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嘘ヲ吐クナヨ


一直以來,對伏見猿比古來講性別算是什麼東西,更別說年紀了。在他看來只要是美咲的話,就算面對的是十歲的美咲他也能…..。剩下的話他閉上嘴吞進肚子里,可大家都知道,心照不宣的事。再說、自詡長情苦情癡情的伏見先生一定還會理直氣壯地這樣補充道,我和美咲,相識的時候也不過十二歲,可是那又怎麼樣,只要花上一個禮拜就能讓那個吵吵鬧鬧的傢伙對自己死心塌地的了,再過上一個暑假就能去他家和他擠進一個被窩裡頭,捂住他的嘴,小心翼翼地做些不能讓隔壁的弟妹和父母聽見的事了。簡單快捷兩情相悅。

….雖然要是真要聯繫到現在的話那必定要再加上個‘好景不長’。

話雖如此,但好歹都是同居過的人了,還要講什麼廢話。這點連八田都知道的道理,想來吠舞羅見過伏見聽說過這兩個蠢貨的苦情史的小弟們也定是不相信這種設定就是簡簡單單的一張朋友卡能草草掩飾過去的了。

 

“所以你們唸書的時候到底做是沒做?”

千歲朝面前兩個擺了擺手,示意廢話少說。想来伏見是做公務員的時間久了,長篇大論的講空話倒是變得得心應手起來。等到千歲洋實在忍不住這樣直白的問了過去,連草薙出雲都停下擦杯子的手把耳朵湊過去,伏見猿比古卻乾脆和身邊憋紅了臉的八田一起閉上了嘴。

“還有我的意思是實質性上的——八田你懂這個意思嗎?”

好心的千歲君還要火上澆油再添上一句。生怕八田聽不懂說出個讓邊上那幾個暗搓搓偷聽的人大跌眼鏡的答案來。不過以八田現在扭過頭去雙眼失焦的模樣來看他是不會再說出什麼話了。本來嘛,問別人私隱可不是什麼好事情、但願賭服輸,再者對於八田這種直腸子來說真心話和大冒險一樣都具有十分的難度,但選了真心話還攤上這樣的題目著實也只能怪他自己臉黑了。好在明著看熱鬧的草薙先生提醒著八田叫另一個當事人過來算是解圍,不過似乎變得更加困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總而言之,不管伏見為什麼會乾脆利落地翹班趕了過來,說不準是因為部下和上司都太讓他頭疼。不管怎樣他現在是在這兒了,並且像做演講一般洋洋灑灑說了半天。只可惜一句話也沒說到點子上。千歲作為個情場老手這樣的答案他可不接受,眼前兩個明明是談了七八年戀愛的人,搞的和初戀似的,誰信。

“伏見你也…..”

“你問他啊問我做什麼。”懶得再浪費口水的伏見先生挑了挑眉,擺出一副要拔刀的模樣嚇得千歲趕忙把剩下的話噎回了喉嚨。

“…….你你你兇什麼!”八田美咲瞪了眼伏見深感自己搬來的救兵也太不靠譜,想著這樣沒完沒了還不如隨便說點什麼把這群傢伙搪塞回去。

“哈哈哈聽我說千歲這傢伙在初中的時候可純情了哪敢…….”八田高聲干笑著說起來,可惜這樣搪塞的謊話還沒說完就被伏見揮手打斷。

“得了吧美咲,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沒說什麼….你這話的意思是要我全部一次次數出來?”

“….喂….等…..”

“啊先說哪次?保健室還是樓梯間,哦還有舊樓的實驗室和禮堂的幕布後頭……”

 “……住、住口啊?!”

 

想來打一架是在所難免了,誰讓酒吧老闆也跟著一起看熱鬧,酒瓶子遭殃也就只能自認倒霉了。至於翹了班和闖了禍的,記得秀恩愛過了頭遲早要被記恨。

评论 ( 16 )
热度 ( 59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