是在做梦。但它的确是,因为很快八田就感觉到自己那头被压的乱糟糟翻翘的短发上开始有了水珠。紧接着就是鼻梁和脸颊,快要落进眼睛里的被躲开了。他感觉難受极了,再加上睡在这个有些发霉的榻榻米上铺着的被褥里头又只有自己一个,昨晚还在的另一个不知什麼時候连带着他的佩刀一起消失不见了,只把糟糕的天气和揉得一团乱的被子留下给他,其余什么也没剩下。

誰去管他往什麼地方去。現在的日子這樣亂,這人卻仿佛沒有知覺沒有耳聞一樣還是得了空便往八田這兒來。八田熟悉的那身扎眼的制服到了晚上伏見倒是沒能讓他見上幾次,他帶來的也就唯獨扔在枕邊的也就那處標配下來的佩刀和一直以來他都隨身收著的幾柄西洋匕首。不過伏見不說,八田自然也沒什麼開口問的道理。畢竟他僅僅給人打打散工,幫船老大搬些海貨掙點小錢養活自己。至於自己的幼馴染現在在哪處高就、出了什麼名頭這樣的事他就算知道也不想多提。

八田想他该睡个回笼觉,然后設法换个牢些的窗户,再留个条告诉伏见猿比古自己的屋顶烂了以后要翻墙爬窗掀被子滚进来的话记得先给小爷补个瓦。糟糕的是翻個身的工夫八田發現漏風漏雨的地方還不只是在頭頂上,之前入冬前拿桃花紙隨便糊起來的窗戶現在看來糟糕透頂。好在算是熬過了一個冬天,吹到脖頸和腳踝的風雨早說不上刺骨。

 

“你醒了?”

八田起身披起衣服順著聲音偏過頭去,伏見猿比古推門進來。他倒是沒想到伏見這人還沒走。也算難得,換了從前早就不知所蹤,連張紙條都不會有的。

“你怎麼還不走。”想來這覺是沒法繼續睡下去了,“我連粥都要多熬一份給你。”

“美咲你怎麼連窗戶都爛了?”伏見不理會他自顧自講著,他可沒打算和八田算些什麼,昨天夜裡他帶來的和菓子的盒子還扔在屋子角落里,這種小姑娘愛吃的東西他可沒打算碰一口。現在抱怨個不停的那個反倒接過盒子就把這些吃個精光。

“命數將盡唄,熬過個冬天也算是功臣了。哎是不是到了午飯的點啦…..”

“你要做飯就隨意弄點,我傍晚才走。”

“………麻烦。那就少像個少爺似的坐在那兒,你倒是給我過來打個下手啊!”

 

話是這麼說了。但到底是熟識多年的關係,八田說實話是清楚的,伏见現在還坐在這裡的緣由絕不會是什麼少見的休假和偷閒。

——最近這片也鬧起來了。

 

“美咲。”

“什麼?”八田擼起袖子冲着砧板揮下刀,他转向他的友人——或許他们着实是太亲密了八田早不該用這樣的词汇来形容伏见猿比古,但也确实找不出更深一步来称呼的词语了。

“小心些。”

 

 

可惜还是切到手了。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