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林檎心中

那個年紀的他活像剛開花的山百合。
看啊,他笑了,
就對我一个


前篇點我_(:〉」∠)_


用老舊的方式給這個故事開個頭,

很久很久之前,久到這個房子還沒爬滿藤蔓,庭院里的薔薇還沒有枯萎,鐵質的雕花大門也並沒有鏽跡斑斑。久到伏見猿比古的年紀還和面容相符。在那樣的日子里,那样的阳光下,他第一次見到那雙閃閃發光的眼睛、那個溫暖又明亮的人。

 

 

“午安——”

那個孩子似乎是來慣這裡了,宅邸里的走廊和房間他幾乎都摸得熟透。沒人怪他的不請自來,畢竟這裡除了整日呆在二樓末尾房間的青年之外沒有任何人。再說那位青年也是放任他的,早已親自帶他走遍了屋子的每一處。

“你不怕嗎,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房子里?”午休的時候偷偷從學校里溜出來的八田這時候就會蹬掉鞋子爬到伏見房間的床上去,把下巴擱在曲起來的雙腿的膝蓋上。他總是問這個問題,然後沖伏見眨眨眼睛。

 

“約定。我答應別人了。”

含糊不清的回答,换来的是八田仰脸輕輕點頭。

 

在八田來之前的一刻鐘里,伏見會把床上所有的又厚又重、晦澀難懂的書本全都清理到床底下去。用簡單的魔咒輕鬆又快速地把房間變的整潔起來,只有在這種時候伏見才會久違地感受到魔法的便利性。說實話他並不喜歡這門把他和他的屋子的時間固定起來的學問,他情願像故事書里寫得一樣變成月亮,虽然这比活到现在要难上许多,但这样活著也实在是太无趣了。他也的确不擅長與人相處,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去招待這個意外而珍貴的小客人。不过还好,八田看上去还挺喜欢黄油曲奇和焦糖布丁的。

 

“所以你是巫師嗎?”

男孩子趴在床上晃著小腿,掛著來請教作業的名頭,沒一會就把書包踢到了床下頭。最近他開始把學校午餐時候發的牛奶丟給伏見喝了,一邊還抱怨著媽媽要檢查這樣那樣的話。閒暇時間他又對伏見好像有無數個疑問要講,但在得到各種稀奇古怪不可思議的回答的時候卻從不懷疑質問他,全盤接收。甚至從那雙眼睛里反射出來的不是疑惑反而崇拜佔了許多。

“是啊美咲。說不準等你成年了就看不見我了。”

“誒?!真的嗎!”

“不知道。我隨口說說。”

連這個年紀的八田都是懂的,現在經歷的太過不真實。活過數百個年頭的青年怎麼可能還坐在自己身邊、摸摸自己的腦袋。現在的自己的確看的見,但或許、或許等到自己再長高一點,長到和伏見一樣高了,就會再也找不見他了。

“才不要!”八田突然從床上跳起來,把身邊坐著的伏見嚇了一跳。那孩子撲過去攥住伏見的外衣領口,用認真又率直的眼神看著他。

“猿比古你啊!不許隨隨便便消失啊!”

 

啊啊。明明是這樣小的孩子。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會隨隨便便說出這樣的話啊。

這種令人高興,雀躍不已的不得了的話。

 

“啊——不要揉我頭髮!你這混蛋!”

“這樣對長輩說話真是失禮。好好給我用敬稱記住了嗎,小美咲。”

“…..說了好多次不要這麼叫我了!笨蛋!誰準你隨便翻我學生證的!”



等到鬧累了,有著年輕容貌的巫師把懷裡的男孩子放回床上,外頭的天已經開始泛紅了。再過一會兒,他就該叫醒他,催他趕緊回到人類的世界去了。

 

接著就要等到明天。明天的這個時候,再見了。

评论
热度 ( 27 )

© 青林檎心中 | Powered by LOFTER