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还没写完,存个档。



“对啦对啦,那是……那时候的….”

 

從街口便利店回來的伏見看見的就是這樣趴著床上自言自語的八田。他身上套的還是那天晚上相遇時候的那件黑色連帽衫,伏见想起八田以前和他一起的时候还不曾穿过这样暗淡的颜色。不过现在想来那都是很多年之前的事了。

伏見出去的原因當然不会是家裡真的缺些什麼,冰箱里速凍咖喱和肉醬意大利麵都足夠這個突如其來的客人再撐過一個早飯,對,早飯。伏見不止一次地想著,這個吵闹的傢伙在早飯後就該彻底離開自己的房子了,不管怎樣,今天都必須把他趕出去。

 

虽说絕大多數的相遇都是要讲些什么莫名其妙的缘分的,但也该到此為止了。

 

 

“啊猿比古!你回來啦!”

肚皮朝下趴在床上的八田發覺伏見回來的時候順勢翻了個身,把揉成一团的被子踢到床尾去。他伸手去夠放在床頭櫃上的砂糖水——总之是早餐過了點的補償和伏見懶得煮咖啡的代替品,八田居然也能湊合着喝這個。

 

“美咲。”

伏见猿比古从玄关口走近他,腾出一只手把水杯放到八田的手里。然后顺理成章地俯身吻了吻他的眼角,他看上去很快会脸红,接着乖乖闭上眼等着下一个会落在嘴唇上的吻。

 

这种时候,走吧、离开这里、别再呆在这了、早和你沒關係了这種冰冷又無情的话要用怎样的方式怎样的语气對著這個溫暖的傢伙说出口。

 

伏见的伸手紧紧攥住右側口袋里头的權外能力者上报书,上面的青组公章早就变得模糊不清。他把手中冷冰冰地书写满公式言语的纸张揉成一团,又重新用手掌抹开。

 

“…..美咲,离开这里。”

伏见低下头看着用写满惊讶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的八田,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还真是又短又干净,和記憶里的印象完全對不上號了,一时半会儿完全习惯不了。

 

“和我一起。”

这样补充着的伏见还没等八田说出些什么就伸出双手利索地把小个子的额头按进自己怀里。值得庆幸的是这么多年八田美咲还是没长多少,手长腿长的伏见抱他的话十足的绰绰有余。

 

 

 

 

对了,是那个时候的片子。

 那时候的美咲也是尽问些蠢问题了。

 

“那團火是什麼啊?”

“是他的心。”

“那、那它為什麼不能離開這個屋子?”

“….笨蛋。”心要離開這裡的話,他又该怎么活下去啊。

评论
热度 ( 7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