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前略。答應領那兩個孩子回家的時候八田就覺得伏見說不準是不高興的,畢竟他不像他,從小就有弟妹要照料,養孩子的活要真做起來也不過是手到擒來的事兒。伏見向來是心心念念只要美咲就行了、美咲也只要看著我一個人就好,這麼多年下來這幾句話八田聽得耳朵都要起繭子了。而且照伏見猿比古的性格怎麼可能就是說說而已,在伏見眼裡,這些話當然不僅僅是字面意義上的只看著他,為此他堅持了多年并不停的付諸實踐。

再說了按伏見那傢伙早年對八田那幾個弟弟妹妹的表現,八田簡直可以對他並不是特別喜歡小孩子的事下蓋棺定論了。換句話說,讓他對著小孩簡直要煩死他,雖然這種說法有些不近人情但事實的確如此。依伏見那個性格怎麼可能去管個小孩,不管是不是親生的——就算現在在面前的是他和他的美咲的親生孩子他也不能確定在孩子哭鬧的時候能不能忍住不把他塞進衣帽間或者櫥櫃里。可是有什麼辦法,為人父母必然如此。既然領回來了就要好好養著,就算是八田親戚的孩子,就算只寄養個小半年。

沒見過幾面的親眷放下那兩個小鬼就揚長而去,連句交代的話都沒有。想必又是工作忙沒時間的藉口,至於那兩個小男孩倒是看起來被寄養慣了,道別的話和問好的話都講的不能再好聽了,小大人一般,搞的八田很不知所措。難得休假在家的伏見倒只是嘖了一聲懶得搭理他們,扭頭回餐桌前去吃剩下的早餐了。


“….完全不像萌和実他們…..”安頓好那兩個的八田溜回廚房蹭到伏見邊上去,他想伏見說不準還在生自己武斷答應接孩子回來養這件事的氣,連講話的語氣都軟下來不少。

“你以為呢。”伏見揚了揚手裡的咖啡杯,“那種小孩可比你在那個年紀要老成的多,父母親不管不顧的多半養出來的都是些性格乖張的。”

八田雙手抱胸沖伏見撇撇嘴。這種時候伏見的確是有發言權,而且這個年紀的伏見已經可以拿這種發言權來炫耀了,八田自然是看不慣。可是多餘反嘴的話他也懶得說,要是不小心吵起來可要被小孩子看了笑話,那可不行。

“….好啦那我去商場買點東西哦?你先看會兒孩子。”八田聳肩,只得想辦法轉移話題。

聽見這個話的伏見說不心動是假的,在他和八田相識的那麼些年裡,他也並不是沒有希冀過八田是個姑娘,那樣早就結婚生子了哪還有中間幾年的空窗期。現在總算在有生之年聽見八田講出這個話,伏見眼睛都亮了起來,那個詞怎麼說來著?人妻咯。就算套在沒事就兇巴巴沖自己亂吼一通的八田在本質上還是有些違和,但好歹也——

“我拒絕。”伏見回答地斬釘截鐵。

“為什麼?!”八田拍案而起,“才看一會兒!那你想怎麼樣!”

“是美咲帶回來的當然是美咲你來看吧?”

“我一個人怎麼可能看得住兩個孩子!難道要一起去…….不不不,那就乾脆一起去,你給我去開車!”

八田雙手撐住桌子瞪著一臉雲淡風輕的伏見,這傢伙這副樣子就是讓他不爽。總是搞得仿佛和他毫無干係似的。

“我說了,答應養就好好養!猿比古也有責任的吧!好好做爸爸啦!”

“嘖…美咲,你到底要到幾歲才會戒掉家家酒的遊戲啊,聽著那是你答應的別人也是你接回來的孩子我有什麼義務——喂你幹嘛美咲…..”

伏見住口的原因很簡單,身邊的八田用超大力拍了他的脊背。八田動手的原因也很簡單——倒不是因為聽不下去伏見那幾句尖酸刻薄的話,相處這麼久難入耳的也聽了不少,何況這兩句也確實客觀。他這麼做的原因是不知何時那兩個孩子從客房裡出來站在客廳里頭,面朝著他們半句話不說,緊抿著嘴,也不知道聽見了多少。

 

糟糕了。

第一天黨上家長的兩人終於在這個時候難得想到一塊兒去了。雖然以現在來說各種意義上都不會是什麼好事。

                                                                                             


                                                                                                           TBC

评论
热度 ( 37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